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3天,小小違規了。她打來電話說:“我真的必須要見你,否則,我會毀滅。”

說好了要分手的,而且我們已經說好了從此再不通電話再不見面的。

“我怕以後可能沒有機會了吧……”小小的聲音又從那邊傳過來。微弱的像是從前小小對我的耳語。我想說算了吧,然而我說出的是:“小小,我快瘋了。”

堅持了13天,不見面不通電話的我們,又回到了“老樹”。

這個水吧,是我和小小最喜歡的地方,店面很小,可是佈置的特別雅緻古樸。尤其是那鞦韆一樣的木椅,坐在上面小小就喜歡邊晃邊和我聊天。她說,這是一種享受,心情不寧靜的人體會不來。

可是今天,小小坐在我對面不搖不晃。我們誰有沒有開口。

我默默地看著小小。從前那個神采飛揚的[欣賞雨季愛情故事網]女孩,她好像真的已經忘記了還有明天,我倆誇張的大笑。

我說:“小小,今天高興我想喝酒。”

笑笑忽然一本正經得說:“今天不能喝多,我得問你幾個問題。”

小小就是這樣,每次我倆一高興她就會問很多不著邊際的問題,我就會合著她一路答下去。末了,小小都要滿足的幸福的嘆一口氣。

我們就這樣開始對飲著,慢慢的.誰都知道沒有明天,所以今天變得格外的開心。小小開始問我問題。

到底有沒有下輩子?

我說有啊,不過不一定是人吧!做人太苦了。

小小說是啊,有下輩子你不做人做什麼?

我說除了人之外,我做什麼都行。

小小說那我們還會認識嗎?

我說肯定認識,而且你是什麼我就是什麼。

小小說那麼你說我們做什麼好呢?

我說前天剛剛看了網上有人發的文章,很感動。聽那位作者的話,咱們下輩子做老鼠吧!傻傻的,呆呆的,永遠幸福的在一起,哪怕是大雪封山也暖暖的守在自己的窩裡。多好!

小小說可是下輩子你不一定會愛上我啊。

我說小小我的下輩子就是為了你去的。我不愛你我愛誰去啊?而且,我相信我們這輩子沒有實現的願望下輩子都能夠實現。我可以向你保證。

小小滿足的笑了,可是如果你不認識我怎麼辦呢?

我說我總是愛刮你的鼻子,如果下輩子有個愛刮你鼻子的老鼠那就是我了。而且,你還不相信心靈感應嗎?咱倆肯定還能相遇相知。

小小說那我們約好了,我們一定要還相愛。我們倆拉勾吧!你不許賴。

我說小小我從來不會跟你賴。

拉起小小冰涼的手指的時候,小小笑著哭了。

我為自己的無能為力而痛苦。明天都不能夠給小小,我怎麼給她那根本沒有的下輩子啊!我去洗手間了,因為我不能夠讓小小看到我的眼淚。

分手的時候,我們又互相保證,一定要為了彼此好好愛惜自己,決不能夠糟蹋自己,否則另一個人會心疼。小小趕了最後一趟車回去。在車將要啟動的時候,小小說你一定要好好的活著,否則我不答應。我會給你寫最後一封信......我最後看見的依然是洶湧的發瘋的決堤的小小的淚。

我知道小小不會食言,她說了會給我一封信。她會告訴我什麼?她會逼自己忘記我,而且我還要幫助他忘記我。多麼殘忍,人世間!我在香煙和酒精的幫助下等待著小小的信。

三天后,我收到一個小小的粉紅的信封。

小小告訴我,她要先去變成老鼠,而且要找一個暖暖的窩,等我過完長長的今生變成老鼠的那一刻她就會截住我。

信的末了,是小小的笑臉。

我瘋了一樣的去撥小小的電話,那頭是永遠的盲音。

當我笑時,我擁有整個世界,當我哭時,世界只有我!試過一個人在樹林裏數葉子,這時候,孤獨是綠色的!人生的路上,總有朋友相伴!我喜歡我的世界,因為它只屬於我自己!心累了,怎麼辦?找條小船出去散散心吧! ...

記得那是一個飄雨的黃昏,我搭朋友的便車回家,車子左轉滑過十字路口時,有一輛冒冒失失的車子竟從安全島對面車道急速大轉彎,想擠進我們這個車道來。這當然是嚴重的交通違規,最危險的是,他竟然還轉得那麼快。若不是朋友緊急煞車,他一定會撞上我們。我的朋友很生氣。不知道為什麼,在開車的時候,再怎麼好脾氣的人都很可...

如果我把滿意定義為「對自己能力的滿意度」,知足定義為「對物質生活的知足度」的話,現代人大約可以分成四種:不滿意,不知足──他們對內在和外在世界的野心都很大,企圖改進自己的能力,不斷求進步,希望自己好還要更好;但也常常因為執迷於名利的肯定和社會地位的追求,使他們忙得像一個不知道為何而轉的陀螺。如果沒有...

看到年輕的生命選擇自我了斷的消息,總是讓人扼腕;聽到長者因為忍耐不了病痛而自殺的訊息,也令人黯然神傷。自殺已經名列台灣十大死因之中。最近,我也看到一則馬偕醫院的統計數字:在該院某年接獲的四百五十九件案例中(天哪!光是一家大醫院,每天就超過一個),女性自殺者是男性的五倍,自殺年齡以二十歲到三十九歲之間...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