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乖——比標準答案更重要的事/侯文詠

不乖——比標準答案更重要的事

侯文詠

1

根據辭海的解釋,所謂『乖』指的是:孩子懂道理而不淘氣。換句話,『乖』指的是順服。

也許有人要問:這樣的乖有什麽不好?

在我看來『懂道理,不淘氣』沒什麽不好,問題出在這個孩子懂的『道理』到底對不對,有沒有道理。

先來講個故事吧。

我有篇文章被收錄進國文教科書裡去了。那年我的孩子正好是第一屆讀到這篇文章的9年級學生。他們班上的同學就對他說:

『你回去問你爸爸,他這課到底要考什麽?』

於是兒子跑回來問我。

我不聽還好,一聽了差點沒昏倒。我生平最痛恨考試了,沒想到自己的文章變成了別人考試的題目。我還清楚地記得自己自大學聯考(現在叫指考)之後,第一件是就是把論語、孟子這些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拿去燒掉。

(望著熊熊一陣火心裡還一陣快意暢然……)

我抓了抓頭,尷尬地說:『我真的不知道學校老師會考什麽耶……』

『可是,』兒子著急地說:『你是作者啊。』

『問題是我當初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讓人拿來當考試題目的啊。』

結果我當然想不出什麽題目來。

後來學校真的以那課的課文為範圍考了一次試。

兒子考完試之後,我突發奇想,請他把考卷拿回來讓我也考一考。

本來不考還好,一考之下我發現我不會寫的題目還真多。我寫完了試卷,兒子對照答案,竟只得到八十幾分。兒子用著沉痛的表情告訴我:

『爸,你這個成績拿到我們班上大概只能排第十三、四名。』

我聽到是有點愣住了。考十三、四名當然成績雖不是很糟,但這起碼表示:我們的制度更認同那十二個比我分數更高的同學。

那十二個考得比我好的同學當然很值得驕傲。但我擔心的不是他們。而是我們這樣的教育制度最後會把我們帶到哪裡去?

這實在很可怕。如果所有的人都很『乖』,家也全循規蹈矩地變成了拿高分的考試高手,將來誰來當作者寫文章給大家讀呢?

這樣的學習制度當然是有問題的。

本來,學習國文的目的是為了要培養學生欣賞作品的能力,並且在欣賞的過程中學習到用中文表達的能力。然而,在這樣的制度下,學生的思考全被文法、辭性這些技術性的問題給占據了,以致於考試能力固然很強,但卻加深了他們對中文的疏離。這樣的疏離,不但使學生失去了從閱讀得到感動、思索人生的機會,甚至連將來寫出通順流暢的文章也都大有問題。因此,就算國文考得了高分,又有什麼意義呢?

雖然這只是我們可以舉出來的千千萬萬個例子之一,但這樣的例子也正是『太乖』了的最大的風險之所在。這樣的風險在於: 

一旦主流思考錯了,我們就再也萬劫不復了。

東方文化向來重視傳承,不聽話的孩子叫『不肖』(意思是,孩子和父母親不一樣。)孩子聽父母親的話叫盡孝,臣子聽君王的話叫盡忠,於是我們有了忠臣出於孝子之門的傳統,有了黃帝、堯、舜、禹、湯、文、武、周公……這一脈不能違背的前輩。在這樣的文明裏,一個後代最了不起的德性就是做到把先人的想法『發揚光大』。

問題是,這就是一切了嗎?

先人就不出錯嗎?如果從黃帝開始就是錯的,我們怎麼辨呢?就算黃帝是對的好了,一直到了堯、舜、禹、湯,假如就在湯的時候時代發生了巨大的改變,誰又敢保證黃帝時代的看法,到了湯的時代,一定合適呢?

一旦如此,誰有能力讓那些錯的改成對的?

