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米佳到咖啡廳的時候已經遲到五分鐘了,顧不上去洗手間重新整理妝容,直接按著短信上的提示朝那靠窗的座位過去。

她不喜歡遲到,因為這顯得很不禮貌,但是今天下班的時候由於有一個文件趕著交,所以在整理文件的時候多費了點時間,加上時間定的比較急,等她再從辦公室出來到這已經是這個時候了。

懷孕了老公還要一直和我同房,幾次之後我拒絕了,他竟然....

(圖片擷取自tulaoshi

米佳到的時候靠窗的位置上已經坐了一個男人,這個男人就是米佳今天晚上準備要相親的對象。

這個男人三十一歲,是一位中學教師,是她在百合網上交友認識的,兩人做過簡單的交流,交換了照片,其他沒有多聊,然後便直接約了時間出來見面了。

走到那靠窗的位置旁邊,米佳出於禮貌,出聲問道:「請問你是張立文嗎?」

男人抬起頭來,看了米佳一眼,從位置上站起身來,點頭說道:「是,你是米小姐?」

他站起身來,米佳才發現他跟之前網上給他的照片有比較大的出路,帶著眼鏡消瘦的兩頰看上去似乎比實際年齡要老上許多,身材也過於瘦小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的感覺,身高似乎也沒有資料上的175公分,目測肩膀的高度頂跟一米六八穿著平底單鞋的自己差不多。

不過縱使本人跟之前資料上的出路過大,米佳依舊是儘量保持著微笑,點頭淡笑,「嗯,米佳。」說著將手中的包放到位置上,撫了下套裝的裙襬坐到那軟沙發上。

她不需要帥哥美男,只要是老老實實的人就行。

見她坐下,男人這才重新坐下身子,盯著米佳看了好一會兒,似乎有些尷尬,略顯得有些侷促的說道:「你,你要喝什麼?」說著將一旁的點菜單推過來放到米佳的面前。

米佳沒有過分的客氣拒絕,拿過菜單隨手翻看著,下班直接就從公司到這裡,確實還沒有吃東西。

張立文微坐直身子,兩手規矩的放在桌上,那表情看著似乎有些過分緊張,眼睛時不時朝米佳手上的菜單看去,香嚥著口水。

他的異常米佳自然有些感覺得到,抬眼看了他眼,最後將菜單闔上,推遞過去給他說道,「你來點吧,我只要一杯Nai茶。」

聞言,對面的人似乎一下有些放鬆了下來,點點頭接過,也沒再看菜單,直接便按了服務鈴。

米佳似乎有種錯覺,但搖搖頭,沒有多想。

服務員很快就拿著記菜單過來,帶著專業的微笑問道:「晚上好,需要點餐嗎?」

米佳點點頭,轉過眼看著張立文,她懂基本的社交禮儀,公眾場合讓身邊的男士做主。

服務員的目光順著米佳朝張立文看去,依舊是那淡淡的微笑,專業且大方。

張立文將手中的菜單闔上,推放到一旁,抬頭看著服務員說道:「一杯熱Nai茶。」說著又轉過頭去問了下米佳,「要熱的吧?」

米佳點點頭,「對,熱的。」

服務員點頭,拿筆記下,再抬頭看著張立文,等他接下來要點的東西。

張立文沒再說話,也不再看那服務員,轉過頭去看著米佳,消瘦的臉上就連帶著笑也看上去很蒼老。

米佳微微有些愣住,看看他,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服務員。

服務員等了好一會兒,也沒等到張立文接下去再點東西,略有些尷尬的開口問道:「先生,請問還要點些別的嗎?」

張立文轉頭看了服務員一眼,想了會兒,說道:「請給我一杯白開水,其他不需要了,謝謝。」

米佳一愣,看著他有些說不上來自己此刻是什麼感覺。

相比起米佳,身邊的服務員也是被雷得有些外焦裡嫩,看著張立文不死心的又問了句,「您好,您是說只要一杯熱Nai茶?」

「還有一杯白開水。」張立文提醒她說道。

那服務員抽搐的扯了扯嘴角,最後只能尷尬的點頭請他稍等,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看著米佳,那表情像是有些同情。

