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焚心似火/只為照你上路。穿越極地的光/抵不過似水流年的惆悵。路漫漫/掙不脫思念的情網。風乍起/已是滿城桂花香。

雖說真愛能讓折翅的天使重生,而胸懷和見識更能讓天使飛翔得更高。

正是情竇初開,青春綻放的季節。

她叫菊桑,是一個矮矮胖胖沉默寡言的丫頭。

她與他在同一個班級讀書,並且,他從她那羞怯的小鹿般的眼神中看出她是喜歡自己的。然而,裝作未知,並不說破。

是的,她確是非常非常的喜歡他,1.80的個子,一張乾淨的臉,迷人的笑容再加上風趣的笑談,都足以讓她傾心,更重要的,他有著神奇的數學天賦,有時那個數學教師難以解答的問題,他竟然可以思路清晰併條理清楚的說出簡解法,這在她看來既神秘又充滿著無盡吸引力的。

而她,卻是個腦袋裡充滿著各式各樣幻想的女孩,內心善良但極其自卑。

她個子不到一米六,卻對別人有一米六一;

體重早已超過55公斤,卻告訴別人至多有50公斤。

這種謊言說的多了,甚至連她自己也開始相信自己是窈窕淑女,等著君子好逑了。

然而,沒有。至少,他沒有對自己表達任何有意思的訊息。

班上一些膽子大些的女生都開始和男朋友“老公老婆”的叫著,她卻依然守候著他,就那樣,安靜地,淡淡的喜歡著他。

那已經是秋天了。午後的課間,她拿了一本語文書去操場上朗誦。她就是喜歡語文,確切的說她喜歡寫字,她把很多在現實中不​​敢說的不敢愛的不敢做的統統寫在那本帶著鎖的日記裡,當然包括對他的情感。

正朗誦得酣暢淋漓時,一記足球砸在了她的太陽穴上,她努力的保持著平衡,但依然沒站穩,以最難看的四仰八叉的姿勢倒在了地上,意識有些模糊。

恍惚間,她看到好像是他背起自己進了校醫室,並且語氣急急的跟校醫說著什麼。再後來,她就覺得眼皮好重,漸漸睡去了。

醒來的時刻,她緩緩的睜開眼睛,看到坐在自己床前的就是他,不敢相信!再眨眨眼,是的,就是他!意外的驚喜瞬間傳遍了她的全身,麻酥酥的,醉了一般。隨即,她為自己這種感覺感到羞恥,臉燒了,耳朵也開始跟著燒了。

他看到她醒了,臉上的表情先是捉摸不定,隨後臉又變得通紅。

他有些疑惑地說:你是不是覺得有點燒啊?我去找校醫給你量量體溫吧?

她急急地擺手:不是不是,我只是一時有點不舒服,不礙事的,你別多心!

他看著她的樣子,覺得好笑,嘴角不經意間露出一絲不知道是嘲笑還是其他意味的笑容。

在她看來,這個笑容就是他對自己友好的表示:天哪!他該不會也喜歡我吧?還是不要喜歡好了,他那麼優秀,我怎麼配得上呢?

這一刻,她想起了張愛玲的那句名言:遇見你我變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塵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歡喜的。並且在那裡開出一朵花來。她想她大概就是那朵正在開放的花吧。

正胡亂思忖間,他又開口了:昨天的事真的對不起,讓你受驚了,我不是故意的,都怨自己技術不好,連累了你。

頓了頓,他拿出一個食品袋說:這是我去早點鋪買的早點,你喜歡吃嗎?

牛奶和燒餅————

她忙不迭的點點頭:喜歡!當然喜歡!我每天早上吃的都是這個。

事實上,她對牛奶不是很感冒,對燒餅就更是討厭,那股濃烈的大蔥的味道是會讓她徹底反胃的。

但是,她依然開心的吃掉這頓在以前看來絕對難以下嚥的早餐,她認為這是他對自己僅有的體貼,不接受難道還要拋棄嗎?她是絕不會允許自己做出任何討厭他的行為的。

看到她吃的津津有味,他起身告辭:今天還有很重要的數學課,我先去上課了,你好好休息,完了我給你講一下講義。

她再一次感覺到幸福滿滿,這是多麼讓人沉醉的早晨啊!

