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女人,如果愛上一個男人,她可以為他做很多。 



她可以生孩子,生多少個適隨男人尊便;她可以湊仔,同時又做工,並貢獻部份薪金交水費、電費、供車、供保險;她可以照顧病患者,服務範圍包括男人、孩子、老爺、奶奶,甚至連菲傭病了,都由她來照顧;她更可以捱苦,老公窮她志不窮。 



對於愛情,女人只有一條底線:不可以接受男人不忠。 



「不忠」這兩個字很大很礙耳,男人不忠,對女人來說,是千古之罪,不可原諒,她寧願在日後走一條更艱苦、孤獨的路,都不肯跟不忠的男人再睡同一張床,因為當她遠遠看見男人的身影,腦裡便會飄過兩條肉蟲的纏綿場面,一想到便想吐。 



男人後悔了,努力挽留:「是我不對,但我對她是沒感情的,也不知道為甚麼當時會糊塗起來,我答應以後不再犯,請不要離開我。」 



女人很絕情,心死了便不回頭,管男人一道歉、二挽留、三拉著她的腳不放,她不原諒你就是不原諒你,她會哭著罵:「我為你付出這麼多,你竟然搞女人,風流快活?」 



事實上,男人是「風流」了,但可能並不「快活」,甚至乎,在越軌的過程中,一點感覺都沒有,對那些野花沒感情也不留戀,試過了一次,也不心思思試第二次。 



女人很難相信「偷吃」可以是這麼簡單的一回事,但是,事實很可能就是這樣:那只是一次沒有認真考慮後果的活動,就像本來答應了媽媽回家吃飯,路過街邊的熟食檔時,被檔主兜搭幾句,覺得頗吸引,於是買了串魚蛋來吃,也不打算吃飽,回家後仍然可以坐下來享天倫樂吃飯,「偷吃」的事情卻不幸被媽媽發現了。 



是不是因為不愛媽媽做的菜,所以才吃街邊魚蛋呢?不是。 



是不是吃了一次魚蛋,便打算吃一輩子魚蛋,不再留戀住家菜呢?不是。 



是不是覺得魚蛋很美味,勝過家中佳餚呢?也不是。 



吃了魚蛋,是不是等於愛魚蛋檔主多過愛媽媽呢?當然絕對不是。 



但是,媽媽很生氣,覺得給背叛了,並決定以後不再煮飯。 



若果早知後果如此嚴重,那串魚蛋不吃也罷,反正不是非吃不可;但是,當時就是沒有好好想清楚後果,迷迷糊糊地幹了。 



有些男人的確很壞,但更多男人只是蠢。他們蠢在以為可以隨便從任何一段關係裡得到「快樂」,事實上,那只稱得上是「歡娛」;更蠢的是,男人經常忘記警愓自己,為了得到短暫的歡娛,很可能失去長久的快樂。 



感情上的偷吃事件如果發生了,仍然是男人不對,可是,若然他只是「無心之失」,並非處心積慮,勉強還可以原諒;他發誓以後不再犯,也不無可信性。有種女人是這樣說的:「男人逢場作戲很平常,他對那些野花沒感情,只要玩過後,他還懂得回家便成了。」這話也有它的道理。 

精采原文在這裡>> 不快樂的歡娛 - 溫馨勵志文章 - 優仕網共產檔 http://share.youthwant.com.tw/D31005652.html

當我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時,腦海裡想的全是你,在我人生中二十二個春秋里,從小就听著灰姑娘的童話故事,也幻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會成為灰姑娘,穿上玻璃鞋,牽著王子的手向幸福的宮殿走去。別人說,當你遇到真命天子時,你就會有所改變,以前的習慣你會隨著他的生活習慣與生活方式變化,以前的缺點你會慢慢的讓它變為你的優...

遇見一路尋尋覓覓,卻總是冷冷清清,一個人的剪影,佈滿淒清與孤寒.在兜過許多個彎角之後,好不容易我們終於又在同一座城堡遇到,一個最美麗的意外...你的誠懇,你的關切,你的貼心,讓我為之動容。喜歡勇敢的說真的喜歡你,能夠遇見你,對我來說是最大的幸福從此不管生活曾經給予我諸多不公,不管我曾經失去多少寶貴的...

畢業那年,她到外貿公司應聘。接待她的是兩個年輕的男子。一個偏分頭,一個短平頭。一樣的年輕,一樣的英俊。面試的內容很簡單。簡短地問了幾個問題之後,兩名主持者就開始扯到了別的事情上。短平頭很能說,不管她願不願意,天南地北地胡侃一通。言辭之間,錯漏頻出。她是個認真的人,容不得半點錯誤。於是坐在他們對面一個...

在我避開正組長的耳目,鬼鬼祟祟地叫過副組長華梓請求再背一遍《誠實的孩子》來代替別的課文時,我絕沒想到,我和華梓會在十餘年後重演這段歷史。與十餘年前不同的是,那次是背課文,而這次是有關愛情的承諾。那時我們上二年級。我7歲,華梓8歲。準確一點說,是14年後,當我聽說華梓毅然辭去在青島的工作而開始單乾時,...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