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下一個傳奇誕生

最近幾季的米蘭女裝周總是如強檔影集般高潮迭起,處處戲劇效果。老牌大咖Giorgio Armani和Roberto Cavalli為了女裝周時程和天數議題,從去年吵到今年,自年頭爭到年尾依舊沒有定論,但這一切都比不上雙人組設計師Domenico Dolce和Stefano Gabbana。兩人聯手的Dolce&Gabbana正因為鉅額欠稅而和義大利政府大打官司,官方指兩人逃漏稅賦得依法補繳,雙人組也自認一切清白問心無愧,最後一怒之下甚至退出米蘭時裝工會,不願加入2014春夏女裝周的官方時程。外界一度擔心Dolce&Gabbana是否會暫時停辦大秀,幸好最終雙人組仍然送上華麗宏偉的西西里島系列新裝,只不過,是依照自己高興的時間和地點。

這就是米蘭。無論發生多天大的事,米蘭人都自有因應之道,得以從容實踐自我意志,這正是米蘭屹立不搖的原因。畢竟接連幾年來米蘭既沒有如紐約和倫敦般孕育出極為成功的新秀(例如Alexander Wang、Jason Wu、Mary Katrantzou),也不若巴黎那樣接續有剪裁與輪廓上的創見,若Miuccia Prada也沒有投下閃光彈,這裡彷彿一池平靜湖水般毫無波瀾。幸好這一大池深水,來到2014春夏終於有了大動靜。

Valle的雄心壯志

Tod's集團老闆Diego Della Valle的雄心壯志,整個時裝圈眾所皆知,儘管收購了巴黎老牌時裝屋Schiaparelli,Valle對於集團自家核心品牌Tod's發展為全方位時裝品牌的企圖卻從沒停過。2006年找來Derek Lam操刀,卻落得反應平平差強人意後,不躁進的Valle經過長期多方尋覓,終於請得Alessandra Facchinetti擔綱創意總監,總攬時裝與配件系列。曾任職Gucci和Valentino的Facchinetti對於熟美世故路線的義式女裝向來得心應手,為Tod's打造的首個女裝系列,她將設計定調為奢華大宅中的義大利女性,取材品牌最經典的皮革資源和處理技術,將皮料當成尋常布料般打造出極Dolce Vita情境的系列,連一向最毒舌的美國媒體都大加讚賞,為Valle打了一劑強心針。

Valle的企圖並非憑空而起,相較於巴黎品牌多從時裝屋起家,再延伸至配件周邊而成為完整系列品牌的模式,米蘭品牌多反向從專業皮具鋪出發,再擴展為全方位品牌,當今居首的Gucci、Bottega Veneta、Salvatore Ferragamo都是循此途徑。米蘭自從90年代末期的Gucci、Bottega Veneta接連翻身壯大後,已許久未曾有叫好又叫座的新品牌誕生,Tod's的處女秀因此格外令人期待。

布料廠也能有春天

另一個野心勃勃的是Ermenegildo Zegna集團。這個以精緻面料起家並茁壯為男士西裝經典的品牌,從巴黎請來Stefano Pilati坐鎮後推出的頂級男裝系列,在2014米蘭男裝周中大受好評後,Pilati順勢接手集團旗的女裝品牌Agnona,希望他能為這個暮氣沉沉的一甲子老牌再創新猷。和Alessandra Facchinetti的Tod's處女秀相隔兩天發表,Pilati為Agnona勾勒的首個時裝系列中,以品牌拿手的羊毛面料表現修長優雅的青春輪廓,頗受歐洲買家好評,而Zegna集團也接著宣布將拓展Agnona的行銷與形象計畫。

Agnona的際遇不禁讓人聯想幾年前倒閉熄燈的Ruffo Research。以皮料供應商起家的Ruffo Research,在為義大利各大品牌提供多年的皮件與皮革製品代工後,決心將自家代工廠轉換為時裝品牌。只是缺乏財務奧援和完善的行銷計畫與品牌定位,幾季後便黯然結束時裝系列,2006年更熄燈收攤。Agnona如今有Zegna集團的龐大資源撐腰,又有老手級的Stefano Pilati引領,是不是能寫下面料商翻身為時裝品牌的傳奇,也是2014春夏米蘭女裝周的另一個焦點。

本文出處

撰文 KW       圖片 adidas Originals 菲董Pharrell Williams又出新招了! 印花斗篷的設計極具視覺亮點。 有鑑於早前adidas Originals PHARRELL WILLIAMS全球狂賣的紀錄,兩方決定趕...

向來高級珠寶多在美輪美奐的珠寶店內銷售,但這觀念隨時空轉入網路為王的世界,已經面臨衝擊,Tiffany宣布,即日起在NET-A-PORTER.COM可線上購買Tiffany商品,此舉將大幅擴張Tiffany電子商務網路範疇,從現有的13國家,擴展至170餘國,該項合作暫定為期兩個月,先到六月為止,首...

原本作為近視者的必需品已經不只是一個單純的物品,眼鏡框架以不同的材質和時代結合成現代的設計,隱形眼鏡也無止盡的在眼睛上創作出不一樣的色彩圖形,讓我們在身上又多了一處可以恣意發揮時尚! 時尚界的春夏鏡框趨勢 小時候眼鏡像是專屬於近視眼的物品,從最古早時期方方正正或是圓型的塑膠框、最後簡化為金邊、銀邊...

超強隱藏版現身了,全世界最輕的機械錶,不到15公克,而且還不是小錶徑,不知萬寶龍偷藏了多久? text/ LAN pics/ Montblanc 直徑40mm的錶殼,總重14.88公克,數字之外,這個重量在生活中的感覺究竟如何呢?想像你此刻正在喝咖啡,要加上一小湯匙的糖,差不多就是那些糖的重量。或者...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