分享

張愛玲:你還不來,我怎敢老去?

我要你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總有一個人是等著你的,不管在什麼時候,不管在什麼地方,反正你知道,總有這麼個人。你還不來,我怎敢老去。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要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

 

你問我愛你值不值得,其實你應該知道,愛就是不問值得不值得。

 

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里。但她心裡是歡喜的,從塵埃里開出花來。

 

如果你認識從前的我,那麼你就會原諒現在的我。

 

人總是在接近幸福時倍感幸福,在幸福進行時卻患得患失。

 

有些人一直沒有機會見,等有機會見了,卻又猶豫了,相見不如不見。有些事一直沒有機會做,等有機會了,卻不想再做了。有些話埋葬在心中好久,沒機會說,等有機會說的時候,卻說不出口了。有些愛一直沒有機會愛,等有機會了,已經不愛了。

 

說好永遠的,不知怎麼就散了。最後自己想來想去,竟然也搞不清楚當初是什麼原因把彼此分開的。然後,你忽然醒悟,感情原來是這麼脆弱的。經得起風雨,卻經不起平凡......

 

時代的車轟轟地往前開,我們坐在車上,經過的也許不過是幾條熟悉的街衢,可在漫天的火光中也自驚心動魄。可惜我們只顧忙著在一瞥即逝的店鋪櫥窗裡,找尋我們自己的影子——我們只看見自己的臉蒼白渺小,我們的自私與空虛,我們恬不知恥的愚蠢。誰都一樣,我們每個人都是孤獨的。

 

對於三十歲以後的人來說,十年八年不過是指縫間的事,而對於年輕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回憶這東西若是有氣味的話,那就是樟腦的香,甜而穩妥,像記得分明的快樂,甜而悵惘,像忘卻了的憂愁。

 

每個人都是一個國王,在自己的世界裡縱橫跋扈,你不要聽我的,但你也不要讓我聽你的。

 

死生契闊——與子相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一首最悲哀的詩……生與死與離別,都是大事,不由我們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們人是多麼小,多麼小!可是我們偏要說:'我永遠和你在一起,我們一生一世都別離開'。 ——好像我們自己做得了主似的。

 

浮華褪盡,人比煙花寂寞。

 

 

紫蘇一直覺得自己能贏得左放,就像拔河,紫蘇始終佔著上風,左放一直往回拉,紫蘇卻紋絲不動,最終等左放只好放棄,而紫蘇贏的,除了一個華麗的轉身,什麼都沒有。如果說年少時我們不懂愛情,可長大後的我們為什麼迷失在愛情裡。紫蘇和左放上高中時就背著家里和學校偷偷的戀愛,那時兩人連手都沒敢拉過,只有在學校走廊裡看...

老公從門外走進屋來,我一看他那垂頭喪氣的樣子,就知道他從朋友那裡沒有借到錢,我一問,果不其然,朋友說最近生意不景氣,老賠錢,手裡的閒錢不多,結果是連一千塊錢也不願意借。這個高姓朋友是老公的大學同學,一個班的,不同住一個宿舍。我實話實說,“老公,你也別灰心,咱們和人家平時見面少,打電話次數...

上學的時候伊諾有過兩個願望,一個是想考醫學院,她如願考到了天津醫科大學,上了沒兩天就改了專業,小喬問她,怎麼了,伊諾說她怕聞來蘇水的味道她們學校不遠處有一個部隊,那裡經常傳出激昂的喊聲1、2、 3、 4,曾經有一段時間伊諾天天拉著小喬,去扒人家部隊的牆頭,看那些大兵走正步、練操,小喬說她:&ldqu...

地球是圓的,如果有緣分,哪怕對方在天涯海角,我們都會找到對方”這是他在婚禮上向大家說的一句話,說完攬著她親了一下。她和他從小就是同學,他轉學過來比較晚,老師把他安排跟她同桌,等老師走後,她從口袋裡拿出一截粉筆,從課桌的一多半處畫了一道三八線,然後瞪著他說:“不許越過,否則。。...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