他走了,她還兀自躺在校醫室那簡陋的床上,做起了迤邐的夢。

因為她的受傷,他們的接觸慢慢多了起來。他幫她補數學,她幫他補語文,慢慢的,慢慢的,她開始試著進入他的視線。

青春期的躁動是最瞞不過旁人的眼光的。班內流言四起,都在說他和她好上了,而且是學習互補型的情侶,真讓人羨慕。

她喜歡大家這樣的誤會,這樣的誤會讓她滿心歡喜。

而他,內心充滿了厭惡:她又矮又胖的身材,臉上還時不時露出傻裡吧唧的笑容,有時候真叫人倒胃口,若不是自己語文太爛,怎麼都不可能和她有任何瓜葛,誰讓她是語文高手呢?作文幾乎次次拿滿分,那個語文老頭讀起她的文章更是讚不絕口,沒辦法。

這時,他想起了他那漂亮的初戀女朋友:那才叫一個美麗!身高一米七,體重也就40多公斤,模特的身材加上一張略顯成熟的臉,太完美了!但最終,還是因為異地求學而沒能將這段美好的往事繼續。

轉而,他又開始想著:班上那個號稱年級十大美女之一的芯也不錯,身材長得亭亭玉立,那是公認的美不說,學習成績又好,能找她當女朋友也是不錯的選擇呢!

唉。他失落的嘆了一口氣。被敏感的她捕捉到了,輕輕的問了一句:怎麼了?有心事?

他給一個她苦笑:沒事,我就是有心事也不能說出來煩你啊!她又是欣喜:他是這麼的體貼,連煩惱都自己扛著,不讓自己擔心,真的是內外兼修的好男孩啊!

她想著想著,忽的,就將心裡默念了千萬遍的一句話衝口而出:我可以喜歡你嗎?

他聽了嚇了一跳:什麼?她被自己的魯莽嚇到了,趕緊抿著嘴,一言不發。

他不再看她,口中繼續背著枯燥無味的古文,但內心卻翻騰了起來:跟她做情侶?要不要笑死人?走在一起也太不搭調了!不行,不行!

她的內心也是糾結著責怪自己:怎麼可以那麼沒臉面跟男孩子說這個?自己喜歡他的心思,如果被他知道了豈不是要丟死人了?自己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太不矜持了!

事情並非像她想的那樣可以一成不變的一路順利的走下去,就像是電影​​裡演的那樣,那次聯考給她帶來了一個無法預測的巨變,讓她的人生徹底轉彎。

那次,他考得很不錯,語文尤其進步的快,幾乎要超過芯了。因此,他自信滿滿的去找芯表白,卻被芯拒絕了。

芯還說了他最不想听的話:你不是和桑兒在一起嗎?怎麼還來找我?你這樣的三心二意,桑兒會傷心的,你知道嗎?隨後,芯甩下一句:別再來煩我,好好待桑兒。

他生氣,他絕望,他轉念一想:都是因為她!都是她害的!我要去找她說清楚,我們根本不是什麼男女朋友!

他憤怒的,氣急敗壞的走到她的桌子邊上,一言不發,拉起她朝操場走去。她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懵了,心思轉了很多圈,卻始終沒有想到他究竟是怎麼了。

他幾乎是咆哮著對她說:你以後不要再來給我講題了,我不需要你了,我們的交易到此結束。你以為你用那點破語文水平就可以籠絡我嗎?休想!你先看看你的長相:水桶體型,大盤臉,頭髮還那麼的一根根豎起來,像個男生,誰會喜歡你?別做夢了!我只會喜歡像我初戀女朋友那樣的女孩子,漂亮高挑,又或者像芯那樣才貌雙全的校花!你一樣都不佔,還想著和我一起?別做夢了!從此以後,別再來煩我,我討厭你!

