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很對得起的愛情◎肆一

一個男人的告白:「『我為你付出了所有。』當女人這樣說時,男人解讀的會是:『天啊,我該為她負責了。』」

原來,愛情最痛的不是一段感情的終結,而是,你們分手了,但妳卻發現自己還有愛來不及給。

妳談過這樣的戀愛,因為受過傷,痛的感覺妳都還記得,所以變得小心翼翼。因此兩個人在一起時妳總計算著付出的多少,深怕自己只要不小心多給了一些,就會深陷,然後萬劫不復。妳把付出的多寡與創傷指數的高低畫上了等號,愛得很節制。妳擔心自己過多的愛,最終會讓自己受傷。

但後來妳才懂,如果說全心全意的愛都無法保證愛情的圓滿,那麼有所保留的愛又怎能夠成就。愛情的機率有多低,妳怎麼會忘了。而一開始就想著害怕受傷,也無法保證不會受傷或是傷口不會疼痛。新生的傷口總要花好長一段時間才會好,但若是再加上懊悔,則更不容易痊癒。然而這個體悟,又是用另一道傷疤所換來。

因為,每一段愛情的結束,都是末日。絕大多數的愛情都沒有第二次的機會,每一次的相愛就永遠不再,每一次的訣別也都是再不可追。錯過了就是錯過。

或許愛情結束的原因有很多,感覺淡了、移情別戀、犯錯認輸,甚至是距離遠近也可以關係著愛情的長短,但在這眾多的無能為力、可責怪與不可責怪之間,妳無論如何都不要是因為自己的努力太少。妳不要是因為自己的不夠付出,導致你們的愛情夭折。因為,在愛情種種失敗的解釋之中,「自責」最沒有藥可以醫。

所以,妳再不要這種遺憾。妳再不要心裡還有愛,卻再也給不出去的後悔。再不要在開始就想著結束,愛情還未結果就想著凋零,愛情仍舊是好的,只是以前的人不好,但不表示下一個會不好。妳再不要拿以前人的錯來懲罰下一段愛情,妳想要的愛,還是要能夠完全的投入。

愛情是要把最大的力氣拿去愛對方,而不是要努力去保障自己的不受傷。

就像是妳也明白,愛情的多不可掌握。兩個人可以在一起需要的豈只是緣分,還有那麼多有形無形需要克服的一切,最後才能成全。緣分向來都只是說明了愛情情的困難,從來都沒有給予過解答。而,妳也要不到答案。但在這麼多不可測裡,妳少數可以做到的就是去要求自己對愛負責。緣分可以辜負愛情,但妳不可以,這樣唯有在感情結束後,妳才可以理直氣壯地把過錯推給它,不去後悔。

妳厭倦了後悔。因此,妳要把每段感情都當作是最後一次、末日前夕,妳用盡全力,只希望換來一個問心無愧。愛情再多難料、人心再多難測,妳只能要求自己去做到,很對得起愛情。

如果愛情終究無克避免地會摻雜著淚水的話,妳也不要一絲一毫是自己給的傷心。

 

※本文出處:請按此

 

很對得起的愛情◎肆一

肆一/男人,不覺得愛情是生命的唯一,
但認為,有愛,生活會更有滋味。

為「姊妹淘」駐站作家、「法蝶生活館 La Fatt'e」專欄作家、ETtoday名家、BRAND 名牌誌名家、「智邦」專欄作家。

有很多時候,覺得作決定很難;有很多時候,不是很清楚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也因此,有很多時候,喪失了許多機會。但是,有一個判斷原則可以用來決定如何決定:那一個決定為最多數動力帶來最大的生存。這是在無法下決定時的一個明燈。還要去觀察,觀察,再觀察,這樣也能幫助你做決定。在愛情中,有那麼多的機會可以做決定,...

有位心理學家曾寫道,一個成熟稱得上真愛的戀情 必須經過四個階段,那就是: 共存(Codependent) 反依賴(Counterdependent) 獨立(Independent) 共生(Interdependent) 階段之間轉換所需的時...

許多人在愛的路上舉步不前,妨礙了自己的幸福,也影響了他人的幸福。 他一直是一個很乖的人,在所有人的眼中。在父母來說,一個連當兵都能存一筆錢的孩子,他們真的沒話說,在主管眼中,他是一個只工作不說話的部屬,主管真的是沒得挑剔的,一切都在規範之內,那麼有什麼是超出範圍的呢? 有這麼一...

有人說:翁仲很可愛擁有『愛』的感覺,是人生中最大的幸福。在我們愛著人或被人愛著的時候,心中總是充滿無限的喜悅。因為每個人都喜歡被重視和珍惜的感覺。所以在被愛的同時也感受到自己的『重要』性。而當愛著一個人的時候,更可能激起從未在自己身上發掘的溫柔與寬容,望著所愛的人,一頻一笑,都足以牽絆影響自己的思...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