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幹細胞新藥」引領台灣再生醫學進軍國際

整理/Miki

 

新冠肺炎肆虐近兩年,各國疫情尚未完全平息,至今已有超過2.4億人染疫。對於確診的患者,除了支持性療法之外,輕症藥物是醫學界一直在研究的課題,台灣幹細胞業者也有不少成果,可望進軍國際!

 


 

「細胞療法」是以細胞作為藥物,直接注射進人體進行治療,主要分為「幹細胞治療」和「免疫細胞治療」兩種,其中幹細胞被證實可促進修復、減少發炎反應。由於幹細胞能自行再生,同時汰換老廢細胞、喚醒周邊沈睡的幹細胞,進一步分化、再生,修復原本受損的細胞組織,因此常被用於治療無法自行修復、僅能仰賴藥物延緩惡化的退化性疾病。

 

近年來科學家發現,幹細胞療法不僅能幫助抗老美容、修復身體損傷,亦可用於對抗新冠肺炎病毒。本專欄曾提及,幹細胞新藥用於新冠肺炎重症的研究,最早是被發表在醫學期刊《幹細胞轉化醫學》(Stem Cells Translational Medicine),美國邁阿密大學傑克森紀念醫院針對24名新冠肺炎患者進行臨床實驗,研究人員為實驗組受試者注射間質幹細胞,對照組受試者則注射安慰劑,結果發現:前者的存活率高達91%,後者的存活率則只有42%,足見間質幹細胞發揮的效力。

 

 

幹細胞治療新冠肺炎重症 台灣亦有成果

造血幹細胞移植的方法,分為「自體移植」和「異體移植」兩種。自體移植即捐贈者是患者本人,方法是將自己治療後的健康幹細胞抽取、儲存起來,若發現有骨髓病變等。

 

 

造血幹細胞移植 助患者重獲健康

一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促使醫療進步,意外成為生醫產業研發新藥的重大推力,不僅吸引多國爭相投入相關研究,台灣醫界也有相當的突破。過去被認為無法逆轉的「菜瓜布肺」,現在已可利用幹細胞療法治癒,幫助肺部組織恢復原本的狀態,這項技術就是由陽明大學醫學系解剖學科教授傅毓秀與台北榮總、高雄榮總醫師合作研究。透過動物實驗發現,肺纖維化可利用人類臍帶的「間質幹細胞」治療,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讓肺部獲得修復,不僅是全球首見,更為患者帶來一線曙光,該療法在2021年獲得國內生技公司投資,將在台灣進行臨床試驗。

 

目前,國際間使用「間質幹細胞」治療新冠病毒引發重症的研究,對幹細胞業者來說更可謂一劑強心針。台灣包含「長聖生技」、「宣捷細胞生物製藥」和「訊聯生技」已經陸續獲衛福部食藥署(TFDA)核可,以「恩慈療法」間質幹細胞治療新冠肺炎,以人道角度讓患者使用試驗新藥,患者事前必須經過衛福部專案審查通過,才能接受治療,期間沒有健保給付、也不向患者收費。患者經由靜脈注射幹細胞新藥後,幹細胞透過循環達到肺部,啟動再生能力、降低發炎反應,同時抑制免疫系統過度活化,讓受損的肺細胞獲得修復。結果發現,原本無法自主呼吸、需要插管的重症患者,三天後就能拔管自行呼吸,成效相當好。

 

 

幹細胞新藥:生醫產業的新顯學

由此可知,新冠肺炎儼然成為幹細胞新藥的跳板,而幹細胞新藥就是生醫產業的新顯學。2018年9月,衛福部發布《特定醫療技術檢查檢驗醫療儀器施行或使用管理辦法》修正條文(簡稱「特管辦法」),為許多無法透過現有療法治癒的患者綻放一線生機;2020年底,衛福部逐步開放安全性和成效可預期的細胞治療項目,核准超過50個治療項目;2021年,生醫政策的大頭條是《再生醫療發展法》,若能在年底通過、明年正式上路,可望啟動再生醫學高達千億元的商機,不僅對台灣幹細胞業者是極大的鼓舞,對於患者來說也是一大福音。

 

台灣在2021年五月升至三級警戒,度過多次社區感染的危機,七月起總算逐漸解封,疫苗施打率也開始攀升,而幹細胞新藥的研發,也讓台灣再生醫學可望進軍國際。儘管台灣距離群體免疫仍有一段路要走,但分階段恢復到日常生活模式,對於民生各方面已有很大幫助。提醒讀者,若發現有呼吸急促、長期乾咳、疲憊無力、體重下降、食慾不振等相關症狀,應趕緊求診胸腔內科,由醫師進行專業診斷,接受適當的藥物治療及照護,才能確保健康!

 

一兩句的令人不快的說話,不易令人觸怒 但當一兩句再加多一兩句的時候, 後果是不堪切想的........ 或者你可能覺得這是一件很小,微不足道的事... 但在其他人的眼中或者是.............. 每人都有自己的思想, 不可以用自己...

求知慾是重要 , 但最重要的是 , 我們需要在什麼時候應該死心 , 求知求到一個什麼程度要停止 , 因為有時所謂真相並不重要 , 有時則是因為真相令你更難下台 , 亦有時 , 真相更令你心痛 , 給你知道 , 又如何 ? 當然 , 有時縱然對方沒親口說出真相 ...

過了今晚 你將完全離開我的生活 我不知道自己還要今天晚上的溫存是為什麼 只知道我在很需要你的 當你用堅定的眼神跟果斷語氣告訴我 "不再愛我,我們走不下去,你決定等她" 我的心早就已經震得找不到碎片 眼淚已經流不出來 又哭...

不知人生 是如何美麗 但我只覺 世界是灰暗 約束無言 都有嘗試過 同樣的錯 常常再發生 人生無奈 常在我心中 命運鎖鏈 常緊扣著我 用盡方法 也逃不過它 難道我們 是一種悲哀 只是天人 手中的玩偶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