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宮廷怨女同性戀》

“宮花寂寞紅”,這五個字多麼深刻地描述了幾千年來千千萬萬的女性在深宮中青春之花寂寞地開放又枯萎。性是人類的一種自然需求,在正常情況下,無論男人和女人都渴求愛情、婚姻與性的幸福,可是宮女們的這種人生權利被殘酷地剝奪了。在後宮,宮女們接觸的男人只有皇帝和太監,太監是沒有性能力的,而皇帝只有一個,在宮廷女性中能得到皇帝寵幸的又有幾個呢?

在這種性寂寞與性苦悶的情況下,宮廷女性怎麼辦呢?有人逃走了,還有女性自嘆薄命,以自殺了此余生,而多數宮女是默默忍受,有時也尋求一些方法進行性的宣泄。性宣泄的方法是多種多樣的,一是和太監結成挂名夫妻,藉以得到感情上的安慰,這稱“對食”或“菜戶”;二是以手或工具進行“自慰”;三是搞同性戀。在中國古代,女同性戀多稱為“磨鏡”,雙方相互以廝磨或撫摩對方身體得到一定的性滿足,由於雙方有同樣的身體結構,似乎在中間放置了一面鏡子而在廝磨,故稱“磨鏡。”,也有一人女扮男裝,在腰間係一假陽具和對方進行性交的,這在古代的春宮畫上有一些記載與描繪。

《女尼和道姑的同性戀》

在許多古代小說中,尼姑庵、女道觀向來被描繪成養漢淫亂的場所,人們通常認為尼姑、道姑進入一般人家的閨房,不是送春藥,就是拉皮條,或是搞同性戀。有首詩說:“斷俗入禪林,身清心不清。夜來風雨過,疑是叩門聲。”就是說女出家人與人私通的情況。“三言兩拍”是明代最有影響的擬話本小說,它反映了宋元以來市井階層的生活狀況、思想觀念和欣賞情趣,其中有些內容描繪了尼姑、道姑偷漢的“淫行”。例如馮夢龍的《醒世恒言》第十五卷《赫大卿遺恨鴛鴦絳》、淩初的《拍案驚奇》卷三十回《聞人生野戰翠浮庵》都描述了男子進入尼庵,被一群尼姑拖住不放,日夜宣淫,輪番大戰,最後虛脫而死的事情。還有不少民歌民謠,都有嘲笑和尚、尼姑私通以及女尼和道姑性混亂的內容,唐宋之時,貴族女子出家為尼為女冠的特別多,其中濃粧艷抹、喜交賓客、放蕩佻達的不在少數。

《民間婦女的同性戀》

廣東順德也有許多蠶女不嫁,願終生為處女的風俗。她們被稱為“老姑婆”,同住一起,居住的地方叫“姑婆屋”。由於傳統上養蠶絲之地被視為聖潔之所,男子是不可進入的,因而“姑婆屋”也不準男子進入。這些蠶女互相結盟,滴血為約,永不外嫁;她們結拜為姐妹,親如夫婦,禍福與共,終生不渝。她們結盟的儀式稱為“梳起”。舉行這種儀式時,像新嫁娘出嫁一樣,將做姑娘時常留的大辮子梳成別的髮型,到寺內神前,當眾殺公雞喝血,拜神發誓,凡是經過“梳起”的女子,一切婚約均屬無效,而男家也不能強娶,但男家可以索取與要求賠償聘金和重新訂婚的費用,這費用就由那對結拜姐妹共同負擔。

唐代公主愛出家原因:在宮中“性自由”不方便

從古代形形色色的同性戀看來,其原因和表現是十分複雜的。許多王公貴族、達商富賈的同性戀,大部分算不上什麼“戀”,而是一種淫亂,他們對異性玩弄膩了,就去玩弄同性;有一些人的同性戀,是十足的性變態;而多數人的同性戀,則出自一些心理的變化、民俗與環境的影響,他們是真正的“戀”,是一種生活方式,而這種感情和生活方式並不是什麼罪過。



因為習慣所以隨便, 因為熟悉所以害怕, 因為信賴所以撒謊, 因為承諾所以背叛, 因為希望所以墮落, 因為沒有永恆所以… ...

誰說男人是約會遲到的累犯? 如果從第一任女友開始數起到現在的第四任,我次次準時赴約的紀錄足以領愛情的全勤獎。 現在時間是晚上七點十一分,在短短多出來的十一分鐘裡,我心裡是一片空白的, 沒想什麼,也想不起什麼,只是不停地抬起右手,看一下時間, 放下,抬起來,放下...

這年代不只找工作時要毛遂自薦,找尋姻緣時也不可以悶不吭聲。 男人雖然不愛多話的女人,但太過寡言、罕開尊口的女人,也會被歸類為無聊的女人。嚕囌女常吃暗虧,無聊女也吃不開。 小晴從少女時期開始,就有一群甜心死黨,她三十歲這一年,所有的死黨都嫁出去了,只有秀欣身邊還沒有男人。在秀欣的默許下,熱心的小晴幫...

其實投資女人是最划算的,尤其是投資一個好女人,有這樣經歷的男人一定會同意我的看法。 女人是奇妙的生物,當你真心打動她之後,她就會不斷地為你付出,直到終老一生。 想一想,你只是花一點時間陪她去吃飯、看場電影,送一些可愛的小禮物,說些能打動她的話,告訴她你將會帶給她如何一個美好的人生...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