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鄧惠文: 該不該有紅粉知己或青衫之交?

夫妻在一起,如果已經有非常深入的基礎,各自有紅粉知己或青衫之交也不見得會動搖什麼。可是,這牽涉到共同的認知和誠實——伴侶中沒有任何一個人心懷不軌,沒有心存「我有可能越過界限,只是不讓你知道」的想法。有時候你覺得有紅粉跟青衫很好,問題是:如果「人選」有問題,有時反而會得不償失,不曉得什麼時候會擦出火花;因為心是會亂的,到最後可能會賠上自己的婚姻。

 

誰是紅粉、青衫的首選?

有一種適合當紅粉知己或青衫之交的人選,就是小時候的青梅竹馬。你從小就跟這個鄰居扮家家酒演老公、老婆演到大,可是你也沒有要跟他談戀愛。要談早就談了,你們已經認識幾十年,根本擦不出火花,再下去也沒有用,這種關係就滿適合當異性的好朋友。但若是剛認識的,或者明明婚姻已經很久、很扎實、穩固,你卻新認識一個朋友,那個人讓你覺得不跟他相處很遺憾,這通常很危險。就是因為那是原本關係中沒有、要新增的,裡頭通常帶有仰慕、依戀、嚮往的成分,就很有可能會發展下去。

但像是以前的同學、一起經營學校社團的好朋友、老同事等等,這種朋友多半比較沒有關係。限得太死的話,你的另一半完全沒有別的異性朋友,他可能會變得很無趣。這是一個很巧妙的界限,善於經營婚姻的人懂得收放,就是要讓另一半保持適度的野性,他才會有一點魅力。不然你整天都把他關在籠子裡,他就變成只會在籠子裡的鳥,連你自己對他都不會感到興奮。

 

只會「走路」不會跳的兔子

以前念醫學院時我養過一隻兔子,常常忙到沒時間帶牠出去玩。帶兔子出去玩又得很小心,不能去公園而要去乾燥的地方,因為牠不能吃到有水的草,否則會拉肚子。所以我很少遛兔子,都把牠放在籠子裡。過了大概兩個月,有天我把兔子放出來的時候,發現兔子在「走路」而不是在跳。照理說,兔子的後腿強而有力很能跳,可是那隻兔子卻像狗一樣,用四隻腳慢慢的走路。我用手推推牠,但牠不會跳了,因為後腿已經萎縮,牠變成一隻坦白講一點都不可愛、而且很奇怪的兔子。牠自己顯然也不太快樂,懶懶的,拿胡蘿蔔給牠吃牠也不開心。愈是看兔子那樣,就愈懶得跟牠相處;愈懶得把牠放出來玩,牠就愈不會跳。

所以每次看到夫妻把另一半管得很嚴很嚴,管到另一半連打扮的興致都沒有了(因為我穿衣服就只有給你看),我就會想起那隻兔子。一個人被豢養到失去吸引力的地步,我覺得滿悲哀的。

 

即使九十歲,也要維持女性美

記得我阿嬤到九十歲時出門都還要擦粉,我笑說:「阿嬤,我帶你去坐公車還要擦粉。」阿嬤說:「公車上有人會看我耶!」我說:「有阿公要看你喔?」阿嬤還開玩笑說:「少年ㄟ也會看我啊!哪是只有阿公。」阿嬤的意思是,她到九十歲都記得女性要保有這個年紀應有的典雅或外在美;她還是會挑衣服,注意髮型。我覺得那是很美好的感覺,是對自我身體的一種注意。

我曾看過很多臨床上的例子,夫妻關係沒有不好,但就是太無趣了。這時候如果兩個人能適度拓展自己的休閒生活,不是鼓勵對方去交異性朋友,而是增加一點跟其他人的碰撞交流,人就會再活起來。好像有一點點活水,我們會去覺察別人眼中的自己是什麼樣貌,這其實會幫助夫妻覺得另一半又恢復了吸引力。

就性治療的理論而言,太好預期與完全在對方掌控之下生活的夫妻,其性生活有時是乏善可陳的。可是當你的另一半有某種程度的異性朋友時,他其實會處在一種剛好的狀態,沒有出軌跑掉但還是有一點動力在。如果你能拿捏到「剛剛好」,夫妻生活會比較甜蜜、刺激、興奮,多一點點吸引力。但我一再強調,這是很難拿捏的藝術,你不要沒事叫你的老公出去交新的女性朋友,那後果會怎麼樣,我真的不知道。

 

(採訪整理∣李宜蓁;錄音整理∣余佩雯)

 

延伸閱讀:

» 鄧惠文:女人的眼淚是邀請,還是高牆?

» 10秘訣,與另一半重新談戀愛

» 搶救無性婚姻:8個祕訣,乾柴生烈火

 

 【本文摘自《親子天下雜誌》41期,更多精采內容請上《親子天下》官網《親子天下》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1,他房產證上不肯寫你的名,擺明了在他心裡財產比愛情重要,寒心啊,必須得分! 2,他沒房沒車,你不想蝸居,忍痛割愛,另擇高枝。   3,小三猛如虎,活生生地拆散了一對又一對戀人。 4,他已婚,苦等數年沒結果,眼看青春只剩下尾巴,你逼婚,一逼他就原形畢露,從此人間蒸發。 5,車禍案,性侵案...

「欸,你愛不愛我?」 這是他對他前任女友的印象。 並不是說他已把她的聲音、面貌、習慣之類的事情給遺忘了,事實上,他點滴 都記在心頭,甚至是她想耍壞時的微妙笑容他都銘記在心,只是,他對她印象最深 刻的,就是這六個字。 「欸,你愛不愛我?」 印象中,不管是何時何地,她都會突然天外飛來這麼一句──兩人起...

以為自己被放鴿子的他 , 在電影院前面徘徊了一個小時 , 終於看見她姍姍來遲 , 心情由焦急轉變為放心 , 再由放心轉變為埋怨 。 沒想到她竟說 :「等一小時就這麼沒耐性 , 我怎麼指望你將來對我好。」他氣得說不出話來 。「這個不可理喻的女人 , 我再也不理她了。至少 , 我今天絕不跟她說話。」他在...

我,一個平凡的上班族,除了上下班外,就是網路。他,研究所的準博士,在他的身上可以嗅出一股淡悠的茶香,因為他家是茶葉的故鄉~~鹿谷。跟他,一年多了,從網路友誼開始,然後漸漸的變成感情,雖然我們什麼都沒有說,但是,我們是相信對方的。9月21日,我依樣的上網,在icq裏見到了他的出現,『寶貝』&helli...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