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當友誼的香氣逐漸淡逝  文/shihgly/幸福露
昨日的午後,與一位女性朋友在咖啡廳的一角,享受友誼的芬芳。 

我們曾經共事過一段時間,爾後我離開,踏上了婚姻的漫漫旅程,我們不再有輕易相處接觸的機會,但依舊透過電話、信件,或者難得的碰面,聆聽對方的心事,在彼此的心窩遞上一壺溫暖,待孤寂的夜裡,啜飲友誼的甘醇。 

記得在分享的過程中,她說了一句話:「等到我們年紀大了,可以一起去泡那些歐巴桑在泡的溫泉。」隨後她又註解:「我覺得,我們一直會是好朋友。到了四、五十歲,還可以這樣聊天。」 

我微笑點頭,沒有作聲。 

晚上,我打電話給兩位許久沒聯絡的朋友,想找時間去拜訪她們。 

其實我不一定要完成這樣的邀約,我也可以任時間消逝,將曾有的記憶儲存收藏,卻不再翻閱或延續。只是回想與她們共同編織的甜美情誼,縱然不再有共同相處的環境,仍期待人與人相伴所激盪出的點滴火花。 

不過,掛上電話之後,有些抵擋不住的惆悵與失落卻攀附在心中。 

其中一位剛接到電話時,似乎嗅不到驚喜或開心的氣息。而另一位,則由先生表示,最近工作繁忙,要等一陣子才能聯絡。 

我想,我確實是有些失望。 

曾經她們都是我很好的朋友,在那些我們共處的歲月中,我們分享生活的多樣面貌,我們一起進行某些計畫,一同吃飯出遊,也共同分擔心底的難處與擔憂。我們可以說是無話不談。至少,在我的記憶中是如此。 

但隨著各自的離去,當我們不再共事共處,當我們需要刻意地與對方聯繫,好似花朵的香氣隨著時間枯萎消逝,極其自然地,那段友誼的美好也逐漸褪色變樣。即使在電話中聊聊彼此的近況或者相約喝盡一盞秋日的午茶,總會在彼此的沈默中聞到一股並非故意的疏離。 

好像也來不及哀悼或傷心。 

其實我是可以明白的,尤其是那些因為共同的活動或工作而建立的情誼,難免會在落幕散場後,當不再有共同的話題時,理所當然地歸回各自生活的軌道。 

只是,當曾有的芳香逐漸淡逝,當燦爛過的星光不再亮麗,總覺得似乎也並不因此而激發如失戀般的痛楚或企圖挽回的努力。尤其當彼此踏上生命不同的旅程,結婚的、出國深造的、成為父母的、轉換工作跑道的,因著人生際遇的變遷,也為友誼埋下不確定的分子。而這種不確定不知是否因著自己的年紀、社會的歷練,在情誼發酵變質後,竟成為一聲了然的嘆息。 

知音難尋,維繫友情也未必容易。 

特別當自己歷經歲月的更替,想要認識新朋友也越發顯得困難。因為要傳講的故事越來越多,連自己都無力回顧。或許我們鮮少真正聆聽對方的心聲,真切誠懇地期待認識一個不熟悉的朋友。或許我們只是在友誼的河岸各自行走,並沒有花費心力游到對岸的準備。或許我們等待、寂寞,卻未曾想過開啟自己的心靈。 

也或許是自己太惦記昔日情誼的光彩,總相信仍有一些感情不至於因為時間或距離而改變。 

還是有的吧!有些朋友即使久未聯絡,仍可以放心盡情地與他漫談生活的喜悅與困頓。有些朋友,其實已經沒有任何的交集,彼此還是願意,就算只是在過年時道聲恭喜。有些朋友,也許不能觸及內心的深處,總也可以在天涯的某處稍微地掛念。 

我想,感情的事情雖然勉強不來,我至少可以釀製一季的香醇。 

精采原文在這裡>> 當友誼的香氣逐漸淡逝 - 溫馨勵志文章 - 優仕網共產檔 http://share.youthwant.com.tw/D31009000.html

(VIA,下同) 這些年中國女人頻頻樂於嫁給外國人,女人們能嫁給老外是極令人艷羨的事,不是美女的,自己也就不奢望了,是美女還要碰運氣。老外在中國受到了空前的追捧,不論阿貓阿狗,只要是鷹鼻子洋眼,那麼中國女人嫁給老外之後有那些變化呢。看看下面外國人口述的吧,娶了中國的美女究竟是倒霉呢,還是無比幸福呢...

6歲那年,瑞瑞(大名王子恆)偷偷跟媽媽說,他要娶小夥伴茜茜當媳婦。 那時候,他還不懂什麼叫愛情,以至於在那年搬家、跟茜茜分別的時候,並不覺得傷心,只是在家附近的南關街熊兒河橋邊留下了一張合影。 他沒想到,18年後,他們再相遇時,他會瞬間愛上她。  (圖片翻攝自:via 不久前,在曾留下合影...

(圖片翻攝自chefu)   最近和一位做企業的朋友聊天,他說他每次招聘高管都要請對方的太太或者老公吃飯。我說你什麼都學西方,這個也學?他說不是學誰,主要是覺得確實有用。通過對於伴侶的觀察,通過他們之間相處模式的觀察,可以看到很多信息。說的直接一點,從這個人對待伴侶的身上,你能看見他最真...

翻拍微信易讀 范冰冰李晨 近日,有網友PS了一組明星夫妻的左右臉拼合照,田亮葉一茜夫婦,鄧超孫儷夫婦,黃曉明baby等明星夫婦、情侶的“合體照”都做到“神契合”。而近期被傳煙台面見家長的范冰冰、李晨也沒有被放過,兩人被拼合的左右臉照片,無論從露齒程度...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