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一個秘密

那句沒有被說出口的告白

可不可以跟你說...

整座城市都是我的告白,你聽見了嗎?

 

 

過去的告白

鬼抓人-只要鈴一響,你第一個抓住的人,便能和他一輩子在一起

夢了一個超現實的夢。

突然全世界的人都掉入一個藍黑色的空間裡,

在這裡,所有的過往都過期,重零開始。

 

只要鈴一響,你第一個抓住的人,便能和他一輩子在一起,

沒有誓言沒有背叛,情感只對彼此有意志,完完整整的一輩子在一起。

所有的人都在尋找,都在試探,有些人不懷好意,有些人躍躍欲試。

這是單向的遊戲,就算他從前恨你入骨,

不要緊,只要抓到他,從此只有你的愛是重要的。

接著鈴就響了,畫面就像一個大型的鬼抓人遊戲,有的人躲,有的人追。

 

我已經開始哭,但眼神堅定,不斷的找尋你。

在遙遠的那一端,我終於找到你了,而你也找到我,

我們看著對方,朝彼此的方向拚命的奔跑,

我們沒有說話,沒有表情,只是拚命地朝對方奔跑。

整座城市都是我的告白,你聽見了嗎?

現在的告白

第三者-跳脫出“彼此”,才真正看到彼此。

在某些特定的時刻裡,第三者是必要的,

尤其當我們迷失在你我之中時,第三者尤其重要。

如果我們永遠只溺在彼此的漩渦裡面,就會漸漸地看不清對方,

最後也看不見自己了。

 

原本讓我們如此沉浸在其中的初衷,開始變形,

不如當初迷人可愛的模樣。

一段關係的瓦解,通常在這個時候開始竄苗。

 

我們開始不清楚他在我們心中是什麼樣的地位,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看待他的。

直到我們和第三者提起他的時候,

看見自己是怎麼樣激動地介紹他、想讓別人知道他有什麼可愛的地方,

才遲鈍地發現自己多慶幸有他這個朋友,又是多麼以他為傲!

 

我常常是這個樣子的,跳脫出“彼此”,才真正看到彼此。

整座城市都是我的告白,你聽見了嗎?

 

虛擬的告白

失戀先生瓦馬席-一個正在經歷失戀的人,是無法認真談戀愛的。

瓦馬席先生這一輩子都在失戀。

他失戀的次數連他自己都數不出來,

 

他總是覺得:

他喜歡的人從來都不會喜歡他,他不喜歡的人,也不可能喜歡他。

瓦馬席先生的人生持續在經歷失戀,失戀之後再失戀。

每個拒絕他的人都是這樣回答他的:

「因為你太專注在你的失戀上了。」

 

一個正在經歷失戀的人,是無法認真談戀愛的。

可惜瓦馬席先生從沒弄懂他們的意思。

整座城市都是我的告白,你聽見了嗎?

 

小情詩告白

愛是

愛是陳腔濫調的笑話

愛是無處可逃的獵物

愛是窗口照進的月光

愛是一首你擱在床頭 

讀不完的詩

愛是黑色的筆墨暈在白色的信紙上

愛是我看見你走過來

沒有一絲猶豫

不言不語的同時

卻道盡千言萬語

整座城市都是我的告白,你聽見了嗎?

 

肖像權-因為我們如此不同,所以我喜歡你

 我是,不想說話卻無法停止的業務先生

   我是,有骨氣卻不停得罪人的揮霍少年

   我是,寧願喜歡大便都要討厭你的情竇賭氣男孩

   我是,想和大家親近的仙人掌女孩

   我是,無所畏懼的閃亮小子

   我是,張大眼睛看世界的幸運少女

整座城市都是我的告白,你聽見了嗎?

 

你呢?知道心底的自己是誰嗎? 

每個人都是世界上最不同的存在 

但也因為如此,在人和人和生活之間 

才有這麼多的衝突矛盾 

儘管如此,我們都還是想靠近,不是嗎?      

 

所以,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一個秘密

那句沒有被說出口的告白

可不可以跟你說...

 

《可不可以跟你說:微醺斑比的悄悄告白》

79折 微醺斑比親筆簽名版

再贈送獨家限定貼紙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44228
金石堂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8469295&actid=vertical

整座城市都是我的告白,你聽見了嗎?

嫂子是個可伶的女人,嫁給大哥後,生了兩個兒子後,跟著大哥東奔西走,生活過得顛沛流離。 而我老公是個穩重型的男人,從小他就比大哥優秀,書也比大哥唸得多。大學畢業後,找到好的單位,然後認識了我。我家條件好,結婚後不出兩年,我們順利買了車和房。可是,我懷孕三次都習慣性的流了產。 翻拍toments 醫生說...

本文原創歡迎個人分享轉發,媒體轉載請聯繫作者! 文丨鴿子醫生   寶寶一出生,大部分都是媽媽在照顧,喂奶、換尿布、洗澡、零零碎碎的事一大堆,還要忙其他家務,媽媽真的很辛苦,可是媽媽還是覺得自己沒做好,其實媽媽很偉大,不用給自己太大壓力! 媽媽照顧寶寶最辛苦的事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睡...

那年,她21歲,愛上了一個男人,男人留披肩的長發,穿故意剪了洞的破牛仔褲,站立的時候也沒正形,腳篩糠似的抖著,那肩膀一聳一聳做著怪樣子,嘴裡不時會冒出一句不雅的口頭語,連眼睛裡放出來的光都帶著一股子流氣。她卻把這流氣當成了酷,喜歡得如痴如醉。 (pic .via 僅為示意圖,非本人)欣欣...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