他一口氣說完了這些話,沒有停頓,沒有猶豫,只有憤怒和激烈。

她聽呆了,也驚呆了,一連兩個“別做夢”像砲彈一樣狠狠地砸在她的心上,痛到麻木。

他說完話就像甩掉包袱一樣,邁著大步走了。留下她一個人,杵在冬天無情的風裡,淚流滿面,竟不知是該傷心還是該解脫。

她只是站著,也不知站了多久,晚自習也沒去上。她不敢放縱自己坐下,她怕坐下以後就再也沒有力氣爬起來。臉上的淚也不知何時被風吹乾了,有的地方還結了冰塊。她的腦袋裡一片空白,不知道以後該如何面對這一切,去死嗎?她甚至這樣想著。

後來,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樣回到家的,也不知是怎樣睡著的,也不知夢裡她又哭了多久,很多不知道……

她沒有心情再應付高考了,她只想睡覺,因為睡著了可以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做,只是靜靜的憂傷。

她休學了,沒有參加高考。

他考上了,是省內的一所普通高校,也去讀了。

關於他的訊息,都是一些關心她的人跟她說起的。她總是對這些人報以微笑,並且說謝謝。

但這些訊息,對她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實際意義。

悲哀過後,她廢寢忘食的重新走過高三那段路程:每天五點鐘就起床開始背古文和英語,中午從不休息,晚上更是幾乎次次都躺在檯燈下睡覺。父母勸她不必如此搏命,隨便考個什麼大學就好了,她只報以微笑,繼續苦讀。

等到發榜,她的名字排第三:北京大學。很多人都為這個結局而感到驚喜,更多的是感到意外。因為,學校的老師甚至沒有註意到她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學生,她太過於安靜和沈默了。

只有她自己知道,從他對她咆哮那篇話開始。

她要告訴他,她不是一個僅僅可以利用的小丑角色,她是有才華的,她也不再是他眼裡的水桶女孩,她也變得亭亭玉立了:一米六三的個子和45公斤的體重,那是備戰高考給壓的。但總歸,還是符合了他眼裡的標準。

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了,他並不知道,她也不想讓他知道。

上大學,拿獎學金,談戀愛,她走的大學之路和其他人沒什麼兩樣。

畢業後,與大學戀人結婚,買房,買車,奔小康生活,相夫教子,她過著平淡的安靜的幸福生活。

在平淡安靜的生活過程中,她依然會在深夜睡不著覺的時候想起他,想起自己曾經是多麼的喜歡他,想的時候依舊是甜蜜參雜著苦澀,她會捶打著告誡自己:不該有這些想念。

但是,回憶仍是一個堅忍不拔的絲藤,纏繞在她的心間,不肯離去。

偶然一次,她回鄉探望父母,遇見他。

大熱天,他穿著一件很破舊的夾克衫,磨得沒顏色的牛仔褲,面容憔悴,鬍子也沒刮,頭髮散亂著像是幾年沒洗過的樣子,頹廢的蹲在超級百貨的門口,與街景極不協調。如果不是同行的高中同學捅了捅她告訴那個人就是他的話,她是決計不會認出他的。

此時的她,已是一個知名的青年作家,文章的頻頻發表,數不清的文學巡講,參觀不完的實地寫生,以及應付不完的文學筆會。

這一刻,穿著紫色長裙的她變得成熟了,高貴了,更加出落了,沒人會認出她就是當年那個矮矮胖胖沉默寡言的丫頭。

她緩步走向他,像當年似的,小心的輕輕的問了一句:你是傑嗎?你還認得我嗎?