『乖』的文明固然能夠擁有穩定性,卻缺乏對變動的適應能力。這樣無法「自我改變」的文明當然是危險的。

長期觀察雁鵝的諾貝爾獎得主勞倫茲曾有個很有趣的觀察:

他發現由於母雁鵝喜歡色彩艷麗、翅膀肥厚的『肌肉男』型公雁鵝,同種競爭的結果,一代一代的公雁鵝變得色彩愈艷麗,翅膀也愈肥厚。不幸的是,鮮艷的色彩使得雁鵝更容易在暴露,肥厚的翅膀更減緩飛翔的速度。這一切「同種競爭」的優勢正好是「自然競爭」的劣勢。於是,一代一代下來,雁鵝在大自然中,瀕臨了滅亡壓力。

就某個程度而言,這些『肌肉男』型的公雁鵝,像是順應社會主流的『乖』孩子,也得到了一定的回報。但雁鵝自己很難理解到,他們同種競爭優勢,反而更加速了他們被淘汰的速度。

這樣的觀察給我們的啟示是:順服主流,並且取得領先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主流的標準,是不是大自然生存競爭的標準。

因此,希臘大哲學家亞里斯多德才會說:『吾愛吾師,但吾更愛真理。』

用東方的標準來說,一個亞里斯多德這樣愛『真理』更勝過愛『老師』的學生當然不乖。

但真理為什麼比老師重要?

答案再清楚不過了,如果愛老師是『倫理』法則的話,愛真理卻是更高層次『生存』法則。對一個群體來說,當然沒有比『生存』是更加迫切的法則了。

也許有人要問:『倫理法則難道不重要嗎?』或者:『尊師重道難道不是好事嗎?』

倫理法則固然重要。但是沒有人規定『倫理』法則一定要跟『真理』法則抵觸啊。就以我過去從事的醫學研究來說好了。大部分的研究人員窮盡一生努力,就是為了找出證據,推翻前人或長輩的說法。這樣的推翻被稱為『創新』。科學的倫理就是以創新為核心基礎。

在這樣的科學倫理之下,有了這種『青出於藍、更甚於藍』的學生,通常老師是很有面子的。創新的學生不但不會被社會稱為『不肖』、『忤逆』,他的研究、論文,很多時候也成了老師的研究最佳的砥礪。我在醫學界的研究如果推翻了我老師的看法,他不但不會生氣或把我逐出師門,反而會因為「名師出高徒」而感到沾沾自喜。不但如此,這樣的文化也激發了老師再接再厲,有了必須推翻學生研究的壓力,這種師徒競爭的熱鬧場面與佳話在西方的科學界是屢見不鮮的。

在這樣以『真理』為最高標準的氛圍裡,形成了一種視『不乖』為理所當然的科學倫理。不像『乖』文明不可逾越的一灘死水,『不乖』文明擁有能隨著時間『改變』的變革能力。在這樣的制度裡,儘管子不必肖父,徒不必肖師,但創新卻可以隨著時代需求不斷繁衍、累積。

2

或許有人認為,『不乖』固然創新,可是失敗的機會很高。就算老師說的不見得一定對對,但相對之下,至少錯的機會少吧。假如說老師只對70%,那麼乖也還是比不乖成功的機率大一點吧。

在我看來,這不是對或錯的機率高的問題。

我再說個故事

從前我們家小朋友從家裡到小學走路不遠,雖然路程只有一、二十分鐘左右,但為了安全考量,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我們還是讓他每天坐校車上下學。就這樣一直到了三年級的某一天,校車司機生病請假了。我們心想反正從學校到家裡只有四、五條街的距離,就讓他自己走路回家算了。

這本來是一件想來很簡單的事,結果一趟原本應該是一、二十分鐘的『旅程』,小朋友整整走了二個小時才回到家。急得我們到處找他,差點就要報警了。

媽媽當然很生氣。覺得小朋友怎麼老是做出讓父母親擔心的事情,少不了一頓耳提面命。不過我最關心的倒是這趟旅程他到底怎麼走,才能走二個小時?

