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用生命的熱情,來完成屬於自己的人生意義與價值

「人一生究竟要什麼?而人生的意義與價值追求又在哪裡? 」我想這是每個人都會問自己的問題。

‧ 我的人生經驗 

我先以自己成長的經歷為例。大約小學三、四年級的年紀,我就知道要用功讀書,而且只懂得追求一百分,極注重名次。進入國中後,也一直保持良好成績,有一次老師看我求勝心切,便問我:「你覺得讀書的目的只是為了追求名次和分數嗎?」這句話傷了我的自尊心,我開始反問自己:「難道我只是個功課好、會讀書的人?這就是我當學生的意義嗎?」

到了高中時代,我決定重建自己生命的意義,不希望只當個會唸書的書呆子,於是我大量閱讀,博覽群書,讓自己打開心門去接觸其他事物。其實,當你內心決定要什麼的時候,有時也是一種取捨和選擇,因為其中暗含了你決定不要什麼。

多年後,當我回顧高中以前的日子,發現那時期的學習,在於一心追求分數和成績,表面而言似乎有所偏差;不過,那時的好名次,的確讓我得到無比的肯定和價值感,現在的我,依然肯定自己當時的一心一意。我認為每個人在自己人生的各個階段,都應確知自己要的是什麼,這樣才能降低內心的矛盾。

直到進入醫學院,我更明確地知道自己要什麼。我必須在「只認同傳統醫學理念」和「走出自己的道路」之間做抉擇。這時候的我,開始追求身心靈整合觀念,也發現其中部分觀念與傳統醫學理念之間產生牴觸。雖然內心深處感到很孤獨,但我還是不管別人怎麼想,完全投入自己的世界。

大學時期,我因與王季慶女士共事翻譯、謄寫賽斯書而認識這位新時代之母。那時的我,明確知道自己要將賽斯的所有著作中文化(這個理想,至今仍未放棄)。我開始追求此階段的人生目標,視之為人生的意義與價值的完成。

醫學院畢業後,我已明確知道自己人生的道路,是把新時代身心靈觀念和我所學到的醫學觀念做整合。於是我選擇家醫科和精神科,也在工作中花大量時間與病人相處,看自己能否運用賽斯觀念,從身心靈角度來幫助病人恢復健康,以彌補現代醫學之有限與不足。

‧ 用生命熱情,追求自己所要的事物 

我深切希望自己能將究竟的身心靈觀念整合在醫療中,運用醫學中前所未見的觀念和理論來幫助許多病人;更期許能將自己所有的知識與經驗完全發揮出來,以真誠關心病人的方式來啟發病人潛在的能力,讓人們能夠在絕處中找到生機。

曾經有位年輕婦女,因被診斷出糖尿病而從洛杉磯來找我。她當時完全落入負面思考,陷於憂鬱情緒之中,我把這種症狀稱為「隧道觀點」(tunnel vision)。她自認生命已看不見出口,一切幾乎跌入谷底,不可能再看到任何生路,因而只想自殺。在經過一個多月的身心靈治療後,在我的幫助下她重塑自己的人生,重新突破自己婚姻和生命的關卡。所以,一個人只要能夠找到真正身心靈的力量,即使糖尿病也是可以治癒的。

我以追求生命理想的心情來從事醫療工作。每當我的病人病情惡化時,我的心痛也就會反應到某種生理疼痛上(例如牙痛),對我而言,這是一種挫折。不過,每次的失敗和打擊,會讓我將傷心與憤怒化為力量。我是個堅信人是可以創造自己實相的人,依然堅持走自己的路。在醫療的道路上,我不斷檢驗和實踐自己相信的新時代身心靈理念,希望能用生命的熱情去經歷和完成這一切。


「我正專心的看電視,他突然說:“我們離婚吧”。他很嚴肅,不像是跟我開玩笑。浮上我腦海的第一個念頭是:他肯定抄股虧大了,或者是得了絕症,怕連累我。我堅決的搖頭,油然而生一股要跟他共患難的豪情。他的第二句話將我打入地獄:“我愛上別人了,對不起。”&ldq...

曾經以為幸福,就是要不匱乏的金錢,不忍耐的愛情,不強求的生活才是幸福;其實當自己做著自己喜愛的事情,對自己,就是一種幸福! 我終於發現自己把自己的生活搞成什麼樣子!其實幸福是要靠自己去說出來的,當自己不停的和朋友抱怨自己的情人是如何的不好又不好,所有的朋友也會因此真的覺得妳的情人不好,因...

今天,有個朋友問我,你能接受你的愛人出軌嗎? 我說:“他要出軌,就讓他出吧,能搶走的愛人,便不算愛人。” 情到濃時情轉薄。  她不能接受,無論是精神的偏離還是肉體的出軌對她而言都是無法原諒的錯誤,相愛,不是為了背叛。 責任和自由並不衝...

要開始一段感情並不難,難的是長久地守住一段感情。在愛情裏,兩人即使確立戀人關係,也不過是一種彼此默認的角色,有時候可能連個口頭承諾都沒有,不像婚姻,還能有一紙婚姻證書以作證明。   於是感情的維繫建立在相互的信任之上,只是女人若是太相信你的男人,太過於賢惠,只會讓男人患上良家婦女綜合症,甚...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