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女人能夠為自己心愛的男人,好好燒一輩子的飯,是多麼難能可貴的一件事。


「我用眼淚換來的是,發現來自幸福的能量。」
一個人也要好好活下去!!---溫蒂Wendy

被迫拆封的苦難醬包,成為人生另類調味◎溫蒂Wendy

美味的記憶─幸福溫蒂的療癒廚房

摘文試閱

十六歲,在聖誕舞會遇見生命中的Mr.Right――John。對我來說,幸福來得很突然,甚至可以說,很理所當然。

 

將近一輪的年齡差距,拉大了先生對我的包容和耐性。夫妻之間難免口角,每次只要一有衝突,先生都是主動退讓的那個人,他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我在等妳長大!」

 

天知道,在先生的羽翼護庇下,我怎麼可能會有長大的一天。況且,我根本不想長大。只要有他在身邊的日子,即使已經生了孩子、當了媽,我都還是像個天真的小女孩,喜歡在他面前任性撒嬌。

 

同樣身為女人,母親總說我真的很幸運,能夠嫁給John這麼好的一個男人。有一次生日,他送我九十九朵玫瑰花,鄰居看到他抱著那麼大的一束花回家,還忍不住起疑,我和先生的關係。

 

當時我想都沒想到,那麼健壯的一棵大樹,竟然也會有倒下的一天!

 

先生是一個生活規律、飲食節制,還每天打球運動的人。每年定期健康檢查的結果也都顯示身體狀況沒問題。當時包含我在內,身旁的一票朋友都認定,我們幾個人當中最不可能生病的人就是他。無奈,事實擺在眼前。

 

先生是在五十八歲那年開始出現腰痛症狀,但在這之前,原本就有坐骨神經痛的問題,便不由它想,一直朝這方面就醫治療,每天吃肌肉鬆弛劑和做復健。直到要籌備兒子的終身大事前的兩個星期,夫妻倆還特地飛到香港去選購燕尾服,下榻傍晚,先生在飯店裡喊腿痛到受不了,甚至還痛到眼淚直飆,我才驚覺事態嚴重。隔天回到了台灣趕緊就診,電腦斷層掃描結果一出來,醫生便宣告我的先生罹患了癌症。

 

往事,歷歷在目。至今我仍清楚記得,先生入院後的第一天,醫生就把我請到護理站,說:

「Wendy,我有個壞消息,妳先生的癌症已經擴散了…」

那時我對癌症沒什麼概念,心想,應該不嚴重吧!

 

第二天,我又被請到護理站,醫生話說得更重了…

「我告訴妳,他的骨頭都有了,癌細胞已經轉移到胸椎,而且連大腿骨頭都有了。」

我有點害怕了,開始發昏。

 

第三天,還是護理站。醫生指一邊的螢幕一邊解釋…

「妳看,他的腦部裡面已經有四十幾顆小腫瘤。」

「這麼多啊!可以開刀拿掉嗎?」我天真地問。

「不可能,這裡面只要有一顆腫瘤壓到腦幹,你先生就活不久了。」

「那…那…那…還……可以活多久?」

「樂觀一點是一個月,最短可能只有三天…」「妳了解嗎?」

主治醫師是我的朋友,擔心我還有不清楚的地方,又追問了一句。

 

「我了解!」語畢,碰一聲,我就昏倒在地。

 

醒來,睜開雙眼,我已經躺在護理站的休息室。

宛如一個裝滿沸水的壓力鍋,悶在裡頭的水蒸氣,多到隨時可能將蓋子炸開。連日承受的心理壓力,也幾乎壓得我喘不過氣來,終於,我開始放聲大哭。邊哭邊對醫生友人說:

「怎麼可以這樣子,再過十天,我的兒子就要結婚了,現場有五百個賓客要接待,上海公司員工也等著發薪水,該怎麼辦啊?該怎麼辦啊?」

 

一如往常,幸福來得很突然,先生罹患癌症的噩耗,同樣讓我措手不及。但,終究還是得面對現實,那天哭完,拿著三天份的藥,我和先生立即動身到上海處理公司交接事宜。

 

返台後,因為開始服用口服化療藥物,加上身體每況愈下,先生無論是情緒還是胃口都跟著變差。面對這樣的情況,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朝做菜方面來努力,想盡辦法變化菜色來激發先生的食慾,加上當時的他也需要多補充蛋白質,蘿蔔泥燴煮紅條魚(作法詳見一七六頁)就成了很合適的一道菜。

 

而我是在他生病後才深深體會到,一個女人能夠為自己心愛的男人,好好燒一輩子的飯,是多麼難能可貴的一件事。

 


---本文摘自《美味的記憶─幸福溫蒂的療癒廚房》一書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晚餐。 桌兩邊,坐了男人和女人。  “我喜歡你。”女人一邊擺弄著手裡的酒杯,一邊淡淡地說著。  “我有老婆。”男人摸著自己手上的戒指。  “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你的感覺。你,喜歡我嗎?&rdqu...

圖裡這個姿勢眼熟不?它叫Kabe-Don——“壓牆”,是少女漫畫裡常見的場景:痞痞的男紙邪魅的將少女逼入牆角,為防止姑娘逃跑,還伸手撐牆,把少女困​​在自己的身體和牆壁之間。差不多就是“推倒”的豎直版。 雖然這個姿勢在電影和小說...

之前有網友表示走在路上的時候,看到許多女生都喜歡戴上口罩在走路逛街,一般來說通常是重感冒的時候,才會成天把口罩戴上不是嗎?或是騎機車的時候才戴啦~~有點不瞭解戴上口罩的你們是有甚麼原因?還是有甚麼典故呢?也有網友表達了自己的看法《難怪現在的女生都愛戴口罩,看完你就懂了!》(你覺得自己戴口罩的樣子還不...

周迅穿著婚紗,在杭州的舞台上迎出了她的ARCHIE。我們對這個基本不會國語的好萊塢美籍華人並不瞭解,不知道這個看上去只有一米七的男人如何俘獲她的心。後來看到一篇周迅的訪談,說拍雨戲的日子,Archie總會拿一條乾爽的大浴巾等在攝像機後面,一聽到「cut」就快步上前把周迅像裹小貓一樣包起來,周迅也會...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