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淫照風波後,她說了當年阿嬌不敢說的話

“這不是性醜聞,而是性犯罪”,“我不知道我有什麼可道歉的。”在裸照被黑客竊取和曝光之後一個多月,美國影星珍妮弗·勞倫斯給出這樣的回應。
 
這是遲到的公告,早就應該被大聲說出來的清明的見解。對啊,她為什麼要道歉?她沒有做錯任何事,除非把私人照片發給男朋友和儲存在私人電腦上是錯。
 
然而珍妮弗·勞倫斯說,她也曾考慮過寫一封道歉信,但不能下筆。
 
在華人社會,2008年所謂香港明​​星“艷照門”和2010年“獸獸門”時間後,當事人都曾向公眾道歉。阿嬌說:“我承認我以前很傻很天真,這件事對社會造成的影響我覺得好抱歉。”獸獸說:“我為我曾經犯過的錯後悔。污染了大家的眼睛,我也有一定責任,在這裡我向廣大的網友說聲抱歉。”
 
淫照風波後,她說了當年阿嬌不敢說的話
阿嬌和獸獸的道歉當然都是不情不願,迫於壓力。關鍵不在於她們自己怎麼想,而在於有許多人理志氣壯地認為她們就是有錯,為了繼續吃明星這碗飯,她們就不得不違心承認。
 
但還是那個問題:她們錯在哪?成千上萬的成年人都在拍攝和私人分享照片或視頻,作為性生活的一部分,很普通,很正常,與他人無關。
 
妮弗·勞倫斯沒有防住駭客總不能算是錯;獸獸誤信了一個惡男,可這種人生教訓並不需要向其他人交代;阿嬌多年在粉絲面前裝處女其​​實不是,然而揪這個錯才是公然假裝很傻很天真,假裝相信明星會將私生活開誠佈公。
淫照風波後,她說了當年阿嬌不敢說的話
 
至於“對社會造成影響”、“污染了大家的眼睛”云云,是以“性是骯髒的”的觀念為前提反對性信息的擴散,那就應該通過自己不看和追究傳播者責任來抵制,而不是譴責最不願看到擴散的當事人。
 
但是,這麼簡單的道理卻很難和許多人講通,原因是他們對事中對錯的判斷並非基於權利與責任的分辨,而是基於漫過是非的性道德裁決,其霸道在於追究的並非基於常理的對和錯,而是只適用於女人的性,但凡女人之性被曝光就是她犯了道德罪,無論曝光是怎麼發生的。
 
偶像要符合嚴格的性道德標準,在華人社會好像尤其如此,失貞者再繼續拋頭露面就是冒犯公眾,阿嬌和獸獸都不得不暫停演藝。
 
珍妮弗·勞倫斯也擔心自己的事業受影響,但是她最終採取了與阿嬌和獸獸相反的處理方法:不是道歉,而是說出難堪與憤怒,譴責隱私侵犯和性剝削。
 
她給了這種隱私侵犯一個恰當的定性:性犯罪,沒錯,這是廣義的性犯罪,在侵犯性的自主權、借助男權生產女性的性羞恥並擴展到輿論的二次審判這些方面,與其他性犯罪都一樣,只是藉助了技術和互聯網。隱私侵犯的定性不足以描述這種行為背後的機制及其傷害後果,而詹妮弗•勞倫斯的定性真切地說出了她作為受害者的體驗,或許勇敢的受害者最有資格對犯罪定性。
淫照風波後,她說了當年阿嬌不敢說的話
 
珍妮弗·勞倫斯譴責所有看了照片的人,但法不責眾,要求大眾社會成員付出法律代價是不可能的,只能追究竊取、發布和傳播者。她所要求的改變其實更多在道德層面:個人的自律及修改譴責受害者的輿論規則。
 
能說出這些話必然是有勇氣 ​​,但恐怕更多應該歸因於珍妮弗·勞倫斯所身處的社會多少還能給她一些支持。而在這裡,至少我沒看到哪家大眾媒體在當時給予阿嬌或獸獸正面支持,在娛樂板塊上裝無辜地追踪醜聞,在其他號稱更嚴肅的版塊上裝正經地禁忌迴避,這兩種表現其實不矛盾,都是不負責任,配合起來,將事件中的傳播利益最大化,而深入探究棘手的道德問題的空間幾乎沒有。
 
所以我們這個充斥道貌岸然的社會其實極度缺乏真正的道德勇氣,包括對他人的公平以及反躬自身。因此對詹妮弗·勞倫斯的反擊的傳播非常有益:她說出了中國受害者不能在中國媒體上說出的話。
淫照風波後,她說了當年阿嬌不敢說的話

    (示意圖-圖片翻攝自duitang) 33歲的林依晨將自己的生活與事業經營得有聲有色究竟30歲之後的我們,要如何過,讓自己變得更好呢?可以參考以下這幾點... 1、這個年齡已經不允許你不成熟 當你無力把握命運中的某種愛,某種緣,某種現實,學會放手。給自己身心一個全新的開...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下同) 女人都是矜持的,不像我們男人,喜歡一個女孩就會馬上對她表白,但女孩不同,她如果對你有了好感,是不會直接告訴你的,她會用各種委婉的方式表白,所以你一定要讀懂她的暗示。 1、肢體動作 這個很重要,有很多兄弟都會很木訥,不會好好運用視線和肢體動作。發現女孩會主...

TEXT/Bella.tw儂儂 PHOTO/Voda Swim、Instagram@vodaswimasia 穿就升級兩罩杯的Voda Swim 為了解決挑不到合適比基尼的煩惱,國際名模Yulia Drummond創立了國際比基尼品牌Voda Swim,研發專利設計Envy Push Up®...

    2016年6月7日,全國普通高考第一天,江西贛縣中學高三學生鐘福英正在參加高考;遠在宜春讀大學的哥哥鐘善祺,因患白血病不幸離世。他們的父母,江西農民夫婦強忍喪子之痛,兩次做出艱難決定:捐獻鐘善祺的眼角膜,為他人換來光明;捐獻遺體,用於國家的醫學事業。圖為2016年6月7...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