他茫然的抬起頭,傻呵呵的笑著:嗯,是呀!你是仙女吧?你知道我老婆去哪裡了嗎?她不回家了,我好想她!說完竟像個小孩子一樣,兀自哭了起來。她被這一連串的問話和突如其來的哭聲嚇了一跳,正不知該如何是好。

還是同學走了過來,拉起她,匆匆的走開。

咖啡廳,她聽同學講起他的遭遇。

大學時代,他又追回了初中女朋友,而且癡情無比,對那女的極其寵愛。但那個女的似乎對他沒什麼感情,如流水般花他的錢,還動輒就發脾氣打罵他,可他,竟然都可以容忍。畢業後,那女的說只要他肯給她家裡拿出一百萬,她就跟他結婚。你也知道,這並不難,他家開酒店,有的是錢。給了錢,這女的就嫁過來了,但是整天跟他鬧得雞飛狗跳,家無安寧。

那女的嫌他沒出息,只會做家務來討好她;嫌他沒本事,只會靠老子生活。他也覺得這麼窩囊也不好,也是被老婆罵心虛了,便去外地創業,結果,你想,像他那樣被老婆損成是老實巴交沒有任何闖勁的人怎麼可能創業成功呢?欠了一屁股債,還是他老子還的。這期間,他老婆找了一個相好的跟著人家私奔了。他無法承受這麼大的打擊,瘋了。

她聽著他的遭遇,像是看著《當代故事》一樣,覺得是那麼的不真實。但,這一切又是從同學嘴裡講出來的,那確是,確是真的了。 

逛街此刻也變得無味了,匆匆結帳,回到母親家裡,夫君正在沙發上笑盈盈的看著她歸來:累了吧?玩得開心嗎?她勉強的笑笑:還好啦!

回臥室,夫君跟著進來,輕摟著她: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這樣的無精打采?

她說:沒什麼。稍停了停,抬頭問了一句:你覺得我有才嗎?漂亮嗎?

丈夫被她問得一愣一愣的,繼而哈哈大笑:你是知名作家,貨真價實的才女啊!說你沒才,給鬼聽,鬼都不信!你當然是極漂亮的呀,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哥們儿嫉妒我娶了個如花似玉的老婆呢?

聽著丈夫這樣的肯定和讚揚自己,她的心突然又回了位。

是啊,當愛已成傷,一切都不需要再留戀再回憶了。或許,你不斷回憶的念念不忘的美好早已經被時間無情的徹底的打碎,面目全非,無從辨認。

那麼,就讓它永遠的,永遠的,隨風飄散吧……

掌心裡縱橫著詩行,血脈裡湧動著不息的嚮往,人與人都一樣,淡定、真實、善良是人生唯一的方向。


出處來源:http://www.xiaogushi.com/

一個人能夠給別人最珍貴的禮物是什麼?「覺得一個人能夠給別人最珍貴的禮物是什麼?」一位美麗女子問我的問題。我覺得這問題很有意思,於是,也拿它問了許多人,答案林林種種,很有趣。包括:真心、讚美、誠意、體貼、智慧、尊重、包容、感情、愛、關懷等等。而我印象最深刻的答案是,問我問題的那位美麗女子說的兩個字:時...

小時候有人只講一句話 就會讓我們感激的想親他 但有時候有人只講一句話 就會讓我們恨他一輩子不知道這是一句什麼樣的話 竟讓我們的心判若雲泥仔細思索 總是叫我們難以捕捉記得一個公車上的故事 :一位男士面對兩位女士站著一個是美若天仙豔若桃李的女郎而旁邊的一位是個面貌平庸的婦女這位男士的眼光游移了...

資料來源:http://goeasy.idv.tw/article.php?articleid=302先處理心情、再處理事情學習做更好的溝通有時我們在溝通時 會不自覺地用一些『否定式』、『命令式』、或『上對下』的說話方式 例如:『你錯了,你錯了,話不能這麼說』 或是『...

男人會善變,女人同樣也善變,只不過以事實來做論據,男人善變的比例就是遠遠大於女人。很多的男人認為女人更像六月的天,說變就變,一會陰一會晴,但請看清楚,女人通常容易變化的只是表情,而不是心態。大多的女人都喜歡在男人面前耍小孩子脾氣、撒嬌,使小心眼,而且愛吃醋,這些女人一旦因為情緒不好或是某些誤會就會對...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