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男女之間從見面到心跳到兩情相悅,再到彼此間出神入化的心靈呼喚,也 許要走很長一段路程。而從一切也許只需短短的一瞬。當昔日的真愛已不存在,當情感的繁花已被冬雨打得殘紅飄零時,人們總是習慣於停棲在愛情的樹枝上低吟淺唱,不是等待傷害自己的人回心轉意,就是也決心以同樣的方式實行報複。但這都是不明智、不瀟灑、不可愛的,最恰當的方法就是微笑地向他道聲珍重。 
把微笑留給一般的朋友不易,給有負於我們的人更是難上加難,因為最傷害我們的人可能曾經是我們最深愛的人,付出的越多,被傷害時,心就越疼。然而,我們不得不微笑。感情是件很複雜的事,相愛時理由有千條,不愛時,這千條理由一條也站不住腳,有誰能說得清?愛情無解、愛情無常,只能微笑以對,何苦擾了別人,又傷了自己?愛情本無常,但它卻是美麗的,為何我們不讓愛情繼續美麗,為何不讓那醜陋的恨也變得美麗?因為相愛過,那就為他微笑吧,把這淺淺的微笑留給那傷你最深的人。

05年的冬天,如果我再找不到工作,灰溜溜地回國幾乎成是唯一的選擇。可我再一次被拒絕了。想起那個面試官的表情,我非常想抓狂。她竟然說我的形象和我的簡歷不相符而拒絕繼續向我提問。我低頭看自己的打扮,很明顯,因為穿著問題,我被她鄙視了。我發誓我可以用我的能力讓她收回她對我的鄙視。但我沒有得到表現我的能力的...

她永遠是那個可憐的孩子,她是口吃,她不願說話,她懼怕被嘲笑。她的母親難產死掉了,唯獨剩下一個孤單的她。父親自從他母親死後,成天喝酒。她要承擔起這個家,每次只有對星星許願,不知不覺眼淚就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每天抱著母親的照片成了她最好的安慰。鄰居的男孩子總是會嘲笑她。她無助的在馬路邊哭,而男孩子卻在笑...

這樣就對了文/吳淡如 如果要我描繪出一個我理想中的「家」,它的氣氛必然很像「蝙蝠俠」電影裡的蝙蝠洞。它必須在雜亂的大都會中。是的,我非常喜歡大隱於市的感覺。一打開門,走進街頭,就可以看見紅男綠女的浮世繪。關起門來,就剩下我自得其樂。就剩下我,一個安於寂靜的我。藏在一個可以嗅到所有訊息的地...

Bye-bye,憂鬱我們的社會不斷地在進步,隨之而來的負面影響也不少,憂鬱就是其中之一。新聞裡自殺案件時有所聞,但在港星張國榮墜樓身亡後,憂鬱症的問題又再一次敲擊我們所有人的心。在精神病防治領域相當活躍的美國精神醫學會,於1987年發表了一篇論文指出:「只要是憂鬱症,都跟壓力有關。」當然,並不是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