吃過晚飯之後,我決定帶著小朋友重新溫習一遍他的回家之路。我們父子就這樣拿著地圖,在學校附近又繞了一、二個小時,重新對照、應證每個可能的選擇,小朋友終於把從家裡到學校的路完全弄明白了。

這趟旅程我們從校門口出發。用小孩邏輯重新走過一次,我才發現這一趟旅程非同小可。儘管同樣的路程小朋友已經坐校車走過無數次了,但是只要小朋友沒自己親自走過,對他而言就是陌生的路。到過別的城市自助旅行的人一定明白我的意思。要徹底認識一個城市,一定得自己拿著地圖,邊開車或邊走路,實際對照應證才行。如果只是坐著遊覽車或別人開的車旅行,等到我們自己旅行時,其實還是搞不清楚那個城市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每到一個十字路口,小朋友面臨了三個選擇。以五個街口的回家路途而言,就有三的五次方的選擇——換句話說,在完全陌生的情況下,他猜中並且幸運回到家裡的機率只有1/243。光是這樣都已經很困難了,更何況,一旦在任何街口做錯選擇,之後他將面臨的是更多、更複雜的選擇——可見回家是一趟多麼艱鉅的旅程啊。

走完了這一趟多出來的意外之旅,我驀然發現,原來二年多以來都能快速、準時到達學校的兒子,其實是沒有自己上學能力的。

兒子坐校車的經驗這讓我想起了所有國文、英文、數學……考高分的學生,就像我們家小朋友每天都能準時到校一樣——這些都不是真正的能力。有一天,當這些考高分的學生必須面對真實世界時,再高的分數、名校,能幫得上的忙恐怕是很有限的。

所以我說『乖』與『不乖』的差別不是『對的機率』大小的問題,而是對知識學習與掌握的層次的問題。如果『乖』像坐校車上學那麼容易、方便,那麼『不乖』應該就是自己用腳的探索與嚐試。一個每天坐著校車上學的『乖』孩子,他被剝奪的其實是『不乖』的機會——這個不乖,也正是對事物真正認識,必須經歷的探索與嚐試錯誤的過程。

有些人也許要問:如果可以不用經歷那些無可預測的『不乖』過程,乖乖地長大,不是很好嗎?

真的很好嗎?

人生真的可以這麼樣『乖乖』地到老死而沒有疑問?

同樣坐著校車上學,到底是有過『不乖』經驗,還是沒有『不乖』經驗的孩子更叫人放心呢?

答案其實是很清楚明白的。

和玩樂器很像,很多時候,人生中的完美演出也是必須通過許多錯誤與練習才能達到的。大部分小孩準備考試時,師長們會要求小孩做模擬考題或測驗練習題,覺得非這樣不能考得高分。可是回到『真實人生』這個場域——不管是談戀愛、交朋友、選填志願,我們卻卻一點練習、嚐試錯誤的機會都沒有。

這樣,在面對人生試鍊時,我們如何能考取高分呢?

我們的人生太害怕『錯誤』了,覺得在嚐試錯誤的過程要付出太多無法預期的時間與代價。可是如果嚐試錯誤是學習過程必要的一部分呢?我們是不是得預留下一些『錯誤嚐試』與『不乖』的空間與機會給自己呢?

也有父母親不免要擔心地問:是不是等孩子長大一點,心智成熟一點,能夠自行判斷時,再給他們這個空間。

這樣的思考最大的誤謬在於:

首先,如果沒有這些空間,他們很可能心智上永遠都不會長大。

再來,更重要的,如果真的一定得有犯錯的經驗,當然是愈年輕代價愈小啊。

我年輕時代曾經為人借貸當保證人,損失了幾百萬元。這些錢占了我當時的資產一半,覺得痛苦不堪,可是現在想想,幸好是年輕時就有這個經驗,並且學得教訓,從此人生就算打過疫苗了。否則到了這個年紀再遇到這種事,也損失現在一半以上的資產,那才是真正的慘不忍睹啊。

對很多捨不得小孩嚐試錯誤的父母親其實是要換個角度來看事情的,如果嚐試錯誤對孩子的成長是必須的,那麼孩子能在你看得見的時候嚐試,其實是好件好事。不管後果如何,做父母的多少還可以陪伴孩子渡過困境,或是予一些必要的援助。否則等他離開父母時才碰到,就算有心可能都幫不上忙了。

以前常聽人說:『人不輕狂枉少年。』過去總覺得這話聽來有點輕狂。可是現在想想,這話實在是人生的至理名言。老實說,沒有輕狂少年的經驗,就不可能造就出一個深思熟慮的成人。就像許多植物都必須受到溫度、或照光的刺激之後才能開花一樣。叛逆、不乖也是生命之中開花、結果必須的『生長激素』啊。

人不輕狂不但枉費少年,更進一步,我還要說:人不『叛逆』枉少年。人無『不乖』枉少年啊。

做一個太乖的人當然不好..

