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時候,對於男友送的貼心禮物都懷著甜蜜蜜的感動,往往自己同樣也是絞盡腦汁要送男友不算昂貴但是又實用感動的禮物也是樂此不疲。幾經幾段戀情之後,當分離時,去他家打包的時候,總難免會開始計量什麼是我買的,什麼是你付的錢,好像分家一樣,當初共同的都變成你的我的,當遇到真的是分不清的,基於分手當下的氣憤與難過,說什麼都要發狠加上任性的說「這是我的!」,其實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但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也一定要拿回來的,是我寫給他的情書與甜蜜時期的照片。因為我無法忍受這些東西會被下一任看到然後被丟棄,我相信這種堅持是必須的!

幾年前出國留學的時候,我與當時遠在台灣的捱不住遠距離折難與消磨的男人,終究還是分開了,而且分的非常難看。平復階段情緒是一直轉換的,當理智回來一些些的時候,我第一時間很客氣的寫了一封信,信裡是一張清單,請他把我在他家的所有物品,包含衣物與女人最不捨的美美的鞋,當然,最重要的是那些甜蜜的便利貼提醒、還有許許多多的情書與遠距離情況下往來的書信以及情正濃時的情書,我請他歸還,送到我的一個長輩好友家。

結果好友對我回報,他送來的,只有一個鞋盒,裡面裝了殘缺不齊的照片與書信,還有衣服兩件,就這樣,結束。生氣的回問他:「我的那些東西去哪裡了?」他淡淡的回:「我丟掉了~」
我在英國的房東太太一聽到,就叫我寄一張invoice給他,請他賠償我的損失,果然,老外對「分清楚」這檔子是就是這麼有條理與理智。

同時餐桌上,詢問了年輕的羅馬尼亞室友,如果是他,他會怎麼處理。他很驕傲的回:「我會把所有衣服送去乾洗,然後包裝精美的送還給她,展示男人的風度。」事過境遷同時也事隔多年,自己也過了30大關有餘,與周遭的朋友也都長大成熟不少,就算沒有經歷也總聽過許多不少瘋狂與不合理的戀情與分離。

一日,聽到一個律師朋友對我訴說他最近情感的困擾,他說他最近交了一個女友,女友是他最近遇過條件最好的(雖然我嚴重保持著他所謂的好的定義在哪裡的懷疑)。但我還是回:「恭喜你,終於找到一個你喜歡也條件好的女友。」可是接下來的對話就讓我強忍住內心的抓狂與對朋友的疼惜!他說:「她沒有工作,可是身上要背的金錢壓力不小,有房貸有信用卡,於是我當然議不容辭的幫助她,但是,二、三個月下來,一共付出去了20多萬,我實在也有點吃不消。」

此時我個人的經驗雷達馬上感應到這是不對的,但是我還是開玩笑對他說,你年輕有為,她抓到了你這樣的好男人,金錢上又給的挺充裕,要是我也要跟你在一起。沒想到我這位看過許多大風大浪的友人,竟然回我:「她其實可以找到許多比我更有錢的,但是他選擇了我,我認為他是對我真心的,但是雖然最近她來找我的頻率漸漸變少,我現在陷入困惑。」

基於十幾年老友的情誼,我瘋狂連珠炮的嚴正「提醒」他:「你要不要認真想想,這樣的戀情倒後來會變成怎樣?而這真的是你要的嗎?就算你真的很喜歡她,也真心覺得她是愛你的,但請你冷靜想想她最近的生疏冷淡,還有大一堆奇奇怪怪不去找你相聚的理由,你真的快樂嗎?還有,你還是當年年輕時候的不顧一切嗎?」

友人沉默了一陣,我就使出最後的終極看法:「這段感情的價值的立基點在哪裡?是金錢?還是真愛?」「如果你想清楚了覺得苗頭不對、或是吃不消、抑或是覺得看不到未來會長成怎麼樣,那就考慮放棄吧!基於男人的風度,她畢竟也陪伴了你這一段讓你歡樂的時光,請千萬不要跟她討回你付出的,認賠殺出,或許是目前你最當機立段的聰明決定。」一個月之後,朋友又跟我訴苦了這一陣子的狀況,於是他決定「認賠殺出」。還好時間不長,沒多久他也就恢復到了本來黃金單身漢的身價與尊嚴。

男女之間,愛情剩餘的價值評斷在哪裡?愛的濃烈甜蜜時,什麼都好都愛都貼心,但是發現中間有其他奇異因素或是嚴重失衡的狀態,當疑慮出現了、甚至最後導致分離了,除了想要奢侈的求一個好聚好散,這中間的「質量」變成什麼?會不會,維持最後的尊嚴,變成說來可悲卻也是最實在的殘餘價值?

但是我們總是會堅強的回到原本的自己,或者還可以藉由經驗的淬鍊變得更加有智慧與理智的去分清楚什麼是「疼愛」與「盲愛」。雖然這論調極端了點,但很殘酷的,現實中許多狀況最後會淪落到由「金錢」去做衡量,不論多寡。

女人抱著嬰兒,煮著牛奶,洗著衣物,女人用沾滿肥皂的手抹抹頭上的汗水說,現在孩子還小,等孩子長大了,我就可以好好享受了..... .   孩子漸漸地大了,要上幼兒園。女人挽著孩子,買菜做飯,還要在工作上做得出色,女人忙得昏天黑地,忘記了日月星辰。   不要緊,等孩子上了學就好了,...

酒吧是各種青年人經常回去的主要場所之一,裡面參合了各種人,面對如此魚龍混雜的地方,女生們就要做到時刻提高警惕,保護自己。尤其是面對各種貌似友好的邀酒行為,我們在預知自己酒量的同時,也要避免喝一些高度的烈性酒,下面就列舉一些俗稱的「失身酒」。建議姐妹們,如果不是特別熟識信任的朋友邀杯,建議不喝為妙~...

  宋涵@ 2013/08/13 ★    當一個女人決定不生或推遲生育,她必須獨自消化社會壓力。 【財新網·Enjoy】時間就是這麼個東西:幾年前我在公共場合聽到小孩哭鬧,都會特別煩躁,能有多遠躲多遠;幾年後,再聽到孩子哭鬧,我則會下意識地想起...

男人失業了。他沒有告訴女人。他仍然按時出門和回家。男人夾著公事包,擠上公車,三站後下來。他在公園的長椅上坐定,愁容滿面地看廣場上成群的鴿子。到了傍晚,男人換一副笑臉回家。他敲敲門,大聲喊,「我回來啦!」男人這樣堅持了5天。5天後,他在一家很小的水泥廠找到一份短工。那裡環境惡劣,飄揚的粉塵讓他的喉嚨總...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