雖然被他這樣的行為有些『震驚』到,米佳還是儘量臉上保持著微笑。

對面的張立文似乎對米佳的印象不錯,看著米佳問道:「米小姐是做什麼的?」

「只是一般公司的職員。」米佳淡笑著回應,具體並不打算跟他多說。

男人點點頭,開始自我介紹起來,原來他是一名中學教師,主要教初中語文。

米佳只是聽著,時不時的點頭應和。

服務員很快就把Nai茶和白開水端上來了,依舊是剛剛的那個女生,只是這次過來跟剛剛的態度完全不同,臉上那專業的笑容沒了,放下杯子的時候甚至沒有體貼的移到客人面前,直接扭頭轉身就走。

張立文對服務員的態度似乎有些習以為常,沒有任何不悅的情緒,接手服務員的工作將Nai茶移至米佳的面前,米佳點頭低聲說了句謝謝。

兩人就這樣坐著,簡單的介紹過後張立文顯得有些拘謹,朝米佳笑笑卻不知道找話題聊天。

米佳這算是第一次相親,原本就對婚姻不抱太大的期待,目的也只不過是想找個想結婚的人一起結婚,完全是為結婚而結婚。

張立文雖然有些小氣,看上去也顯得有些拘謹不夠大氣,但是也看著比較老實憨厚,另外工作也相對的穩定,她不想再去浪費時間再去看下一個男人,原本她就不期待太多,過得去不作Jian犯科她都可以接受,因為她接受的是婚姻,不是愛情。

看著他,米佳開口問道:「你介意我們這樣直接馬上明天就去民政局登記結婚嗎?」

聞言,坐在對面喝水的張立文被水嗆了一下,沒有去動那包服務員送上來的紙巾,直接用手擦了擦嘴,看著米佳問道:「你,你說什麼?」

米佳微皺眉頭,小氣可以接受,她可以看的長遠些只當他是節省,但是不講衛生這點讓她有些難以理解。

忽視掉他的動作,米佳將剛才的話重複了一遍,「我說你介意我們這樣直接馬上明天就去民政局登記結婚嗎?」她不要麻煩,既然只是婚姻無關於任何其他,那麼直接領證便是最終目的。

氣氛似乎有些尷尬,好一會兒張立文才看著米佳有些干笑著問道,「呃,我們,我們都還不瞭解彼此,這樣……這樣是不是太快了點?」雖然他對眼前的這個女人很有好感,長得漂亮氣質也好,娶回家當老婆以他的條件算是賺到了,但是她這樣如此著急的結婚,該不會是有什麼生理或者心理問題吧?

米佳搖頭,只說道:「這是我唯一的條件。」

張立文不想錯過條件這麼好的女人,但是又不免擔心她如此著急結婚的原因,最後只能折中的商量著說道:「或者,或者我們可以先相處著,一兩個月之後,大家有一個大抵的瞭解,我們再結婚你看怎麼樣?」