3

我這樣說,一定有人不以為然。反駁我:

「你說『不乖』才好,但殺人、搶劫、打架也是不乖啊。難道這樣也可以嗎?」

殺人、搶劫、打架當然是不對的事。但很多人把「不乖」等同於做「不對」的事,這樣的說法是有問題的。事實上,所謂的「不乖」,指的應該是一種反對「不加思考就聽話、順從」的態度。一個乖的人,待在腐敗、犯罪、落伍的群體中,做出來的反而是貪污、違法、無效率的壞事。因此,重點不是「聽不聽話」,而是,事情有沒有經過自己的思考與價值判斷。如果經過自己的思考與價值判斷之後,是「好」的、「對」的事,當然要義無反顧去做。反之,就要有勇氣戒除、拒絕。

我再說另一個故事。

我們家小朋友在很小的時候曾經不寫功課,聯絡簿一拿回家裡,常常滿篇都被老師寫滿了紅字。為了這個,兒子常常和媽媽有意見衝突。後來兩個人鬧得雞飛狗跳,媽媽只好請我這個爸爸出面處理。

很多家長處理這種事的基本邏輯就是以「完成功課」為前提,在這個前提之下,展開威脅利誘──不用說,這樣的威脅利誘當然是以「乖」為前提的。

不過我個人的看法正好相反。在我看來,我的小孩好不容易對他的世界開始發出問題,開始有了不乖的「叛逆」思考,這樣的機會我當然不可輕易錯過。

我把決定換個角度,順著小孩的思路,從「不乖」為前提來思考問題。

如果要不乖的話,我們開始討論:怎麼樣才可以不寫功課呢?

小孩一開始聽到我的議題當然是一臉狐疑的表情,不過很快他就感受到,我是認真的。沒多久,我們就想出了不少辦法(雖然兒子覺得不太可行),這些辦法包括了:

一、我把印章交給他,讓他自己在聯絡簿上蓋章。
(小孩問:「可是功課沒寫,老師如果打電話來問我會怎麼說?」我說:「我當然實話實說,說章是你自己蓋的。我可不能幫你說謊。」這個提議立刻就胎死腹中了。)

二、或者,我打電話請老師允許他不要寫功課。
(小孩問:「全班只有我一個人不寫功課,同學會怎麼看?」我說:「別的同學要怎麼看你,我實在無能為力。再不然,我打電話給所有的家長,請他們叮嚀他們的小孩,去學校不可以嘲笑你。」當然,這個提議也出局了。)

三、最後,我們又想出了一個辦法:根據「沒有盲腸就沒有盲腸炎」的外科法則,如果不上學也就沒有功課了。(我表示可以向教育局提出在家自主學習的申請,這樣他不用去學校上學,也就沒有功課,更沒有蓋章或者是同學看法的問題了。)

小朋友聽了,似乎覺得這個方案有可行之處,不過為了慎重起見,他希望我讓他考慮三天。

我欣然同意。

在這三天的時間之內,他到處打電話諮詢親友團的意見。親友們大部分當然都不贊成只為了不寫功課不去學校上學。由於他這麼到處打電話,同一時間,我也接到不少關切的電話(包括我親愛的老媽),承受不少壓力,但我決定保持沉默。

就這樣過了三天。

三天後,在晚餐桌上,他鄭重向我們宣佈,經過慎重考慮的結果,他決定──
還是要去學校上學!

