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彼時,QQ上不斷跳動的小猴頭卻一點點敲擊著她緊閉的心扉。任何時候只要她寂寞無聊了,那邊便能用三言兩語逗她開懷,他竟像是時刻都在守候著她的出現一樣。

他們本就是要好的高中同學,他的甜蜜攻勢讓她很快就敗下陣來。那個寂靜的冬夜,緊握著冰冷而又輕輕顫抖的手,電話那端傳來他柔情的告白。那一刻,她以為屬於她的幸福終於降臨。

異地戀情的經營最是艱難,她精心呵護著這段感情。偶爾窺見那些他與前女友之間的蛛絲馬跡也只是寬慰著自己,從不願為了自己的小敏感小情緒將他束縛。

第一個年頭,情至濃處,他們也曾一起暢想過共同的未來。他說想要留在那邊的城市,他熟悉也有不少人脈。她心裡沒來由得一哽,轉念卻還是笑著說,還有好幾年呢,何必想得那麼長遠。

後來,雖不似初時甜蜜,卻也算是親暱,她覺得細水長流未必不好。畢業前的那一年,他變得異常忙碌,透著他毫不掩飾的自私,卻還打著為將來努力的幌子。她又怎會看不出,卻不忍心去拆穿,只盼著這份默默的付出終能結果。

畢業後,她去了他的城市,租了一間小屋,費盡周折找了份還算穩定的工作。雖然辛苦,可總算有個盼頭,每每想到他們可能的未來,她就會安慰著自己嚥下這些苦澀。

天真地以為只要努力就沒有過不去的坎,可他還是提出了分手,理由竟是前程。

原來,他早已在不知不覺間把她當做了飛黃騰達的絆腳石。她冷笑一聲,甩給他一個響亮的耳光,調頭離去。此刻,方知心寒為何物,連那疼痛都被這股寒氣連帶得麻木了起來。

堅強如她,獨自在陌生的城市打拼也沒有絲毫畏懼,僅僅是因為這裡也是他所在的城市麼?在狹小的出租屋裡放聲大哭,這三年的相依相伴真的能夠就此割捨麼?

或許,情愛里最讓人悲慟的,莫過於你以為兩情相悅,終成正果之時,他卻殘忍地將心裡與你相關的零星碎片消滅殆盡,不留一絲回寰的餘地。

打開QQ時看到那個熟悉的小猴頭像,心裡,終究還是不甘的。輸完密碼的最後一個字符,深吸著氣忐忑地點擊登陸按鈕,成功時心底那一絲歡喜毫不遮掩地湧上來,卻在下一刻凍結在喉。家人的那一欄裡多一個人,是他的前女友;而自己,早已沉寂在同學的分組中黯淡無光。

天昏地暗的暈眩感讓她差一點窒息,撥出電話的手還在顫抖,三年來第一次如此直白赤裸地質問,那端卻遲遲沒有回音。

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劃過腦海,他的薄情早已現了端倪,她卻不曾抗爭試圖改變,只是固執地堅守著這份感情,自己的真摯反遭無情愚弄。

把最後一張合影扔進垃圾桶,昔日的親密無間,溢滿幸福的笑靨。從沒喜歡過麼?怎麼可能……她倚著牆角,眼睛卻乾澀地像是不願再多流出一滴眼淚。

只是,沒那麼喜歡。



幾年前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一位老人和他的妻子走進了費城一家破敗的小旅館。他倆走到前台,希望今晚能在這裡住下避雨。 「請問你們還有空房間嗎?」丈夫問道。 「所有的房間都已經有人住下了,」站在前台的服務生看著這對夫妻,微笑著說,「但是我不想讓你們在半夜一點鐘再回到大雨中,你們願不願意到我的房間裡休息...

1 爺爺奶奶一共養育了6個兒女,三兒三女。我爸是老三,也是二兒子。 爺爺奶奶都重男輕女,我大姑姑是最不招老兩口待見的,不僅僅是因為她是女兒身。其次,是我爸爸,我也不清楚為什麼重男輕女的父母會那麼不待見自己的二兒子。後來我分析了一下:二姑和小姑都比爸爸小,但二姑有錢,小姑貼心,小叔叔最小,大伯是長子...

  作者:李子勝 林英與肖強結婚後,她在小城最繁華的商貿街上開了家小服裝店,幾年下來 ,生意紅火得不得了,趕在五一前,林英想去南方進一大批服裝,可店裡正沒人手,林英一時脫不開身。 這天早上,丈夫上班去了,林英剛起床,就聽到有人敲門。原來是她遠在河北山區的表妹秀兒來了。秀兒與林英只差一歲,...

林英與肖強結婚後,她在小城最繁華的商貿街上開了家小服裝店,幾年下來 ,生意紅火得不得了,趕在五一前,林英想去南方進一大批服裝,可店裡正沒人手,林英一時脫不開身。 這天早上,丈夫上班去了,林英剛起床,就聽到有人敲門。原來是她遠在河北山區的表妹秀兒來了。秀兒與林英只差一歲,兩人長得很像。秀兒告訴表姐老家...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