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做一朵永不凋謝的“女人花

做一朵永不凋謝的“女人花”

        文/紫檀情緣         

 

累了、倦了,唯一想做的就是退隱一角,做一個寂靜安然的旁觀者。看紅塵紛擾,看往事隨風!

                             題記——紫檀情緣

 

流年,依然邁著輕盈的腳步,用它的淡然,看盡紅塵種種風花雪月,悲歡離合。今夜,窗外秋雨飄飄,秋風蕭蕭,由窗外吹進來的風,帶著很深的寒意,瀰漫在屋子裡,帶著季節的傷痛。就這麼,坐在一方小小的屏幕前,被黑夜緊緊包裹著,傾聽時光的流逝……

 

一次次從喧鬧的聚會中早早逃離,一次次找藉口謝絕邀請,為的就是享受夜的這一刻寧靜。我清楚的知道,熱鬧不是屬於我的。唯有靜謐,才是我不離不棄的最愛。而我,也只喜歡做這樣一個寂靜的女人。

 

遠離人群,遠離朋友,不是我無情,而恰恰相反,是因為我太多情,多情總被無情傷。我活著,是因為我有一顆溫柔多情的心;我滿懷悲憫,那是因為這個多愁善感的季節。如果說,人生只是一場戲;如果說,我不能拒絕出場;那麼,請允許我只做一個旁觀者。而今,請允許我自己獨自哀傷。畢竟,那些曾經我都用心過。或許,這才是做為一個薄涼女子的最好狀態。

 

寫字的女子,可以杜撰很多故事,筆下的人物悲歡離合全由自己做主,可以由自己一時心之所好。我可以給它一個完美的結尾,也可以給她一個斷腸的結局。而生活卻不是我能夠編排的,我只能努力地去尋覓,尋覓那個懂我的,也是我懂的人。哪怕只有一朵花開的時間,我只想要一個唯美的結局。有嗎?

 

想想,已經有一個多月沒去看那盆一帆風順​​了。起身走到陽台外,拿了水壺想給它澆灌點水。一直都很喜歡花花草草,可是,卻因為不怎麼會打理,經常是買回家時生命力旺盛的她們,沒過多久就夭折了。不是因為我的太勤快而澇死,就是因為我的遺忘而旱死。每當那時,我的心裡總是對那些死去的她們充滿歉意。

 

記得當時買這盆花,第一眼吸引我的就是她那綠葉叢中的兩朵淡雅的白花,靜靜地開放著,默默地等待著,好像在等待著誰的來臨!就這樣一下子被它打動了,也沒想過她被我搬回家後會有什麼樣的命運,只是一昧的認為,這兩朵花就是為我而開,為我等待。

 

於是,她就成了我客廳裡的貴客。沒想到因為太過珍愛,整天把她放在客廳裡,時不時的從客廳搬到陽台,又從陽台搬到客廳,就這樣折騰了二個月左右。到最後,不但雪白的花變成了焦花,而且連葉子也開始焦了。

 

對我來說,這花,我已無回天之力。漸漸的,就對她失去了那份耐心。於是,一狠心,把她搬到陽台上讓它去自生自滅去了。這一放就是一個多月,這些日子以來,基本上就沒有去看過她,更別說去澆灌她了。就在我蹲下身的那一刻,她給了我一個很大的驚喜,這盆被我遺忘已久的一帆風順,竟然開了一朵雪白的花,素雅的,靜靜地佇立在那裡,默默吐露著她的芳華,好像要對我訴說她的存在……

 做一朵永不凋謝的“女人花

在這無人問津的一個多月,在這寂寞的一隅,在沒有得到任何的照顧情況下,這朵花卻開得如此燦爛美麗,而且顯得格外的白。她沒有感慨我對她的不公,怀揣著屬於她的夢想,忍受著孤獨與煎熬,在痛苦中奔放自己的生命。我無法想像,這是一朵多麼堅強的花!她,就在這樣的環境裡,默默的,驕傲地怒放著,怎能不讓我肅然起敬!

 

一朵花,一旦盛開,便是踏上了一條不歸路。凋零,是它最終的歸宿。花兒的淡然,不曾因為我的遺忘而有所怨言,也不曾因為我的悉心照顧而獻媚,她只做了她自己。靜靜地綻放在自己的角落,吐一縷幽香,展一世從容。坦然地綻放,悄然回歸。這是怎樣的一種超然?細細看著這朵花,在她面前,我的心中不由生起了​​一絲愧然!她,給了我另一種堅定的信念——生命可以無人喝彩,但絕不可以白白虛度!

這個世界,對著你笑的人太多太多。真心包容你的,太少太少。不後悔,莫過於做好三件事:一是知道如何選擇;二是明白如何堅持;三是懂得如何珍惜。手不是用來打人的,而是用來擁抱你所愛的人;腳不是用來踢人的,是用來向理想的目標邁進的。一個人的孤獨苦悶,往往不是因為別人不理會自己,而是因為心中放不下別人。青春是一...

不要經常去試探男人,更不要以分手作為威脅,當你經常給他這種暗示,他的潛意識就會做好分手的打算。經常以分手為威脅,會使真正愛你的男人懷疑你們是否真的合適。當產生否定結論時,愛你的男人會為了你的幸福答應分手。 1、你的衣服不用以量取勝,收起那些不合時宜的蕾絲、花邊或者娃娃衫,從今天起你得保證掛在衣櫃裡...

首先我們看看,新【婚姻法】的新規定:   1,不管婚前婚後,如果由父母出資買的房,登記在自己子女名下的,則認定為個人財產,不屬於夫妻共同財產。   2,婚前買的房子,登記在自己名下的,屬於個人財產,離婚時不進行分配。   3,婚前買的房子,婚後房子的升值部分與配偶無關。...

我有個很好的朋友叫Yo,她在我失戀的時候一直陪著我說話、看書、逛街。 她給我講過一個故事:她大學時有個特別好的閨蜜叫劉穎,因為人特別率性,所以大家都叫她劉大哈。劉大哈有個特別帥的男朋友,他們兩個在一起9年了,但是,在他們談戀愛的前5年,她的男朋友曾劈過5次腿,分手過3次,每次都是男方提出的。 劉大...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