米佳搖搖頭,不再說話。

「其實,婚前先瞭解清楚還是很有必要的,比如兩人的Xing格,相處了才知道合適不合適,難道不是嗎?」張立文有些不死心的說道。

米佳看了他一眼,端起Nai茶喝了一口。

接下來的氣氛有些詭異,張立文說了好多婚前相處的必要Xing,但是米佳對這些興趣並不高,只是聽著微笑著並不表態,心中卻已經將他劃分判出界。

兩人在咖啡廳裡坐了近一個多小時,最後米佳肚子有些餓了實在是聽不下去他的長篇大論這才出口制止他說還有事情想要先回去。

張立文似乎也看出米佳的態度,有些失落的點點頭,伸手去按了服務鈴準備埋單。

看出他生Xing小氣,米佳主動開口說道:「我來埋單吧,Nai茶點過來給我喝的嘛。」

「不用不用。」雖然小氣,但在這點上還算是有紳士風度,張立文拒絕說道:「哪裡有讓女士埋單的道理,這是我應該做的。」

見他這樣說,米佳沒有再堅持。

服務員很快就來了,看了下餐單又盯著張立文看了好一會兒,嘴角帶著笑意說道:「您好,一共15元,謝謝。」

張立文點點頭,從口袋裡將錢包掏出,將錢遞過去給服務生。

米佳拿了包準備起身離開,突然站起身來的時候面前的張立文欠身過去將她桌前那杯沒有喝完還剩大半杯的Nai茶直接端過,仰頭就一飲而盡。

米佳徹底有些看傻掉,就連拿了錢轉身想走的服務員也愣在了原地。

張立文放下手中的杯子,伸手擦了擦嘴角,再抬頭看見米佳那傻愣掉的表情和服務員那目瞪口呆的樣子,有些拘謹的解釋說道:「我,我只是不想浪費。」邊說著話,臉有些不自然的紅了起來。

米佳愣了好一會兒,這才反應過神來,扯了扯嘴角,各種無力的感覺,轉過身朝門口過去,心裡開始有些後悔自己在網上尋找相親的對象,或許她該試試一些正規的婚姻介紹所的。

張立文的事情過去之後米佳直接就註銷了網站上的賬戶,找了一家正規的婚姻介紹所報名,然後開始相親尋找那個能第二天就跟她去民政局領證結婚的人。

下班時間到,米佳將自己手上未完成的工作收拾了下,準備下班,今晚她有個相親約會,她得回去一趟,按外婆說的,至少得換件衣服化個妝。

見她要走,坐在她對面的林豔探過頭問道:「米佳,你晚上不會又相親吧?!」

米佳笑笑,點頭,「嗯,約好了。」

「天哪!」林豔不禁撫額,有些誇張的看著米佳說道:「米佳,你要不要緊啊,至於這樣麼?一週7天你竟然有六天都在相親!」

米佳笑笑,沒說話,她確實這周相了六天看了八個男人,如果再沒有找到合適可以結婚的,下周她估計還得這麼看下去,或者考慮把量加大。

「雖然說你今年二十八年紀是不小了,但你至於這麼恨嫁麼?」林豔是一個不婚主義者,提倡享受當下,實在是很難理解,米佳這樣的行為。

「對,我恨嫁,如果可以,我並不介意那個男人明天就帶著我去領證。」米佳笑著提著包站起身來準備離開辦公室。

林豔看著她,搖著頭說道:「你真的是瘋了。」

米佳笑笑,提著包轉身離開。

一旁另一個辦公桌的張玲也提著包站起身來,看著米佳說道:「我也回去,一起走吧。」

米佳點點頭,兩人一起出了辦公室。

到公司樓下大門口的時候,平時話並不多的張玲看著米佳說道:「找一個能明天就跟你去領證的男人並不難,但是結婚之後能陪你過一輩子的男人太不易。」

米佳轉過頭看她,明白她話裡的意思,「張姐。」

張玲輕嘆聲,說道:「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這樣著急著結婚,但是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情,千萬別草率,今天見面明天領證的男人也許可能給你婚姻,但是他給不了你感情。」

