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數學上,兩點最近的距離是一直線,
然而,在生活藝術上卻不盡然,

有時兩點之間有點迂迴變化會比較圓融有趣些。



這包括愛情、友誼、事業、遊戲甚至是一些小小的生活習慣。

就像我最近養成一個特殊的習慣,
每天晚上十點從診所下班開車回家,

儘管已經身心俱疲、頭昏眼花,
卻捨棄回家最近的直路,

東拐西彎地四處漫游一番,
原本十分鐘就可以到家,
我卻花了半個小時。

這並不是逃避家庭,
而是讓緊張的工作場所與甜蜜的家,
兩個極端之間,

有一個浪漫的曲線與身心的緩衝空間。


我特地繞道一個熱鬧的夜市,


在車上欣賞著燦爛的街燈以及各式各樣的人、事、物,看他們在那裡熱鬧地活

著,
我好奇地發現有那些店關了、又有那些店新開張,
儘管那裡經常塞車,
我卻一點都不嫌煩。

接著我經過榮民總醫院以及護理學院,
看著救護車嗚咿疾馳而過,
我還特意讓它先過,
看著婀娜多姿的女學生以及護士在等公車,
或者與情人在路樹下卿卿我我話道別,
這讓我回想起自己年輕的甜蜜時光。


最後再繞到一條通往陽明山的山路,
沿路欣賞台北美麗神秘的夜景,
再轉回優美的林蔭大道,
在路樹夾道恭迎下,
悠悠蕩蕩地回到家。



我在車上用眼睛的餘光瀏覽著車窗外瞬間即逝的花花世界,

雖然沒有下車溶入其中,
但仍有身歷其境的輕鬆與喜悅,

就像看了一場浮世繪的寫實電影一樣。

這一段半小時的車上巡禮,
化解一天十二小時看診動彈不得的鬱悶與辛勞。

其實,
工作場所與家庭間兩點不一定是直線,
應該有個緩衝點,

就像潛水伕從深水裡浮出水面前,
一定要經過減壓的程序才安全一樣。

這樣才不至於把工作的壓力與倦怠感帶回家裡來。

家庭,
絕對是世界上最安全舒適的地方,

但不是你釋放鬱卒的地方,
這個減壓的工作
應該在踏進大門前就做好,
就像進房裡要換拖鞋一樣。

在我們的社會很多人,不論男女,
總會被要求,或者是自己的習慣,

一下班就死命趕回家,
每天在工作家庭兩點一線的最短距離間,

像鐘擺一樣單調無趣地擺動著。

常常是工作的壓力加上趕車的勞頓,
一回到家,

那個最包容個人情緒與行為的地方,
把整天積蓄的壓力鬱抑全發洩出來,


把這精神垃圾一股腦地全傾倒在自己最親密的家人身上,

弄得家裡烏煙瘴氣,雞犬不寧。

回家,原本是最快樂的,
最後卻搞得人心惶惶,紛紛走避。

關於這一點,
歐美人士可比我們懂得調適工作與家庭間的衝擊,
男人下班後總要到酒吧喝些飲料或小酒,
與熟客店員插科打渾,輕鬆一下,

女人就逛逛街買些東西,或者與友人喝杯咖啡,閒話家常。

其實,這樣所花的時間不多,但對於紓解工作壓力,
培養回家的好情緒有很大的助益。

當然,
文化與生活習慣的差異、與環境軟硬體的條件,
讓我們無法像洋人一樣,
很自然方便地下班後還能悠哉
地喝杯啤酒、咖啡找人聊聊,這是個遺憾。

因此,我把這條回家的路當成了一種特殊的放鬆方式。

其實不須怨嘆塞車,不用急著路,
能在車上一個密閉舒適的個人空間,
聽著輕柔的音樂,
看著車窗外有趣的人生百態,
沉澱白天的激盪情緒,
構思明天的新計劃,
就算多繞點路,
多耽擱些時間,
又有什麼損失呢?

就算在家等你的人對於你的遲歸很有意見,
然而,
當他迎接的是一個神采奕奕、春風滿面的歸人,
他不會也感到喜悅嗎?

下回嘗試一下,
選一條遠的路回家。

塞車不用怕,
擠車不要煩,
把它當成回到甜蜜的家必須經歷的淬練,
候鳥回家要飛越幾萬哩,
鮭魚回家要逆流而上跳過瀑布。



精采原文在這裡>> 緩衝空間 - 溫馨勵志文章 - 優仕網共產檔 http://share.youthwant.com.tw/D31008307.html

(圖片翻攝自網易娛樂) 46歲的伊能靜2015年3月與小她10歲的演員秦昊結婚,隨即放話停工拚個北京小公主,1月14日,伊能靜通過微博報喜,承認懷上二胎,如今美夢成真。同一天的晚些時候,伊能靜再次更新微博曬超音波照,並發表長微博,細數懷孕心路歷程,感恩「猴子」是上天送給她和秦先生的禮物。 1月14...

  (圖片翻攝自網易娛樂) 46歲的伊能靜2015年3月與小她10歲的演員秦昊結婚,隨即放話停工拚個北京小公主,1月14日,伊能靜通過微博報喜,承認懷上二胎,如今美夢成真。同一天的晚些時候,伊能靜再次更新微博曬超音波照,並發表長微博,細數懷孕心路歷程,感恩「猴子」是上天送給她和秦先生的禮...

從前,有兩兄弟,都到了該找對象結婚的年齡,哥哥叫阿勉,弟弟叫阿全。但兄弟倆發現,村子裡沒有自己稱心如意的姑娘,於是決定一塊到外面去尋找。 離開家鄉之後,他們走了很多地方,有一天,他們來到了一個村莊,在村頭碰到一個長得很醜的姑娘,阿勉覺得那位姑娘正是自己心目中要找的意中人,或許這就是一見鍾情吧,所以他...

  (示意圖,來源) 適當的放養男人,也許你會得到出其不意的驚喜和浪漫。   一類:婚後愛孩子大於愛丈夫 海哥是我的一個朋友,他​​結婚六年,對妻子,對家庭,身為男人,所有的擔子肩負的起,這是應當。可是最近海哥有空就給我打電話約我出去喝酒。說自己甚是鬱悶。見了面,問過才知道。結...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