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離開大學校園,我們要帶著什麼去走向社會呢?

上大學的時候,我與你們一樣,都浪漫地憧憬著大學生活,大學之所以美好是因為我們有這樣的夢想。但是當你真正走進生活的時候,你會發現幸福的事是百分之五,痛苦的是百分之五,剩下的百分之九十都是平淡的,日復一日。而聰明人會善於把這百分之九十的平淡轉化為幸福,不聰明的人會把這百分之九十的平淡往痛苦那靠。

我給你描述一個婚後的狀態:老公在那兒看電視,拿著遙控器在那兒看報紙;夫人在那兒織毛衣,偶爾看一下電視;孩子在那兒寫作業,一晚上沒多少話。

一會兒泡完腳說,睡吧。我問這種狀況怎麼樣?很多大學生說,快離了吧。但是,我想告訴你的是,對於相當多的四五十歲的人來說,這是能想像的一種最幸福的生活。生活不會是天天放禮花的,禮花之所以好看是偶爾放一下,天天放的話,受不了。

前兩天公佈了一個中國人的婚戀狀況報告,說百分之七十的女性要求對方必須有房,希望對方有房才能結婚,男性百分之五十。

我覺得百分之百的女性都希望有房,而現實生活中,不會百分之百的男人都有房。不會,中國永遠都做不到。那麼中國的女性都單身了嗎?

人們總會因為一些其他的因素而結合的,就像我跟我的夫人也是在居無定所、前景不明朗的時候結合的,但是那是我們最幸福的時光。簡單去想,就能夠把平淡過成不平淡的滋味。其實我絕大多數的時間極其平淡:報題、想選題、看報紙、做直播,然後回家,大致如此。

生活就是這樣,只有做好了迎接平淡的準備,才有可能創造屬於你自己的輝煌;如果認為生活都該是輝煌的,那就注定平凡。

有很多人問我,白岩松你是不是現在成功了呢?

我一直都喜歡跳高,這並不是我擅長跳高,而是因為它像人生的一種比喻。你有沒有發現跳高的一個特點:越過了一個高度,就一定要擺上新的高度。即使當所有的競爭對手都沒了,他已經是冠軍了,他一定要再升一厘米,過了他就會還要再升,也就是說,他一定要以最後一跳的失敗來宣告自己的成功。我覺得這太像人生了,人最理想的一輩子,就是以最後一跳的失敗來宣告自己的成功!

很多人在說,現在年輕人不容易。我非常理解,全社會應該關愛你們,但是,不必溺愛。有人說,我們現在買不起房子,我們太痛苦了。誰說二十七八歲的人就可以買得起房子了?日本等國家一般是四十來歲才可能擁有自己比較穩定的住房,中國人就非常性急,本人擁有自己第一套房子的時候,都32歲了,是在租了8年的房子之後,連我們的孩子都是在流浪的路途中生的。你說,哪一代人的青春容易?沒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

我們在上大學的時候流行的一首詩的第一句就是“21歲我們走出青春的沼澤地”。

可見,大家也正在沼澤地裡。所以,去放大青春中那些最美好的東西,去享受這個日子,把平淡的日子往幸福那靠。所以,期待你們的將來。




當我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時,腦海裡想的全是你,在我人生中二十二個春秋里,從小就听著灰姑娘的童話故事,也幻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會成為灰姑娘,穿上玻璃鞋,牽著王子的手向幸福的宮殿走去。別人說,當你遇到真命天子時,你就會有所改變,以前的習慣你會隨著他的生活習慣與生活方式變化,以前的缺點你會慢慢的讓它變為你的優...

遇見一路尋尋覓覓,卻總是冷冷清清,一個人的剪影,佈滿淒清與孤寒.在兜過許多個彎角之後,好不容易我們終於又在同一座城堡遇到,一個最美麗的意外...你的誠懇,你的關切,你的貼心,讓我為之動容。喜歡勇敢的說真的喜歡你,能夠遇見你,對我來說是最大的幸福從此不管生活曾經給予我諸多不公,不管我曾經失去多少寶貴的...

畢業那年,她到外貿公司應聘。接待她的是兩個年輕的男子。一個偏分頭,一個短平頭。一樣的年輕,一樣的英俊。面試的內容很簡單。簡短地問了幾個問題之後,兩名主持者就開始扯到了別的事情上。短平頭很能說,不管她願不願意,天南地北地胡侃一通。言辭之間,錯漏頻出。她是個認真的人,容不得半點錯誤。於是坐在他們對面一個...

在我避開正組長的耳目,鬼鬼祟祟地叫過副組長華梓請求再背一遍《誠實的孩子》來代替別的課文時,我絕沒想到,我和華梓會在十餘年後重演這段歷史。與十餘年前不同的是,那次是背課文,而這次是有關愛情的承諾。那時我們上二年級。我7歲,華梓8歲。準確一點說,是14年後,當我聽說華梓毅然辭去在青島的工作而開始單乾時,...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