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人的價值-寧可孤傲的存在著,也不願屈就平庸。(圖片來源:網路)

大女人的滋味
有時高檔貨被不懂欣賞的人拿去了,只是糟蹋而已,

甚至到了平庸的人手上,還會被嫌棄。
期待錯誤,導致判斷上的錯誤,大女人在這點上,常常被男人給誤判了。
那些男人以為大女人難搞、強勢、不夠溫柔,
事實上是他們太平庸,只能給予平庸的期待,
超出他們期待的部分,他們應付不來。
大女人,的確強勢、獨立、自主,
溫柔的部分,沒遇到好的人,她們不隨意奉上。
她們不是酸甜好入口的調酒,是醇濃誠實的高檔威士忌。
遇到懂得欣賞的行家,她們才能發光,
不然她們寧可孤傲的存在著,也不願屈就平庸。

 

這男人默默的在她身邊潛伏了一段日子,這種關係算朋友吧?但他們談話時,像有陣電波默默的導入軀體,就明瞭兩人其實可以不只做朋友。
但他們還只是朋友,可能雙方都曾經問過自己:「為什麼沒能再進一步?」這感覺其實是懊悔的,像是從小的夢想總是實現不了的那種無力感。
她的朋友說過:「如果一個男人對妳有興趣,他可不會斯文客氣的等妳,抓到機會就把妳撲倒了。」但他只像隻寵物待在她身邊,她感覺舒服自在,雖然偶爾會感到困惑,卻也能排解點寂寞。
不過她另一個朋友也說:「男人要對妳沒興趣,就不會花時間在妳身上。可能妳像是一堵撲不倒的高牆,就算男人想撲倒之前,也會先看看自己的能力,是否高攀的妳你這樣的女人。」她其實沒反對這種說法,而她似乎沒有被攀的急迫性。
攤牌的時刻來的很突然,這男人不過是跟她下班約了喝酒,他說起了自己幾段不成功的戀情,不成功的共同點:總之都是對方的錯,對方太黏人、對方無法獨立、對方缺乏自主性、對方沒有想法……。她對於與他談過戀愛的女人有什麼問題沒太大興趣,只是在另一個不相干的女性面前,放膽大聲說出前任不是的行為令她很不舒服。

「所以你希望,女人自己過自己的,不要黏著男人?」
「也不是,我也喜歡女生撒嬌,但要看對時機啊!」
「那什麼是好時機?」
男人一下子答不上。
「就是你需要她們的時候她們要出現,你不需要的時候她們要離開嗎?」她搖搖頭,「這樣似乎太自私了!」
聽到這句,原本如寵物般溫馴的男人,突然弓起了背,抬高了下巴,想把眼前這強勢的女子壓過,不過這外型精明的女人不悍而威,他只能強撐著自己故作的高傲,加以反擊。
「妳就是都這樣子,理智強悍,所以妳談不到戀愛!」那男人說完立即將臉別開,很明顯的是想躲避她的眼光。
這句話經過她的解讀,意味著:「妳別太聰明,否則我不要愛妳!」

突然,她嘗到一股失望的酸楚。這個男人終究不該期待。
她不知道他這究竟叫膽怯、懦弱?還只是單純的自私?他不敢愛她。如同朋友所說,不敢撲倒這堵高牆。因為他清楚得很,這女人根本不需要他,這點讓他害怕。他需要被需要,這是男性生存的基本需求,就跟在床上必須帶給女人性高潮一樣重要,帶給自己成就感與存在這世界的價值,證明他是有用的、偉大的。
這時代已經變了!男人要小女人的溫柔,卻不想要小女人的態度;要大女人的果決,卻不要大女人的獨立。

她想起了法國導演楚浮的電影裡,女人分手前對男友講的一句話:「你要的只是一個保母、妓女以及母親的綜合體!」她這才明瞭,其實男人不管表皮撐得再大,心靈上都是渺小的,這從他們被從母體生出來的那一刻就已經注定,自己必須依附著女性,只是世界強加給他們的形象,逼著他們不得不將自己放大,還得小心別把自己給撐破。她面對這男人的批評,原本她是憤怒的,但終究原諒他的,既然生來如此,生後也非他所願的被逼上梁山,成了今日的樣子。她的憤怒變成了一陣同情,不過他卻見笑轉生氣,在這陣口角後匆匆離開,連酒錢都忘了付。
吧台只剩她一人,酒保在男人離開後,默默的遞上了一杯調酒。
「店裡招待。」
她回報一個感謝的微笑。
她不難過,她了解自己是個無法忍受雄性缺陷的大女人,她只是有一點點沮喪,在對他的電波熄滅後,心裡一陣可惜。