「為什麼是這樣的決定呢?」媽媽問。

「我想,學校有很多的同學,不但如此,學校還可以培養我們德、智、體、群各方面……」這──可──有──趣──了,聽起來完全像是校長在升旗台上精神講話的口氣。

「所以?」

「所以,我想我還是去上學好了。」

「那不想寫功課怎麼辦?」我問。

「其實功課沒有那麼麻煩啦。」

「搞了半天,」我抱怨:「什麼都沒有不一樣嘛。」

「雖然外表看起來差不多,」他指著腦袋瓜說,「可是這裡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我看不出來啊。」

「你當然看不出來,」他說:「可是真的不一樣。因為,我想過了。」

這個故事我在《我的天才夢》裡面說過了,不過,故事還有後續發展。此例一開,大兒子嘗到甜頭,進一步想全面檢討其他那些「沒有經過他同意」的課外活動。於是我們只好把他的時間表拿出來,從學英文、游泳、鋼琴,一樣一樣重新確認。

「我對鋼琴課沒興趣了。」他說。

「為什麼?」我問。

「因為太無聊了。」

「無聊?」

「嗯。」他覺得鋼琴是女生彈的。

事實上,這件事他已經向媽媽抱怨過好幾次,媽媽雖然威脅利誘,成效顯然不彰。我想了一下,立刻拿起電話,打給住在樓上的老師,告訴她大兒子暫時不上鋼琴課了。

鋼琴老師是那種充滿愛心與耐心的老師。她一聽到大兒子想放棄鋼琴,立刻憂心忡忡地勸我要多鼓勵孩子、要孩子再堅持下去云云,可是我不為所動。在我的堅持之下,老師無可奈何,最後只好勉強同意我的決定。

放下電話之後,大兒子的表情有點愣住了──沒想到這個夢寐的希望這麼容易就達到了。看得出來他很高與,但還故意裝出一臉「哀衿勿喜」的表情。

這時門鈴忽然響了,大兒子跑去開門,原來是在樓上上鋼琴課的小兒子課程結束回來了。

我很清楚地聽見他用高八度的聲音,亢奮地對弟弟叫嚷著:「欸,我不用彈鋼琴了,欸,欸,欸……我從此不用彈鋼琴了。」

我走到門口對小兒子說:「哥哥說他不想學鋼琴,我已經答應他了,」這事得一視同仁才行,

「你呢?你還想學嗎?」

「想啊。」弟弟正津津有味地吃著老師獎勵他的棒棒糖,「棒棒糖好好吃,而且老師還有好幾種不同的口味我都沒吃過。」

「你確定要繼續上下去?」

他點點頭。

從此我們家開始變成「一國兩制」──弟弟繼續學鋼琴,哥哥則快樂地享受他爭取來的自由。每當弟弟練琴時,哥哥總會有意無意地就跑到鋼琴旁炫耀。

「好舒服噢,我又K完了一本《哈利波特》。」再不然就是:「你知道嗎?電視上正在轉播NBA球賽,到現在Michael Jordan已經一個人獨得五十二分了。」……

弟弟不屑地看了哥哥一眼,繼續練習他的鋼琴。

就這樣經過了三個月。

有一天,弟弟上完鋼琴課從樓上下來,在門外猛按門鈴。哥哥去打開門。

「什麼事啦,」哥哥看了弟弟一眼,「這麼興奮?」

「你看,這是什麼?」弟弟高舉著翻開的聯絡簿,指著上面的紅字,一個字一個字興奮地唸著:

