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人必知:學會取悅自己才是一輩子的事

我們的老祖宗們曾經創造了長居於廣寒宮的嫦娥,這一史上單身年限最長的女性形象,來警告那些不安於室的女人們:看吧,不踏踏實實相夫教子的下場就是這樣,一輩子孤苦伶仃的,你就哭去吧。如果是以前,我也會為嫦娥的悲慘遭遇掬一把同情淚,可是如果在本書作者阿琪眼裡,嫦娥簡直就是單身女性的典範!

取悅自己才是一輩子的事情

你看看她,伍爾芙說的女性要達到自立,必須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房間,和經濟上的獨立。嫦娥早就達到了,她不用為生計發愁,還擁有一棟雕樑畫棟的別墅——廣寒宮;她並非無人陪伴,她有天天砍桂花樹練就一副好身材的芳鄰吳剛,做閨蜜或作藍顏知己皆可;還有一隻超級乖巧可愛的萌寵玉兔作伴,閒時陪她搗藥解悶;更別提還有若干傾慕者,如不解風情的天蓬元帥,不時給她來點驚喜或驚嚇,足可讓她小姑獨處的生活活色生香。

換一個角度來看問題,是不是就會得出完全不同於以往的結論呢?當媒體紛紛給大齡單身女青年貼上“剩女”、“剩鬥士”等等妖魔化的標籤,企圖讓她們都陷入被圍剿的恐慌的時候,其實有很多內心強大的黃金剩女們,在優哉游哉地過著自己的幸福生活。

《一個女人的幸福時光》就是一本力求多方位展現單身女人“原生態”生活的畫卷,作者阿琪試圖告訴我們的是:單身並不是公害,它只是一種自然的生存狀態。和其他所有的生活方式一樣,都有些不夠完美的地方。但無論你是主動還是被動地選擇了這種生活方式,都要學會去享受,而不是被動地承受。因為,想過得快樂與否,那主動權在於你。

已婚婦女在婚後會將子女放在第一位,配偶放在第二位,雙方老人放在第三位,而將自我壓製到最後。她們每天花八小時工作,兩小時通勤,四小時做家務, 兩小時陪孩子,六小時睡眠……留給自己的時間,只有不到兩個小時了。她們的生活確實不再孤獨和單調,但這是以犧牲自我為代價實現的。但是為什麼“剩女們” 還要爭先恐後地邁入“脫光”大軍中呢?甚至是隨隨便便就找個人嫁掉算了?

弗洛姆說過,大眾心理存在一種逃避機制,個人不再是他自己,而是按照文化模式的人格把自己完全塑造成那類人,這樣可以使自己不再孤獨和焦慮。因為大眾文化反復向我們灌輸:結婚是女人的終極目標,單身的女人都是loser。所以對單身生活感到畏懼的心理,往往不是因為我們不適應一個人的生活,而是我們不適應大眾文化對我們的非議罷了。

實際上,婚姻生活並不是女性的避難所,如果你過不好一個人的生活,兩個人的生活可能會更糟。因為這意味著你需要承擔更多的責任,就像台灣女作家簡媜說的:“很多女人在獨身的時候,抱怨獨身的種種不如意之處,而結婚了,卻又在憎恨婚姻帶給她的無盡煩惱。”因為她們自始至終都沒有搞明白過,她們究竟要的是什麼?

阿琪想,這大概都是因為缺乏安全感使然吧,所以才想找個人依靠,以為會因此甩掉孤獨和壓力。而事實是,與其等待別人賜予安全感,不如自己給自己。

在婚姻生活中,女性往往要學會取悅他人,可是在單身生活中,我們的任務是要取悅自己。其實取悅自己比取悅他人更難,因為你無法欺騙你的真心。阿琪告訴我們,如何營造一個人的日子,讓快樂的感覺隨時陪伴著你,環繞著你,與幸福永遠保持零距離,是一門必修的人生功課之一。因為當你可以把自己照顧得很好的時候,才可能給別人幸福,所以無論你單身與否,取悅自己對每個女人來說都是一輩子最重要的事

做全職太太十年後的悲哀生活 女人婚後在家做全職太太好嗎?女人是否應該以家庭為重而放棄自己的事業,這個問題一直頗有爭議。下面這個情感故事講述的就是做全職太太十年後可能會遇到的悲哀生活,看完後相信你會知道答案。 在這個時代變遷的年代裡,經常聽到身邊或者電視裡有全職太太大聲責罵家裡的負心漢:我陪他走過了...

TORU YAMANAKA/AFP/Getty Images  日本女性的溫柔分為三種:   第一是語言上的溫柔。在語言方面,日本女性說話總是非常溫和、有禮,語音語氣聽來都十分溫婉。第二便是動作上的溫柔。許多較為傳統的日本女人一旦坐在椅子上就必須雙腳合併,雙手自然放在膝蓋上,身...

最近收到一個女孩發來的郵件,她說跟男朋友認識不到一個月,在他的軟硬兼施下,被迫上了三次床。她說本來不想過早地跟他做那種事,為了證明自己的愛,她只好以身相許。萬萬沒有想到,一開始熱情似火的男友在三次之後反倒急劇降溫了,面對如今開始變得若即若離的他,她心急如焚,她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 我給她回信的第一...

發出『你寂寞嗎』這一問,恐怕不少人都會默默點頭,或是若有所思。寂寞對於每個人都不陌生。在少年時,我們就曾把寂寞掛在嘴邊,彷彿只有這樣才顯得有內涵、有深度。到了青壯年時,步出校門,背井離鄉,在社會上打拼;當夜深人靜,站在這座鋼筋水泥築就的城市中,抬頭望去,處處燈紅酒綠,處處燕舞鶯歌。突然間,一股難言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