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當友誼的香氣逐漸淡逝  文/shihgly/幸福露
昨日的午後,與一位女性朋友在咖啡廳的一角,享受友誼的芬芳。 

我們曾經共事過一段時間,爾後我離開,踏上了婚姻的漫漫旅程,我們不再有輕易相處接觸的機會,但依舊透過電話、信件,或者難得的碰面,聆聽對方的心事,在彼此的心窩遞上一壺溫暖,待孤寂的夜裡,啜飲友誼的甘醇。 

記得在分享的過程中,她說了一句話:「等到我們年紀大了,可以一起去泡那些歐巴桑在泡的溫泉。」隨後她又註解:「我覺得,我們一直會是好朋友。到了四、五十歲,還可以這樣聊天。」 

我微笑點頭,沒有作聲。 

晚上,我打電話給兩位許久沒聯絡的朋友,想找時間去拜訪她們。 

其實我不一定要完成這樣的邀約,我也可以任時間消逝,將曾有的記憶儲存收藏,卻不再翻閱或延續。只是回想與她們共同編織的甜美情誼,縱然不再有共同相處的環境,仍期待人與人相伴所激盪出的點滴火花。 

不過,掛上電話之後,有些抵擋不住的惆悵與失落卻攀附在心中。 

其中一位剛接到電話時,似乎嗅不到驚喜或開心的氣息。而另一位,則由先生表示,最近工作繁忙,要等一陣子才能聯絡。 

我想,我確實是有些失望。 

曾經她們都是我很好的朋友,在那些我們共處的歲月中,我們分享生活的多樣面貌,我們一起進行某些計畫,一同吃飯出遊,也共同分擔心底的難處與擔憂。我們可以說是無話不談。至少,在我的記憶中是如此。 

但隨著各自的離去,當我們不再共事共處,當我們需要刻意地與對方聯繫,好似花朵的香氣隨著時間枯萎消逝,極其自然地,那段友誼的美好也逐漸褪色變樣。即使在電話中聊聊彼此的近況或者相約喝盡一盞秋日的午茶,總會在彼此的沈默中聞到一股並非故意的疏離。 

好像也來不及哀悼或傷心。 

其實我是可以明白的,尤其是那些因為共同的活動或工作而建立的情誼,難免會在落幕散場後,當不再有共同的話題時,理所當然地歸回各自生活的軌道。 

只是,當曾有的芳香逐漸淡逝,當燦爛過的星光不再亮麗,總覺得似乎也並不因此而激發如失戀般的痛楚或企圖挽回的努力。尤其當彼此踏上生命不同的旅程,結婚的、出國深造的、成為父母的、轉換工作跑道的,因著人生際遇的變遷,也為友誼埋下不確定的分子。而這種不確定不知是否因著自己的年紀、社會的歷練,在情誼發酵變質後,竟成為一聲了然的嘆息。 

知音難尋,維繫友情也未必容易。 

特別當自己歷經歲月的更替,想要認識新朋友也越發顯得困難。因為要傳講的故事越來越多,連自己都無力回顧。或許我們鮮少真正聆聽對方的心聲,真切誠懇地期待認識一個不熟悉的朋友。或許我們只是在友誼的河岸各自行走,並沒有花費心力游到對岸的準備。或許我們等待、寂寞,卻未曾想過開啟自己的心靈。 

也或許是自己太惦記昔日情誼的光彩,總相信仍有一些感情不至於因為時間或距離而改變。 

還是有的吧!有些朋友即使久未聯絡,仍可以放心盡情地與他漫談生活的喜悅與困頓。有些朋友,其實已經沒有任何的交集,彼此還是願意,就算只是在過年時道聲恭喜。有些朋友,也許不能觸及內心的深處,總也可以在天涯的某處稍微地掛念。 

我想,感情的事情雖然勉強不來,我至少可以釀製一季的香醇。 

精采原文在這裡>> 當友誼的香氣逐漸淡逝 - 溫馨勵志文章 - 優仕網共產檔 http://share.youthwant.com.tw/D31009000.html

--人際關係是現代上班族的頭號課題根據天下雜誌所作的一項調查顯示:百分之七十的白領階級對人際關係感到最痛苦,其中以同事和主管的不合佔絕大多數,人際關係顯然已經成為現代職場中的頭號課題。只要是在群體中生活,就無法避免人際關係的苦惱,因為人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都照自己的想法來做事,所以永遠很難找到平衡點。...

習慣... 習慣,就是時間累積而來的一種動作。早上,我總是走進7-eleven。走了走,東選西選,還是選回了每天吃的三明治。進到辦公室坐下後,總是開了機收信,然後放歌,看了看,上選下選,還是聽起了那首最愛聽的。開始寫程式前,總是洗了洗杯子走近飲水機,看著瓶瓶罐罐,最後還是拿了一包就走。人生...

常常我們認為會跟一個人吵架一定是跟他感情不好,其實不然,最容易跟家人吵架,最常跟情人吵架,最會跟好朋友吵架。 想想,原來最常跟我們有爭執的人竟然都是跟我們最親密的人,而能夠跟我們發生爭執的人也對我們有一定的瞭解,所以有人常說『吵架』也是一種溝通,而願意跟你吵架的人,才是真正想瞭解你的人。&...

老師有一天帶學生坐船,當船行到湖中央時,他問學生:「有一種東西,跑得比光速還快,瞬間能穿越銀河系,到達遙遠的地方…這是什麼?」 學生爭著回答:「我知道、我知道,是思想!」 老師滿意點點頭:「那麼,有另外一種東西,跑得比烏龜慢,當春花怒放時, 它還停留在冬天;當頭髮...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