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離婚女人說不出的寂寞

那些年輕時被揮霍掉的愛啊

【開場白‧口是心非】

口是心非,是不是一個很壞的詞彙呢?

有時候也不是。一個人對他人口是心非,不應該。那要是對自己口是心非呢?比如我們也許並不像之前以為的那樣瞭解自己?再比如就算是真的瞭解,也不敢去面對。所以「我口對我心」,真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愛真的需要勇氣,認知自我也同樣是一種勇氣和智慧的表現。

總有人問,難道女人沒了男人就不行嗎?

這世上當然沒有完全一刀切的事情,總會有特例出現,我們只能說,女人對家庭的需求和渴望,確實要遠遠大於男人。男人既是家庭中的必要元素,也是必然元素,所謂一男一女,陰陽之道,這樣的配搭當真是符合了人類所有的審美意趣和生活分享。

至於那些由一個男人或一個女人組成的家,其實也沒跑出一男一女的組合。反正不是女人代替了男人角色,就是男人代替了女人角色,比如一個獨居的女人家裡跑了水,她要麼去找一個男人來幫自己,要麼就找一個扳子自己來鼓搗鼓搗。

一個拿著扳子自己鼓搗水管的女人,在那一刻其實就是在扮演一個男性角色,好比一個躲在宿舍裡縫襪子的單身漢,也是在身兼生活中的女性角色一樣。所以我總覺得即使沒有愛情這回事,男人也是需要女人的,而女人同樣是需要男人的。失去對方,我們都是兩個半圓。只有湊到一處,才算是圓滿。——阿萊

受訪者:雲娜,女,43歲,離異10年

之前曾經有過兩次婚史,第一段婚姻,沒有孩子,第二段婚姻,還是沒有孩子。雲娜現在已經一個人過了10個年頭,這10個年頭的滋味,是用語言形容不出的。她每次提到自己的兩個前夫,都能夠很客觀地去品評,她會說,平心說,他們對我都不錯。那不錯為什麼還要離呢?

雲娜就會告訴你,總是性格不合吧。問她,如果放到今天這個年紀,你還會離婚嗎?她一會兒說會吧,一會兒又說不知道。雲娜是個相當獨立的女性,也足夠堅強。她工作出色,被上司委以重任,薪水足夠傲視同行。雲娜每天把自己的日程安排得滿滿的,擅長一切女人擅長的事,直到今天也還有追求者。

但她就是一個人單著,說不清原因地單著。你說她懷念前夫?也不是。可若說把過去早已忘得乾乾淨淨,也不確切。像雲娜這樣的女人,好像生來就不需要男人似的,但她卻並不快樂。這種不快樂,誰都可以感覺到,其實還是和男人有關。

雲娜的口述:

我最近給自己安排了各種課程,插花、古琴、書法、茶藝、瑜伽、健身、面點、還有速記。你難以想像吧?這些課程足夠充實我的人生。所以我真的是挺忙的,我挺信奉一句話的,女人就是沒有男人,也可以一個人很美好地活著。反正我這樣已經過了10年了。

你看我,有很好的房子、車子、社交圈,閒了還會帶我爸媽全世界去旅遊。當然,我沒有孩子,這可能算是一種遺憾。但其實也不算。有孩子的話,我怎麼可能有這麼多的空閒時間呢?現在的孩子學業多累啊!孩子累,家長也累。我一個人真的清靜慣了,你現在讓我拋下一切,為誰誰誰去活,我還真的做不到。

有時候我就想,我這個人是不是天生就不會愛呢?還是徹底失去了愛的能力?不瞞你說,直到現在也有追求我的小夥子,我看著挺年輕的吧?他們都說,我看著至少要比實際年齡小上10歲。所以我直到現在都保持著對年輕人的吸引力,他們喜歡我,我能夠感覺到。

也有人向我暗自表示過,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當然希望自己還擁有被人喜歡的吸引力,但同時,我又不想和任何人走得太近,我好像很怕愛情似的,但其實我在愛情中真的沒有受過傷,我的兩次婚姻,說到底都是無疾而終。我的第二個前夫直到現在都沒有結婚,他們都說他還在等我。或者說,忘不掉我。

我總是容易想起我的兩次婚姻,第一段婚姻,他是外企高管,對我千依百順,但我那個時候太年輕了,總覺得他不愛我,或者說,這不是我想要的愛情。總覺得那時候的愛情太過平靜,不瞞你說,那個時候他就經常出國。所以在大部分人還不知道奢侈品這回事的時候,他已經開始給我買奢侈品了。

北京剛有了第一家LV的店,也是他帶著我去的。但其實他並不是多麼有錢,真的,可是他對我就是那種無以為報的好,無以為報到讓你覺得這日子是不是有點太沒意思了呢?我結婚很早,基本一出校門就結婚了。我當時讀的是外貿,後來又在外院進修,拿到現在的學歷,好在我的專業一直都是英語。

我的第一次婚姻,就像是一個玩笑,在我還不明白什麼是幸福的時候,幸福就過早地席捲了我!但是我是懵懂無知的。我還不知道未來會有什麼在等著我,總覺得像他這樣一個丈夫,阻礙了我通向未來的路,所以我對他是不珍惜的。再後來我們有了孩子,我瞞著他,偷偷就跑去醫院做掉了。

要麼在脖子後面點顆痣!要麼在胸前點顆痣。傳說苦情痣、酒窩的來歷是這樣的:相傳人死後,過了鬼門關便上了黃泉路,路上盛開着只見花,不見葉的彼岸花。花葉生生兩不見,相念相惜永相失,路盡頭有一條河叫忘川河,河上有一座奈何橋。有個叫孟婆的女人守候在那裡,給每個經過的路人遞上一碗孟婆湯,凡是喝過孟婆湯的人就會忘...

圖、文/美麗佳人 從離家出走的少女,到成為金馬獎影后,更成為影展的評審委員,舒淇一路走來,風光無限,獲得了很多,亦放下了不少,才有今天安恬自若、笑看人生的她。今天,對過往所希冀的,已覺得不重要,無欲無求的她最希望聆聽內心的需要,就是多拍一些喜劇,讓自己開開心心地工作。 張愛玲曾說:「成名要趁早!」舒...

圖、文/美麗佳人 美麗的公主,佇立在城堡高塔,看著外面的世界,充滿渴望卻害怕離開習慣已久的塔頂,只好等待王子馳援。老掉牙的童話套在許瑋甯身上有幾分切合,也有出入。 走進隱身在瑞安街裡的義式餐廳,一張臉明亮精緻,襯得身上的白T發亮。那是許瑋甯,靜默時不帶悲喜地令人手足無措;張口時又規矩客氣,像玻璃罩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