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喪偶的男人,在喪禮上,笑臉盈盈的招待來訪的親友,弄得親友不知如何是好。很尷尬,想安慰他,他好像很樂的樣子,不安慰他嘛,那來做什麼呢?甚至有的親友心中有點氣憤的想著:「人是不是給他暗算做掉的啊?」沒人去問這個喪偶的男人。

 

終於出殯的日子來了,女方的家長,實在按捺不住了,在靈堂上破口咒罵這個男人,相處的二十年老婆死了還笑得出來,是不是有什麼內情?

 

只見他默默的聽著,不做任何回應,直到罵完了,眾人眼睛全都看著他,等他的反應。他才說:「謝謝指正。」哇咧……他的臉還是笑笑的,女方的家長差點沒氣昏過去,就衝向他面前去,一手揪住了他胸前的衣領,揮拳就打下去了,這個男還是笑笑的,但嘴角已流出一條血河了。這時反而是女方的家長心中一陣寒憟,自覺性的害怕了,難道這個人己瘋了?

 

喪事就在一場鬧劇中渡過了,當天夜晚,女方的家長擔心,早上的舉動是否不當,偷偷的折回偷看這個男人,倒底是怎麼一回事,只見他抱著亡妻的照片呆坐在客廳中。一個小時,二個小時,三個小時,連動都沒動,也沒出聲音的,女方的家長看不出什麼異常的,就回去了。

 

想說來看一下好了,第二天,一大早女方的家長又去看了,誰知只見他還是呆坐在那裡,抱著亡妻的照片,這下女方的家長心急了,怎麼說也是二十年的半子,至少關心一下,就敲了門進去了。

 

門沒鎖的,他頭也不回一下,續繼抱著照片,女方的家長問:「你怎麼了啊?」

這個男人說:「我一生都在忙東忙西的,自認為是為了她好,為她在打拼,她的埋怨我都不曾理會,從沒好好的聽她說一句話,直到最後她病得很重時她向我說一句話:『你可以聽我一句話嗎?』我為了讓她高興,我說:『我一定聽!』」她說:「我知你是愛我的,我也愛你,我要是死了,你一定會哭的,但我不要看見、聽見你哭,好嗎?你要笑笑的幫我把後事辨好,你一生都沒答應我什麼,就這一次好嗎?」

 

他說完眼中有淚光,但淚水卻不掉出來而是往肚子裡流,因為他答應了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我一定聽!」

 

很多人忙忙碌碌的工作為了能讓家人過的更好,幾乎將所有的時間花在工作上,卻忘了該多花點時間來陪陪家人。許多現代年輕夫妻,為了及早打下經濟基礎,各自打拚的結果是,見面的機會少了,講的話也少了,感情更淡了,長此以往,即便是賺到了錢,也失去了婚姻。

 

很多人會不平的問:「我這麼辛苦,竟然換來這樣的代價?」這則故事,或許能夠提供些許啟示吧!夫妻關係是需要平時點點經營的,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取代。

  ■合適的鞋,只有腳知道;合適的人,只有心知道。     最好的時光,是彼此都在,卻可以不見面;最好的感情,是雙方都懂,卻不用說出來。陪伴不一定時刻,只要心裡有;感情不一定表白,只要感覺到。語言不是全部,用心感受;誓言不是永遠,以心相守。...

愛一個人最重要的不是海誓山盟和甜言蜜語,而是彼此心中共同守護的白頭偕老的信念。一旦信念崩潰,曾經的鑿鑿誓言隨風而逝,剩下的只是滿地心傷的碎片。彼此堅定的相信會白頭到老的信念,給愛一個堅強的後盾。 手牽手旅行在​​陌生的城市 兩個相愛的人能夠手牽手旅行在​​陌生的城市,這是情人間最浪漫、最幸福的事。...

1、你以為不可失去的人,原來並非不可失去, 你流乾了眼淚,自有另一個人逗你歡笑, 你傷心欲絕,然後發現不愛你的人, 根本不值得你為之傷心,今天回首,何嘗不是一個喜劇?情盡時,自有另一番新境界, 所有的悲哀也不過是歷史。   2、我們愛過的人、我們一度以為可以廝守的人,後來不都是跟另一個人...

當我們愛上了一個人,我們就要和他共同開始一個新的生命歷程。但生命無常,有時死亡也會提前把我們分開。這封情書是一位悲傷的孕婦,寫給她死去的丈夫李英太的。這個16世紀的男人是在韓國安東市的一座古墓裡被發現的,他是高城依家族的一員,在他的愛人30歲的時候,他就已經去世很久了。儘管他已經死去很久了,但是這曠...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