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很對得起的愛情◎肆一

一個男人的告白:「『我為你付出了所有。』當女人這樣說時,男人解讀的會是:『天啊,我該為她負責了。』」

原來,愛情最痛的不是一段感情的終結,而是,你們分手了,但妳卻發現自己還有愛來不及給。

妳談過這樣的戀愛,因為受過傷,痛的感覺妳都還記得,所以變得小心翼翼。因此兩個人在一起時妳總計算著付出的多少,深怕自己只要不小心多給了一些,就會深陷,然後萬劫不復。妳把付出的多寡與創傷指數的高低畫上了等號,愛得很節制。妳擔心自己過多的愛,最終會讓自己受傷。

但後來妳才懂,如果說全心全意的愛都無法保證愛情的圓滿,那麼有所保留的愛又怎能夠成就。愛情的機率有多低,妳怎麼會忘了。而一開始就想著害怕受傷,也無法保證不會受傷或是傷口不會疼痛。新生的傷口總要花好長一段時間才會好,但若是再加上懊悔,則更不容易痊癒。然而這個體悟,又是用另一道傷疤所換來。

因為,每一段愛情的結束,都是末日。絕大多數的愛情都沒有第二次的機會,每一次的相愛就永遠不再,每一次的訣別也都是再不可追。錯過了就是錯過。

或許愛情結束的原因有很多,感覺淡了、移情別戀、犯錯認輸,甚至是距離遠近也可以關係著愛情的長短,但在這眾多的無能為力、可責怪與不可責怪之間,妳無論如何都不要是因為自己的努力太少。妳不要是因為自己的不夠付出,導致你們的愛情夭折。因為,在愛情種種失敗的解釋之中,「自責」最沒有藥可以醫。

所以,妳再不要這種遺憾。妳再不要心裡還有愛,卻再也給不出去的後悔。再不要在開始就想著結束,愛情還未結果就想著凋零,愛情仍舊是好的,只是以前的人不好,但不表示下一個會不好。妳再不要拿以前人的錯來懲罰下一段愛情,妳想要的愛,還是要能夠完全的投入。

愛情是要把最大的力氣拿去愛對方,而不是要努力去保障自己的不受傷。

就像是妳也明白,愛情的多不可掌握。兩個人可以在一起需要的豈只是緣分,還有那麼多有形無形需要克服的一切,最後才能成全。緣分向來都只是說明了愛情情的困難,從來都沒有給予過解答。而,妳也要不到答案。但在這麼多不可測裡,妳少數可以做到的就是去要求自己對愛負責。緣分可以辜負愛情,但妳不可以,這樣唯有在感情結束後,妳才可以理直氣壯地把過錯推給它,不去後悔。

妳厭倦了後悔。因此,妳要把每段感情都當作是最後一次、末日前夕,妳用盡全力,只希望換來一個問心無愧。愛情再多難料、人心再多難測,妳只能要求自己去做到,很對得起愛情。

如果愛情終究無克避免地會摻雜著淚水的話,妳也不要一絲一毫是自己給的傷心。

 

※本文出處:請按此

 

很對得起的愛情◎肆一

肆一/男人,不覺得愛情是生命的唯一,
但認為,有愛,生活會更有滋味。

為「姊妹淘」駐站作家、「法蝶生活館 La Fatt'e」專欄作家、ETtoday名家、BRAND 名牌誌名家、「智邦」專欄作家。

多年前的一場意外,使我由正常人一變而為暗啞殘障,其中的人情冷暖,常令我垂淚。坦白地說,我對人性是有些失望的,尤其在工作上受到的排擠和冷漠,使我幾乎已提不起求職的勇氣,但生存的問題,逼得我必須再三地去懷抱希望,再次接受被拒絕的打擊和刺傷。 輾轉多次之後,我透過社政單位的安排與推薦,進入一新聞...

喂!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嗎?那天按下enter 鍵,送出了已問過無數次的句字,我期待地等著回應。收訊息的他,是我的男友,我們已經交往了近四年,感情深厚、彼此了解,然而我們卻當未見過彼此,不知道彼此長得究竟是圓是扁。在這資訊時代,網路戀情早已是多見少怪,不過朋友們都說我們這一對似乎也該見面了才是;感情這...

我在一所工業技術學院改制成的大學兼課,教大一英文, 近兩三年來固定選用一種叫成功(Success)的原文教科書. 今年,破天荒教到一班英文能力分班下的高段班, 我決定拿成功系列裡最難的一本來當教材. 備課時,課本裡的最後一課吸引了我, 因為它的標題...

幸福與否,只在乎你的心怎麼看待 一個人,他生前善良而且熱心助人,所以在他死後,昇上天堂,做了天使。 他當了天使後,仍時常到凡間幫助人,希望能感受到幸福的味道。 有一天,他遇見一個農夫,農夫的樣子非常煩惱, 他向天使訴說︰「我家的水牛剛死了,沒牠幫忙犁田,那我怎能下田工作呢?」 於是天使賜給他一隻健...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