米佳只是淡笑,嘴角帶著苦澀,心底無聲的低喃,她要的從來不是感情。

看著她,張玲忍不住說道:「米佳,其實你知道陸總他對你——」

聽得出她想要講什麼,米佳直接不給她開口的機會,直接打斷她的話,說道:「張姐,我跟陸總只是上司跟下屬的關係,再進一步也只是學長跟學妹的關係,沒有其他!」

張姐沒再多說什麼,只是輕嘆的搖了搖頭。

回到家的時候外婆還在串著那紅色的小布袋,串一個可以得二分錢,她每天都要堅持串一千個。

將手中的包放到沙發上,米佳有些無奈的說道:「外婆,你眼睛不好,別再弄這些了。」

其實她們並不缺錢,米佳的外婆之前是一名中學教師,現在就是退休了之後每個月還可以拿到三千多的退休金,加上米佳有自己的工作,兩個人生活根本就花不了多少錢。

米佳的外婆推了推鼻樑上的老人眼鏡,說道:「沒事,反正每天在家裡也無聊,弄幾個袋袋。」說著放下手中的竹籤,抬手看了看表,再抬頭看著米佳說道:「小佳,快去換件衣服洗個臉,剛才你隔壁的顧NaiNai說了,約了那男孩晚上7點,在咖啡廳裡等你。」

米佳點點頭,「好了,我知道了。」說著拿過包進了自己的房間。

將包往床上一扔,整個人有些無力的躺著,盯著天花板看了好一會兒,這才打起精神開衣櫃找衣服。

待米佳依約到達上島咖啡的時候,那個同她相親的男人已經到了,正坐正了身子似乎在想什麼。

「扣扣。。。。。。」米佳伸手敲了敲桌面,喚回那人的注意力。

男人抬頭,黑濃的眉毛下面有著一雙深邃的眼睛,整個臉偏瘦卻帶著讓人無法忽略的剛毅,單從外表上看,是一個極出色的男人。

男人盯著米佳,開口問道:「米小姐?」

收回目光,米佳點點頭,將手中的包放到一旁,在他對面坐下,看著他開口問道:「成越?」

男人點點頭,看著米佳問道:「吃過了嗎?」

「我吃過了,我喝咖啡就好。」自從上次張立文的事情之後,米佳可不敢多要別的,雖然並不太喜歡喝咖啡,但是相比起那一大杯的Nai茶,將咖啡喝完會比較容易些。

男人點頭,沒再多問,直接按了服務鈴,不過除了咖啡之外,男人還點了份乾果拼盤。

這家咖啡廳的效率還不錯,沒一會兒就把米佳點的咖啡和那乾果拼盤給送過來了。

給咖啡倒了砂糖,端起輕啜飲了口,重新放下,米佳抬眼看著眼前的男人,問道:「你有什麼要問的嗎?」今天這個男人跟她之前相的男人似乎有些不太一樣,太過安靜。

成越看著她,只淡淡的開口說道:「女士優先。」

「還是你先問吧,我的要求比較特殊。」米佳倒是不介意誰先誰後,只是她的要求有些特別,並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這也就是她一週看了八個卻一個合適的對象都沒有找到的原因。

「不用,我的情況也比較特別。」男人只是淡淡的說。

米佳不再強迫他,直接問道:「你介意明天就去跟我領證結婚嗎?」

這就是她相親的唯一要求,找一個男人在最短的時間內結婚,她可以不在乎外貌,工作或者家庭,她要的只是婚姻。

她不相信愛情,其實如果可以她根本就不想結婚,她十歲那年親眼看著自己的媽媽拿著菜刀把爸爸砍死,然後當著她的面**,兩個人雙雙倒在她的面前,從那一刻起,她根本就不相信愛情。

之所以結婚,那是因為外婆,她很清楚外婆有多麼希望能看到自己結婚生子,外婆是她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所以能讓她開心的事情即使自己再不願意她也會去做,於是她選擇相親,問每一個相親的男人能否接受在最快的速度內跟她結婚。

她要的是婚姻這個結果,戀愛什麼的過程從來不是她想要的。

成越盯著她看著,好一會兒才開口說道:「你的要求確實很特別。」

米佳扯了扯嘴角,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等下下一句話的開口,猜測到底是接受還是拒絕,其實她想一般正常的人都應該會拒絕吧。

