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朋友說,在失戀的兩個月後,她才突然驚覺自己竟不知不覺養成自言自語的習慣。
她說,那真是蝕人心肺的兩個月,她意外的沒有嚎啕、沒有頹廢、沒有作任何傷害自己的事,她不曾喝酒、不聽悲傷的歌、不向朋友作無謂的訴苦,她說,這樣算成熟、算健康了吧!
我點頭。那妳如何排解呢?

不需要排解,她說。只是不停的讀書,把很硬的哲學一遍又一遍的讀過, 然後接了一大堆CASE來作,寫寫寫,寫到自己每日油盡燈枯,連多年的嚴重失眠都不藥而癒。偶爾有幾次從睡夢中悠悠醒轉,面對一室的幽黑,突然意識到那人已經離去,一陣嗆人的辛酸玄然湧起,心知情緒就要排山倒海,她立刻起身打開電腦,將所有的力量灌注在十指上,繼續將未完成的文字敲在鍵盤上。

她說,清醒的大多數時間,她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樂,在那些無窮的自我開拓中,她找到了另一個自己,她驚醒到。過往不知虛擲了多少的光陰在感情的糾葛上,苦苦纏彿了他,也困住了自己。然而,現在她找到了作為一個人生存的喜悅,那些生命裡層從未被耕耘過的角落,如同澎湃的潮水,在在湧現出激昂的力量。

直到有一天,辦公室裡的同事疑惑的問她,近日怎麼老是聽見她說個不停?她愣了很久,才明白自己一直是自言自語。

或許,也不能說是自言自語,其實一直在對那人說話。長久以來,她總習慣把生命中的點點滴滴,訴說給那個人聽,即使現在他不在身邊,但又擔心他打電話來;又擔心他突然出現在家門口,自己會不知所措,不知該如何展現她這陣子的努力與褪變,於是在冗長的會議中、在工作與工作的空檔間、在風景相同的車程裡,她就那樣將話語反復練習。她說,她做了一切來防堵幾近崩堤的情緒,怎麼知道,「心」還是傻傻的假裝忘記,忘記他已離去。

她說著竟紅了眼眶。我無語。



精采原文在這裡>> 假裝忘記他 - 溫馨勵志文章 - 優仕網共產檔 http://share.youthwant.com.tw/D31006643.html

蔡依林是個毀譽參半的歌手,很少有一線歌手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即使事業已經登頂人生新高,造型從濱崎步向碧昂斯靠攏,感情有了白馬王子錦榮,仍舊有個人或團體窮盡各種技能來黑她。於是,蔡依林有了這樣一首新歌《PLAY 我呸》(以下簡稱《呸》)——這是對自己...

犯了錯,想重生得到大家的諒解,你會怎麼做?是到處和人家懺悔,表示永不再犯,還是檢討後,探尋能讓自己向上提升的方法,使自己重生?在諮詢生涯裡我發現,每位訪談的朋友都有相同的特性,就是「只靠一張嘴做事」。我只要聽到朋友們和我說,一定會改變或一定會證明給大家看…等等之類的話,我的心就往下沉了...

一天,男人喝的飄飄的回家,進門,開燈,喊女人的名字,沒人應他,一低頭,就看到了女人放在鞋櫃上的離婚協議書,男人發了愣,沒想到她會來真的。 以前他們也會鬧,但至多是她慪氣不肯裡理他,或者跑回娘家住幾天,過後就自動和好了。可這次,女人顯然是動了真格的。就為了沒給女兒開家長會,他說太忙,沒時間。女人就惱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