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在一個偶然的機遇裡認識了 
讀中文系的女孩,纖細而多愁善感 
大二的男孩子,充滿才氣而風流倜儻 
女孩對他一見傾心...主動的留下聯絡方式 
殷殷叮囑著『有空到高雄一定要找我...』 

男孩當時只是當作戲言,帶著幾分詫異記下了女孩的地址,電話... 
心想『我在台北唸書,去高雄找她該是不可能的,當作一份奇遇吧』 

世事總是不可預料,幾個月後,男孩經歷了一連串了殘酷的打擊... 
父親驟然過世,家族爭分不斷,社團出現危機...... 
失意的男孩在萬分沮喪煩悶之餘,朋友邀他到高雄散心 
到了高雄,偶然想起曾有這個女孩... 
在莫名的浪漫驅使下,男孩買了一大束花,和一條珍珠項鍊 
直接到了中山大學的女生宿舍樓下...帶著幾分冒險和率性 
撥了女孩的電話...『喂,我是XXX,幾個月前你在台北認識我的...』 
『啊~你終於打來了,我等了你好久...你在哪裡?台北嗎?』 
『我在你宿舍樓下...』 
砰...女孩掛了電話,衝下樓來... 
看到那麼一大束花和禮物,感動得不能自己... 
 

晚上,在美麗的西子灣共度...這該是最美的回憶了...... 
 

成了男女朋友之後,痴心的女孩不願男友長途勞累奔波於台北高雄 
於是,在每個星期五,她搭著午夜的火車 

在火車搖晃間,醒在台北的早晨和深愛的男友度過星期六和星期日 
再搭著午夜的火車,回到高雄... 
男孩是忙碌的在從傷痛中走出來以後 
 

身兼社長,學生會長等等職務的他卻總常在女友來時,抽不出太多的時間... 
 

女孩是純樸的,從南部來的她雖氣質出眾卻總難以深入男孩的生活 
只是,她是那樣認真而執著的愛著... 
距離和時間考驗著愛情 
單方的付出感情是太累的事情 
八個月以後,女孩掉著淚掉男孩說 
『我是那樣的愛著你,可是你好忙,我也好累...』 
於是,兩人同意了“假性分手” 
讓兩人都有冷靜的空間... 
起先,因為社團的關係,女孩每幾個星期會來台北 
 

遇見了,男孩總覺得女孩眼中有著一些期待,未說出口的依戀 
只是,兩人還是淡淡的維持禮貌性的問好 
後來,不知為什麼,男孩總覺得女孩的眼神換上了冷淡 
連招呼也不打 
倨傲的男孩想“算了,她大概已經忘了”... 
於是,他們連朋友也不是了...... 
過了兩年,男孩要畢業了 
一個系上的直屬學妹要請他吃飯 
用餐時,學妹囁囁嚅嚅的說要給他一些東西 
且一再要求他不要生氣......男孩答應了 
學妹交給他一個重重的紙袋,就哭著離去 
 

男孩訝異的拆開...裡面,是數十封女孩在分手後的信件...... 
回到宿舍,將信件一一按時間排好... 
分手後的幾天 
 

『我好想你,還是喜歡著你,我們不要假性分手,重新來過好嗎?』 
分手後的幾個星期 
『我還是愛著你,為什麼你總不回我的信?』 

『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是不是還嫌我土氣,我燙了頭髮, 

染成淡淡的褐。我也知道關之琳是誰了。你為什麼還是不愛我呢?』 
 

『有個男孩在追我,他沒有你的人文知識和氣質,可是他對我很好, 

我該答應他嗎?』 
 

分手後的幾個月 
『看見你的時候,為什麼你總是那麼冷淡?回封信給我好嗎?』 
 

最後一封信 
『我答應他了』 
 

強忍著驚訝看完信,男孩也忍不住動容而潸然淚下找出女孩的電話,男孩想 
『無論如何都要把話解釋清楚,要告訴她,我不是不回信,而是我根本沒收到呀!!』 
 

接起電話女孩的聲音冷淡而理智 
本來堅不赴約,還是屈服於男孩的請求...... 
 

坐在東帝世八樓的咖啡廳,男孩拿出那幾十封信, 

放在桌上緩緩的解釋著當年的錯誤,女孩低頭...哭了,抬起頭來, 

含淚的眼中卻是一片溫柔的澄澈... 
 

妻子是個小尾巴,我走到那裡她都要問到那裡。我厭煩,她卻樂此不疲。可是,這個小尾巴卻在那個下著大雨的深夜永遠消失了……我的心情非常難過,內心充滿了內疚和痛楚,我無法原諒自己的過錯。結婚那天,老婆用買戒指的錢給我買了一款手機。那天夜裡,我們兩人在被窩裡一遍遍地調試著手機的響鈴...

寂寞是什麼?人長大了,懂得愛了,便會開始感到寂寞為什麼會感到寂寞呢當我們還是小孩時,我們不會感到寂寞只會感到悶,感到無聊當我們一旦學會了愛,感受過2個人的幸福當和自己愛的人別離後,寂寞便會找上你因為心好似被掏空,無法填補,才會有寂寞的感覺沒有幸福,便不會有寂寞寂寞是什麼?愛過的人都會清楚什麼叫寂寞寂...

深更半夜電話鈴突然響起,我沒頭蒼蠅似的跌撞奔向電話。拿起聽筒,對方掛了。他媽的,就算打錯了,好歹也有個交待呀。我一時心裡空落落的,不知是放下電話好,還是自己仍有什麼別的想法。躲回床上,我真覺著冷了。今年的秋天,好像來的特別早。雨把夏天的一切都衝走了,把人心也衝的潮兮兮的。這些天,我總是忍不住的濫情。...

一輛高級轎車從度假村出來後,在鄉村的泥道上拋錨了,身穿名牌西服的車主焦急地對圍觀的人喊著:『你們有誰願意幫我爬進車底鎖一下螺絲啊?』原來他的車,油管出了問題,漏出來的油已經流到地面,而那裡離最近的加油 站有上百公里,難怪他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他身旁打扮妖豔的女子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於是他趕緊...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