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世界上的事情沒有絕對的難易可言,影響事情難易的,其實是在你、我微妙的方寸之間。

有一位朋友,是大家公認做生意的高手,最近有機會和他一起去拜訪客戶,雙方見面第一件事,我這位朋友非但沒談生意,反倒問起對方兒子在美國攻讀MBA的情形。幾句發自肺腑的關懷,就已醞釀出知己相見的熱忱。

隨後言歸正傳,他說:「兩個月前,貴公司表示有成本的壓力,所以我請研發人員為貴公司想辦法。經過實驗之後,已為貴公司開發了一種新產品,不但可以幫貴公司將總生產時間減少十五%,還可提高材料利用率八%,不知道能不能請我們的研發同仁張先生向您報告一下?」

三十分鐘後,該客戶已欣然同意試用這種新產品,不但生意談成了,而且新產品的單價還比舊產品貴六%,你是不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呢?

■ 為人著想才受歡迎

回程車上,我請教這位朋友怎麼這麼會做生意,他笑笑說是碰釘子碰出來的,早年做業務員時並不順利,於是他就請調做採購,經過一段時間,他慢慢歸納哪些供應商他喜歡,為什麼?哪些供應商他不想見,又為什麼?結果發現了很有趣的現象:討人喜歡的供應商原來處處在為客戶著想,而不想見的供應商大多數是為了自己的業績纏得人心煩。想通了之後,他得到幾點心得:

‧精明的供應商先為客戶著想,糊塗的供應商總為自己打算。
‧精明的供應商提供解藥,糊塗的供應商販賣產品。
‧精明的供應商先交朋友,糊塗的供應商只做生意。
‧精明的供應商使客戶下次還想見我,糊塗的供應商令客戶避之唯恐不及。

帶著這些心得重回業務領域,他鍥而不捨地修練忘我,真心誠意地以客為尊,結果他發現這個曾令他頭痛的工作,反倒成了易如反掌的事。

這段親身經歷,不覺讓我想起一段寓言。話說有一群人在討論什麼是全世界最難的事,七嘴八舌後,他們得到兩點共識,大家一致認為全世界最難的事分別是:

‧把你口袋裡的鈔票放到我的口袋裡來。
‧把我腦袋裡的想法放到你腦袋裡去。

這樣的結論有沒有道理呢?乍看之下似乎言之成理,但是請再仔細想一想,這兩件事的共同受益者是誰呢?是「我」!

■ 「為我」之前先「忘我」

一談到「我」,事情就難免複雜化,許多人都知道「人不自私天誅地滅」這句殺傷力十足的老話,所以一旦「我的我」卯上了「你的我」,隱藏的自私情結就會激化成表面的衝突與困難。一旦這些衝突大到不可收拾,那麼那群人前述的結論似乎就完全被證實了。

如果冷靜地再想一想,討論事情非要從「我」的角度出發不可嗎?既然每個人都會把「I」大寫(多微妙的英文文法),那麼「我」可不可以先「忘我」呢?換句話說,我們最先考慮的可不可以是對方的需要呢?如果對方能夠感受到我們的善意,體會到我們的尊重,請問他還好意思冷若冰霜,還有理由咄咄逼人嗎?

愛情“妄想症” ,你中了幾項?   電視劇、電影看太多,除了看到別人的經驗外,也容易讓自己的觀念被其改變,甚至扭曲。於是很多人喜歡用影視劇裡的那套應用到現實愛情中,產生了“戲劇妄想症”,你是否也中了其中的幾項呢?一起來檢查一下吧! 病症1:熱...

婚禮上前女友當伴娘讓我惶恐不安 原本我和小麗商量婚禮辦得簡單一些,由於經濟基礎的原因不打算過於鋪張,但是雙方父母都不同意,一致的意見是,雖然我們都不是有錢人家,但婚禮也要辦的體面些,什麼叫體面,沒有一個標準。 為此我們特意找到婚慶公司諮詢商議此事,我們沒採納婚慶共提供的加長卡迪拉克,因為實在不想這麼...

我和丈夫有錢了但卻情盡了 靠丈夫的關係我做起了生意 2001年春天,單位一次例行體檢,我被檢查出患有腰椎盤突出,到醫院複查、理療後,大夫建議在家裡療養。那時,我剛過40歲,原來是單位的財務人員,這一折騰,工作就難以承受了,只好辦了內退手續,準備在家閒起來養老。 當時,孩子正在上初中,老公衛兵在外貿部...

知我懷孕,老公前女友趁虛而入 我和老公結婚半年,一直很幸福,但在我孕期他竟然出軌了。被我發現後,依舊與其保持聯繫。我很苦惱。 他在上個月的同學聚會碰到了以前的一個女性朋友,然後他背著我和她聯繫,通話半個小時以上,我發現後,他說,是普通朋友,如果我不想讓聯繫,他就刪掉,他當著我的面拿的手機,我選擇相信...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