「弟弟加油,這樣繼續努力下去,程度就要超越哥哥了噢。」

哥哥的臉色從紅色又變了青色。他轉過身來,嘴裡喃喃唸著不知什麼,邊唸邊自顧往房間走。眼看事有變化,我立刻也跟隨進房間。

「怎麼了?」我問哥哥。

「彈那種垃圾車的音樂,沒什麼了不起啦。」

「你不要這樣嘛,」我說:「你不學鋼琴,弟弟繼續學,他會超過你,這是必然的事啊。這很自然,不是嗎?」

他不說話。

「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不學鋼琴當然就會被弟弟超過,這很公平啊!」

「我又沒有說不學,我只是說很無聊,你就……」

賴到我頭上來了?我沉默了一下,靈機一動,問他:「怎麼,你現在又想學了?如果真想學的話,我可以再和老師說啊。」

「可是,過去弟弟都只上半個小時,我上一個小時太無聊了。」

討價還價?「那我告訴老師,你也從每次半個小時開始好了。」

「老師會不會不高興?」

「哎啊,你想繼續學,老師高興都來不及了,怎麼會不高興呢?」

就這樣,老大又回去上鋼琴課,每次半個小時。

和我們不用再擔心小孩寫功課的事情一樣,這次回去上鋼琴課的熱忱完全不同。我開始在他的聯絡簿上看見了老師稱讚的話語。

「你這次好像進步很多噢?」我問大兒子。

「你知道鋼琴要進步的秘訣是什麼嗎?」他抓了抓頭,神秘地對我說:「就是要停一段時間不彈。」

「是噢。」我半信半疑地看著他。

這次再重新學琴,老大的確進步得很快,沒多久,他跑來跟我商量說:

「我現在發現我的功力大增,才開始熱身呢,半個小時竟然一下子就過去了。如果你不反對的話,我每次上課時間可以改成四十五分鐘好了。」

於是上課從三十分鐘改為四十五分鐘。就這樣上了兩個多禮拜,兒子又有意見了。

「這次又怎麼了?」我問。

「老師上課都是三十分鐘,再不然是一個小時,這樣上四十五鐘,學費好難算噢。」

「學費很難算?」我不太懂。

「給三十鐘的學費太少,給一個小時又太多,這樣好了,」他說:「我犧牲一下,我上一個小時好了。」

原來是想上一個小時,拐彎抹角的。我說:

「折騰了三、四個月,現在事情又回到了原點,還是同樣的老師,不但同樣每個禮拜上課,而且還是每次上一個小時,你一定要告訴我,事情到底有什麼不一樣?」

當然不一樣。為什麼呢?他告訴我的答案,仍然還是那句老話:

「因為我想過了。」

小孩的鋼琴就這樣自動地繼續彈了下去。十多年過去了,大兒子的鋼琴雖談不上什麼專業水準,但直到現在,鋼琴成了他喜歡的技能,以及煩悶時的陪伴。

這個故事就是這樣了。

對我來說,我之所以願意對「不乖」這麼寬容,最大的理由正是:經由這個「不乖」的過程,小孩得到了一種「他和功課」或者「他和鋼琴」之間更深度的思考──這個思考,就像一直坐校車的小孩必須自己走路才能真正弄懂上學的路一樣,孩子也唯有自己思考過,才可能對自己人生的選擇有更深刻的認知。

因此,當大兒子說:「我想過了」時,他試圖表達的,正是這個從「無知」到「知」的過程。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殺人、搶劫、打架,這樣也可以嗎?我的回答是:這些是不對,而不是不乖。之所以會有這些不對的行為,主要的原因是過去在面對許多人生抉擇時,沒有嘗試、思考,甚至更深刻認知的機會,以至於「誤入歧途」,走上了錯誤的道路。

因此,對我來說,這個從不乖到認知的過程是遠比寫不寫功課、學不學鋼琴這些學習本身更重要許多的。

也許有讀者要問:萬一小孩真的不寫功課了,可以嗎?真的不學鋼琴了也沒有關係嗎?甚至再問得多一點,讀書讀得不好、考試考零分也沒有關係嗎?

我的答案很簡單:沒有關係。

為什麼呢?因為我相信人性的本質,沒有人是願意讓自己零分的。如果把零分當成一種像是「發燒」、「疼痛」的症狀來看的話,不去理解這個症狀產生的原因,一味地給退燒藥、止痛藥,後果是很危險的。更何況,父母親開出的處方再好,如果小孩不願意服用,其實也是枉然。

對於大部分的父母而言,最難也正在這裡。面對小孩的「不乖」或「叛逆」行為,父母親最容易掉入的窠臼就是:嘮叨、情感威脅,再不然就是發脾氣、處罰小孩……無可厚非的,這些都是人類在面臨焦慮時,很難避免的情感反應。但歷史經驗一再告訴我們:這樣的動作不但於事無補,甚至還會加速父母親和孩子之間感情的疏離。

