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越愛老婆的男人越發達

如果覺得自己的財運不好,請回家找原因。

 

淨空法師談旺夫:

自古以來只有“旺夫”一詞,沒有“旺婦”一詞,可見只有女人才能旺男人,而男人無法旺女人。

 

什麼原因呢?面相學家根據面相找到旺夫相的女人,比如圓潤,有光澤,柔和等等,都不是根本的原因,也做不到百分百的準確。

越愛老婆的人財運就越好,男人都要看一下

現在,我從佛法的角度跟大家談談根本的原因。

傳統文化認為,女人是水做的,而水為財,是故,女人天生就是財命。

這裡的女人,是指所有的女人,而不是個別的女人。

而男人的財,只是掩藏在五行水中,這個水,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所以,對於男人來講,有一句話叫“成家立業”。

只有成家了,才能立業,所以,男人需要一個女人來旺自己才可以立業。

 

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總有一個為之奉獻的女人

今年10月,我在南寧佛友會期間來了一對夫婦,男人經常打女人。

我定心一觀,就跟這個男人說,你的財運是一年60-100萬,只可惜,你現在一年只有15萬,而且都花掉了,現在是入不敷出。

 

男人睜大了眼睛問我:

師父,快給我說說原因吧。

 

我說:

很多時候,你在談生意的時候,覺得非常有戲可以談成,但到最後,卻總是事與願違,甚至最後的結果,讓你欲哭無淚,該拿的錢你拿不到。

你知道是什麼原因麼?

男人全身一震,兩眼放光,失聲對我說:

師父,求您開示。的確如您所說,我的境遇一直是這樣的。

這個時候,旁邊一大群人都做了同樣的動作,脖子伸的長長的,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生怕自己錯失了每一個字。

越愛老婆的人財運就越好,男人都要看一下

我看了看他,開口說:

女人為水,水為財,你的妻子是你的家財,家財不安,外財莫入。

你想想,你是怎麼對待你妻子的,你的妻子心安麼?

你的妻子心不安,家財不安,外財怎麼敢進你的家呢?

 

男人看看自己的妻子,看看自己。我說,還不趕緊跟你妻子懺悔認錯?

男人一聽我的話,立馬跪下給自己的妻子磕了三個響頭,口說:

老婆,我錯了。

妻子看到丈夫給自己下跪,頓時委屈的哭了起來,這一哭,就哭了55分鐘。

 

我吩咐眾人,讓她哭,不要安慰,讓她把委屈哭出來。

 

旺夫的意義在於:

一個圓滿的家庭,需要女人做好自己的本分,也需要男人做好自己的本分。

10月底的北京佛友會又遇到一對夫婦一同前來,男人是事業有成型的,跟我討教如何進一步提升事業。

我定心一看,說:

你目前一年財運是800-1000萬,但很可惜,你只拿到了300萬,而且入不敷出。

男人的眼神像被什麼吸引了一般,急促問我。

 

我跟他講了三點:

1、你有邪淫,萬惡淫為首,積不善之家必有餘秧,這個問題洩了你的財;

 

2、妻子是水,水為財,家財不安,外財莫入。我說,要對你的妻子好一點,早點把外緣斷了。

 

3、女人為水,男人為剛,要有容乃大。

你有多大的肚量,就能盛多少財,你妻子不夠的,外財會來補充,所以,作男人的,不能斤斤計較,要懂得慈悲喜捨。

 

有人天天求財神,注定了自己是個窮人。

有人經常慈悲喜捨,那麼,在別人的眼裡,他就是財神,財神沒有錢,誰還能有錢呢!

男人立即表態,願意贊助20個失學兒童,並且,生意好了,會贊助更多的失學兒童。

 

談話中,他一直點頭,並告訴我說:的確,去年跟妻子關係融洽的時候,訂單都接不過來,後來,跟妻子關係不好以後,生意也不好了。

於是,我告訴他,怕老婆的家庭都很富裕,所謂怕,不是畏懼的意思,而是疼愛,珍惜,捨不得自己老婆受委屈。

 

請讀者反省,自己是否是個如水的女人,自己是否是一個怕自己的女人受委屈的男人。

 

如果是,那麼恭喜你,你的家庭一定富裕和樂美滿。

 

如果不是,那麼,思考一下自己的未來吧。

文章來源

在台中精明一街的某家露天咖啡館,看見這樣饒富哲學意味的牆上文學,常令路人也得停下腳步佇足欣賞,特予以轉載,與我的好朋友們一起分享-------* 有一種高低叫勢力。 * 有一種長短叫是非。* 有一種大小叫心胸。 * 有一種寬窄叫眼光。* 有一種上下叫門戶。 * 有一種左右叫創意。* 有一種貧富叫閱讀...

一個個無情的誤解,紛亂了幸福的腳步。當命運的死結終於用代價打開,一切都為時已晚。接婆婆來家安度晚年,結果卻背離我們的初衷。結婚二年後,先生跟我商量把婆婆從鄉下接來安度晚年。先生很小時父親就過世了,他是婆婆唯一的寄託,婆婆一個人扶養他長大,供他讀完大學。“含辛茹苦” 這四個字用...

女 人 打 扮 得 漂 漂 亮 亮 , 跟 你 約 會 , 不 一 定 就 是 喜 歡你, 她 只 是 想 你 喜 歡 她 。 男 人 以 為 女 人 細 心 打 扮 一 番 來 見 他 , 一 定 是 對 他 有 意。這 種 想 法 太 一 廂 情 願 了 。 即 使 沒 有 男 人 ...

愛上她,只是一剎那,女孩子的清麗與不俗在那個瞬間擊中了他,但他知道自己是配不上她的,自己又矮又醜,而且來自農村,而她家世良好,父母是北京的政界要員,男友在美國讀哈佛。所以,也只有暗戀吧。 於是在每一個她出現的地方都會有他,晚自習她坐過的椅子他會再坐,好長時間體會著那留下的溫暖;她摸過的東西他也會再摸...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