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著名的心理學家 弗格姆(E.Fromm)在他的名著(愛的藝術)中有這麼一句名言: 
不成熟的愛是 -- 因為我需要你,所以我愛你 ---- 
而成熟的愛是 -- 因為我愛你,所以我需要你 ---- 

一個人付出的愛是不是成熟,從他最原始的動機與表達得到驗證。 
如果是基於需要(例如:因為我孤單、寂寞,所以我需要你陪我與安慰), 
那麼他所說的愛其實不是真愛,而是一種條件的需索卻假冒愛的名義。 
這假愛的鑑別非常容易,就是當他的需求已得到滿足 
(例如:因為你的陪伴安慰,他已不再感到寂寞), 
便會對你的存在覺得多餘與厭煩。 
所以,當你的情人電話給你,訴說他見不著你的日子真是茶不思飯不想, 
而求你趕過去給他看看的時候,你且慢高興。 
因為說穿了,他只是要你去給他下飯罷了!他只是需要你,那裡是愛你呢! 

而真正的愛是無條件的自由付出,所謂需要,其實只是一種邀請: 
他需要一個人和他共同完成這樁愛的事實,所以他對你提出邀請了。 
而這樣的真愛也很容易鑑別,就是當你對他的邀請婉拒甚至只是沈吟的時候, 
他立刻就能尊重你的意願而停步,而不會死追活纏,非要你答應才甘心。 
何以故?只因他並不是荏弱的人格需要你去支持,而是秉其人格的獨立堅強, 
願邀你分享他生命的美好時光。因此我們說愛的第一要義就是自由, 
這一方面是指愛的付出應當基於自由意志,而別無潛在的陰暗動機。 
一方面則是指對對方人格自由的充分尊重, 
而不在付出的愛上面附帶有渴想、期望、要求乃至逼迫的壓力。 
而真的相愛是一種愉悅甜美的經驗,而不是互相剝削的債務。 
但許多情人的相處卻總是從無私的愉悅始,而以沈重的負擔終。 
情人總忍不住想用對方的束縛來保障自己的安全,卻不知只會帶來更多的煩憂。 
而一個願意對方完全自由的人,又有誰捨得離棄? 
只是道理雖然簡明,當事到臨頭,總是不容易做到罷了!!!! 

有人問:『你為什麼喜歡一個人?』 
我只能夠說出為什麼不喜歡一個人,卻說不出為什麼喜歡個人。 
喜歡一個人,是一種感覺。 
不喜歡一個人,卻是事實。 
事實容易解釋,感覺卻難以言喻。 
愛情是忽然有一個人,我們覺得一見如故, 
很想靠近他,我們的內分泌忽然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很想擁抱他。 
以後,無論快樂或哀愁,我們也想不起當初為什麼愛他。 
只有當我們不愛一個人時,才會找出不愛他的原因,因為我們開始挑剔。 
任何一個人,只要你去挑剔,一定找得出缺點。 
越去挑剔,缺點越多,我們便可以說出為什麼不喜歡他。 
我們想買一件衣服時,即使發現他有小小瑕疵, 
埋怨幾句,也肯將就,因為只有這一件, 而且我們太喜歡它了,瑕不掩瑜嘛! 
假使我們根本不想買那件衣服,它的小小瑕疵便是致命傷。 
我們更會努力地找出其他缺點,譬如質料不夠挺,顏色太鮮豔, 
向售貨員證實,我們不是隨便來逛逛的,我有認真考慮過的呀! 

我希望做這樣一個女孩,當人們提起我時,總會面露微笑,蹺起大拇指,由衷地贊上一句:“這姑娘……真是條漢子!”——偽娘們,你們內疚嗎 別和小人過不去,因為他本來就過不去;別和社會過不去,因為你會過不去;別和自己過不去,因為一切...

現在,他躺著,她站著,在這高高山巔。風送草木香,燃燒柏枝的香氣格外濃郁一些。這從前的一對夫妻,現在一個墳裡,一個墳外。她看丈夫新添土的墳,感嘆他比自己有福。她葬他,誰葬她呢? 白雲飄動的樣子像她的心情,散漫去,無拘謹。回顧二十年的婚姻,之於她,就像一所學校,她如幼童,從123,從aoe學起。起初她...

一位大師有兩位愛徒,這一天,大師吩咐他們外出撿拾一片最完美的樹葉。這樣的任務看似隨意輕鬆,卻最能考驗人的心神境界。 一個徒弟在外邊尋尋覓覓,最終一無所獲。他伸出空空如也的雙手解釋說,他見到了無數樹葉,但是怎麼也挑不出一片完美的葉子,不是不夠完整,就是不夠滋潤,不是太肥厚,就是太單薄…...

一直到現在,我每看到在街喧喝汽水的孩童,總會多注視一眼。而每次走進超級市場,看到滿牆滿架的汽水、可樂、果汁飲料,心裡則頗有感慨。 看到這些,總令我想起童年時代想要喝汽水而不可得的景況,在台灣初光復不久的那幾年,鄉間的農民雖不致飢寒交迫,但是想要三餐都吃飽似乎也不太可得,尤其是人口眾多的家族,更不要...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