沉默了好一會兒,男人終於開口,說道:「我離過婚,但是沒有小孩,另外我是一個軍人,不可能有太多的時間來陪在你的身邊。」

聞言,米佳抬頭看著他,這樣的答案倒是有些意外,他相過好幾個,離婚的遇到過,卻倒是沒有遇到過當兵的。

米佳看著他,有些試探Xing的問道:「所以你是什麼意思?」

男人端過自己面前的茶喝了一口,說道:「如果你不介意我離過婚沒有太多時間陪你,我也不介意跟你立馬去領證結婚,但是明天的話恐怕不行,因為我得回部隊打結婚報告,另外需要軍婚政審,這些手續的話估計得一個月的時間。」

米佳定定看著他的眼睛,確定他跟自己一樣的認真,問道:「你跟你的前妻離婚是什麼原因?暴力?」她雖然對婚姻抱著草率的態度,但是她並不想找一個有暴力傾向的人做為丈夫,更何況人家還是個當兵的,真的動起手來,她只有挨打的份。

「我沒有暴力傾向。」男人說道:「我的前妻跟我離婚是因為我並沒有太多的時間陪著她。」

米佳點點頭,似乎比她預想的還要好,沒有時間陪在身邊正是她想要的。「只要沒有暴力傾向就好,我不介意你離過婚或者沒有太多時間來陪我。」

「所以你同意?」男人問她。

米佳點頭,說道:「我沒有理由拒絕。」她要婚姻,不談及感情,而他也是如此,難得能在連續相了一週親之後能碰到一個與自己一拍即合的人,她該滿足好好把握。

男人點頭表示同意,看著米佳似乎又想到什麼,問道:「對於結婚你有什麼要求?」

米佳認真想了想,問道:「你會外遇而要求離婚嗎?」如果結婚之後還要離婚,那就太麻煩了。

男人皺眉,嚴肅的開口,「不會,我會做到一個丈夫該盡的責任,除了不可能有太多時間陪你,另外軍婚不能單方面要求離婚。」

有沒有太多時間來陪自己那根本就不在她的考慮範圍之內,或許沒有更多的時間來對著一個完全陌生的人對她來說未嘗不是件好事,米佳瞭解的點頭,說道:「那就沒有問題了,你有嗎?」

男人搖搖頭,「你沒有就行。」

文章轉載

三立台灣好戲「白鷺鷥的願望」播出近尾聲,上週播出收視逼近4,無線收視為3.84,有近130萬觀眾收看,上週播出時全球華人影音平台Vidol做直播,邀請製作人鄭志偉、編劇及主要演員連靜雯、王淑娟、趙駿亞、琇琴、亮哲等,連台八「甘味人生」演員林佑星和謝承鈞都加入,一起觀看播出,當晚也創下了高點擊率。 而...

作者:4meee!(For me) 如同最近在日本成為話題人物的小池百合子都知事或蓮舫議員,她們都擁有比男性更強勢的發言力及行動力,領導著國家或組織的堅強女性正逐漸增加中⋯⋯。在小孩子的世界裡,似乎也有由女孩子來帶領男孩子的現象哦~現在就來介紹我本人親身體驗過,堅強女孩的「共感案例」吧♪  ...

15年,對於S.H.E與歌迷來說都是一個重要里程碑,同樣地,這對於田馥甄而言,更是一個能泰然處之、徹底認識自己的狀態。或許有人認為,田馥甄就是一位「外冷內熱」的文青女神,但透過她極具穿透力的歌聲和言語表達下,每個人都能被她所感動、所感化。   在最新的這張《日常》專輯和「2016如果田馥...

跟心儀的對象約會時,最擔心的就是沒話聊會氣氛尷尬,或者是自己不小心踩到對方地雷了吧?雖然說勇敢做自己是很好,但有些該注意的地方還是得留意下,才不會被貼上「沒禮貌」的標籤啦!像是特別重禮節的日本女孩,他們就算只是初次約會,也會特別注意一些小細節,今天就讓我們來瞧瞧,有哪些簡單又重要的tips,能讓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