因此,一個為小孩著想的父母親,第一件能為小孩做的事情就是:克制自己的焦慮,不要把這樣的情緒反射性地發洩在孩子身上。

必須先有了這一步,我們才有可能(或者說資格)更深入地理解小孩,給予支持,甚至在必要的時候幫得上忙。

因此,當我說不學鋼琴沒關係,考零分沒關係時,我的意思是現在不寫功課不代表以後永遠不寫功課。現在零分不代表一輩子都零分。不彈鋼琴了,可以利用這個時間學別的啊。因此,把小孩的「不乖」當成一個機會,讓他可以從內在到外在,把自己和這整件事的關係好好想想,反而是更健康的想法。

俗話說得好:「千金難買早『知道』。」千金買不來,父母親、師長的嘮叨換不來的「知道」,卻是得經過孩子們從「不乖」的實踐中去換來的。父母在這個過程之中一定要學會把路讓出來,這樣孩子才有自己去摸索的機會。畢竟孩子自己摸索來的「知道」,才是能讓父母真正放心的保證啊。

4

太乖當然不好。但談來談去,談到最後,跟長輩一樣或不同已經不是重點了,重點是:要「想過了」才好。

這個「想過了」,也就是哲學家笛卡兒說的:「我思故我在。」因為我「懷疑」、「思考」,所以我才存在。如果我不懷疑、不思考,別人說的我全「乖乖」地接受,那麼我的存在無關緊要,某個程度而言,也就等於不存在了。

正因為我們開始「思考」、「懷疑」既有的價值,所以看起來「不乖」,不經由這樣的「不乖」,我們就無法擁有真正面對現實的智慧。至於思考、懷疑完之後,變得更「乖」了,或者更「不乖」了,其實不再是那麼重要了。因為不管結果如何,我們都還得繼續「思考」、「懷疑」,繼續「不乖」下去。如此我們才能夠不斷地把面對外來的挑戰、刺激所得到的知識轉變成自己內在的智慧,並且繼續進步,讓自己變得視野更開闊,胸襟更寬廣。

也因為這樣的進步、開闊,我們才真正在變動中,擁有了一種令人放心的「創造力」以及適應環境的能力。

說到底,「不乖」不只一時,它恐怕還是一輩子的千秋大業呢。

  一字洞悉天下,一語道破天機,一個簡單故事足以給人意味深長的人生啟示。千萬種人生就有千萬個故事,不同的經歷就有不同的體驗。這些哲理小故事,讀來啟人心智,發人深省,從不同側面闡釋了人生哲理,而且短小精練,情節簡單,可讀性強,請予欣賞。   故事一:抉擇   一個農民從洪...

瑪麗亞·莎拉波娃(Maria Sharapova)一直美國網球公開賽的熱門話題,但她因為肩傷的關係短期內無法打網球 (2013)。 在她暫時退出網壇前,她曾想到要改名成Maria Sugarpova (糖果Pova) 來推銷她的糖果公司,這想法雖然非常荒謬,但這位世界上最會賺錢的女性運...

 1.出過軌的男人就像掉在屎上的錢!不揀可惜,揀了惡心!2.女人就像書架上的書,雖然你買了她,但在你買之前她多多少少被幾個男人翻過。如果沒被翻過!!!只能證明這書根本就不能吸引人。3.好女人好似雞蛋,外面很硬,裏面很清純,內心很黃! 男人好似芒果,外面很黃,裏面更黃4.不要以為一天到晚笑嘻...

致 我未來的丈夫: 一、給我一個難忘的求婚,不需要它有多麼奢華,只要它讓我在想起時,覺得自己的成長是完整而甜蜜的。娶我,做我的丈夫,我不需要你有多麼高大和英俊,只要你完全愛我,有一個能包容我的小任性,小嬌氣的寬廣胸懷。   二、你要對我負責,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因為它承擔著家庭的責任,請不...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