那潛伏的男人,瞬間就從她生命退場。

她喝了口招待的調酒──入口還有點酸甜的水果味,一下子被基底酒的甘苦給取代。
「哇,這酒叫什麼?好苦啊!」她皺著眉問了酒保。
「大女人的滋味。」酒保刻意擦著杯子,低頭微笑不看她。
她看了酒保一眼,要不是自己是常客,說不定不會喜歡這玩笑。
「大哥,你糗我啊?」她下意識噘了個嘴,像是撒嬌一樣回了酒保。
酒保看著她,笑著搖搖頭。
「這酒是給男人喝的──男人遇上大女人,一開始還以為她們跟其他女人一樣,酸酸甜甜好入口,喝下去了之後,才發現後頭帶的勁,是自己承受不住的。」
她被酒保給逗笑了。
「你知道我為什麼喜歡來你這兒喝酒嗎?因為你的酒不只是酒,裡頭有人生哲學。」
這會兒換酒保被她給逗笑了。

她又喝了一口調酒,這次她知道這酒的後勁,反而喜歡上了那苦後的回甘。
「那給女人喝的呢?大女人的滋味。」她問。
酒保想了想,拿了瓶高年分的單一純麥威士忌放在她面前。
「這個──醇厚、有層次、誠實、無雜質,重點是高貴,有點本事的男人才喝得懂,也喝得起。」
就連她自己也忍不住被那誘人的琥珀色給吸引,拿起了那瓶酒,認真的玩賞。
「小心點,是真的很貴,限量的。」酒保說。
她放回那瓶酒,手撐著頭專心看著酒保。
「你看,你現在又誇我了。」她說。
酒保小心翼翼的將那瓶酒收回原處。
「我是在誇酒,再說,喝得懂這種酒的男人,已經不多了──我看妳得再耐心點找。」
她想著酒保的話,喝著眼前的調酒,想著那瓶高貴的威士忌。她知道自己的價值,知道
會欣賞自己的男人,肯定是個高段班,因為低段的,她也看不上。

突然間,那男人所帶來的憤怒與失落沒那麼強烈了。既然自己夠好,就毋需那麼憂慮。
反正,與其硬找個不相稱的來作伴,弄得彼此難受,她寧可自己開心過日子。而那個懂
得欣賞她的男人,如果真有這個人,那他總會出現。等他出現時,她絕對會好好把握。

 

文章來源《幸福的起點:一個人,不寂寞》

女人的價值-寧可孤傲的存在著,也不願屈就平庸。

延伸閱讀

最好的時候,遇見的你!

你的單身,其實只是尋找幸福的過程。

一大早,我跳上一部計程車,要去台北郊區做企業內訓。因正好是尖峰時刻,沒多久車子就卡在車陣中,此時前座的司機先生開始不耐地嘆起氣來。隨口和他聊了起來:「最近生意好嗎?」後照鏡的臉垮了下來,聲音臭臭的:「有什麼好?到處都不景氣,你想我們計程車生意會好嗎?每天十幾個小時,也賺不到什麼錢,真是氣人!」嗯,顯...

有時生命會像脫韁野馬般失去控制,剛解決一個問題又出現下一個問題,因而不免懷疑:「是不是老天跟我過不去?」許多人把生活的考驗當做是上天的懲處。我卻要說,上天從不處罰我們,只給我們機會學習掌握平衡。所有我們經歷的困難和挑戰,都是上天為我們最欠缺的能力所刻意安排的訓練。例如,一位婚姻關係很差的人,他就必須...

越來越發現,男人找一個理性一點,懂得規劃家庭生活的女人,一輩子會安穩得多。認識一友人,是偏理性的,縱觀她的生活,可以說步步為營。有那麼幾年,她先生在美國攻讀博士,她就毅然撐起了家,工作努力,心無旁騖。先生博士畢業後回國上班,收入不錯。她馬上辭職,考了研究生,並在讀書期間生了孩子,既不用擔心職位被人取...

尼采說過,謊言乃是「人類可怖及可疑特徵的一個部分」,因而它遂成為「生命中的必要」;而「謊言中最多的是說給自己聽的,其次才是欺騙別人。」謊言充斥。沙特的情人,第一代女性主義者西蒙波娃雖然主張女性自主,但新出土的信件,顯示她和另一個美國作家談起戀愛來,卻完全是標準小女人的姿態。於是,有人高興的說這是她不...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