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離開大學校園,我們要帶著什麼去走向社會呢?

上大學的時候,我與你們一樣,都浪漫地憧憬著大學生活,大學之所以美好是因為我們有這樣的夢想。但是當你真正走進生活的時候,你會發現幸福的事是百分之五,痛苦的是百分之五,剩下的百分之九十都是平淡的,日復一日。而聰明人會善於把這百分之九十的平淡轉化為幸福,不聰明的人會把這百分之九十的平淡往痛苦那靠。

我給你描述一個婚後的狀態:老公在那兒看電視,拿著遙控器在那兒看報紙;夫人在那兒織毛衣,偶爾看一下電視;孩子在那兒寫作業,一晚上沒多少話。

一會兒泡完腳說,睡吧。我問這種狀況怎麼樣?很多大學生說,快離了吧。但是,我想告訴你的是,對於相當多的四五十歲的人來說,這是能想像的一種最幸福的生活。生活不會是天天放禮花的,禮花之所以好看是偶爾放一下,天天放的話,受不了。

前兩天公佈了一個中國人的婚戀狀況報告,說百分之七十的女性要求對方必須有房,希望對方有房才能結婚,男性百分之五十。

我覺得百分之百的女性都希望有房,而現實生活中,不會百分之百的男人都有房。不會,中國永遠都做不到。那麼中國的女性都單身了嗎?

人們總會因為一些其他的因素而結合的,就像我跟我的夫人也是在居無定所、前景不明朗的時候結合的,但是那是我們最幸福的時光。簡單去想,就能夠把平淡過成不平淡的滋味。其實我絕大多數的時間極其平淡:報題、想選題、看報紙、做直播,然後回家,大致如此。

生活就是這樣,只有做好了迎接平淡的準備,才有可能創造屬於你自己的輝煌;如果認為生活都該是輝煌的,那就注定平凡。

有很多人問我,白岩松你是不是現在成功了呢?

我一直都喜歡跳高,這並不是我擅長跳高,而是因為它像人生的一種比喻。你有沒有發現跳高的一個特點:越過了一個高度,就一定要擺上新的高度。即使當所有的競爭對手都沒了,他已經是冠軍了,他一定要再升一厘米,過了他就會還要再升,也就是說,他一定要以最後一跳的失敗來宣告自己的成功。我覺得這太像人生了,人最理想的一輩子,就是以最後一跳的失敗來宣告自己的成功!

很多人在說,現在年輕人不容易。我非常理解,全社會應該關愛你們,但是,不必溺愛。有人說,我們現在買不起房子,我們太痛苦了。誰說二十七八歲的人就可以買得起房子了?日本等國家一般是四十來歲才可能擁有自己比較穩定的住房,中國人就非常性急,本人擁有自己第一套房子的時候,都32歲了,是在租了8年的房子之後,連我們的孩子都是在流浪的路途中生的。你說,哪一代人的青春容易?沒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

我們在上大學的時候流行的一首詩的第一句就是“21歲我們走出青春的沼澤地”。

可見,大家也正在沼澤地裡。所以,去放大青春中那些最美好的東西,去享受這個日子,把平淡的日子往幸福那靠。所以,期待你們的將來。




在網咖裡,任何時間都會有人在吃飯,有人在睡覺,有人在玩。不論是清晨,中午,還是深夜,都有一些人挺不住了,他們用疲憊無神的雙眼仔細注視著螢幕,仿佛創作中的馬克思。他們是鐵人,阿諾史瓦辛格死了他們都死不了,馬克思挺不住了他們都挺的住,衣索比亞的難民覺得餓了他們都不餓,沙漠的非洲土著渴了他們也不會渴,他們...

中午尖峰時間過去了,原本擁擠的小吃店,客人都已散去,老闆正要喘口氣翻閱報紙的時候,有人走了進來。那是一位老奶奶和一個小男孩,「牛肉湯飯一碗要多少錢呢?」 奶奶坐下來拿出錢袋數了數錢,叫了一碗湯飯,熱氣騰騰的湯飯。 奶奶將碗推向孫子面前,小男孩吞了吞口水望著奶奶說:「奶奶,您真的吃...

小偷被人追趕,他跑進一個小巷,跳進一座老宅.老宅很大,很靜,也很荒涼.正當他想該藏在什麼地方時,一個柔弱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你是誰呀,你找誰?“ 小偷嚇了一跳.轉身一看,只見一個少女正睜著一雙大眼睛盯著他問呢. “砰......&ldquo...

一位年老的印度大師身邊有一個總是抱怨的弟子 有一天,他派這個弟子去買鹽,弟子回來後。大師吩咐這個不快活的年輕人抓一把鹽放在一杯水中,然後喝了。「味道如何呢?」大師問。 「苦。 」弟子呲牙咧嘴地吐了口吐沫。 大師又吩咐年輕人把剩下的鹽都放進附近的湖裡,弟子於是把鹽倒進湖裡...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