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女人,從妻子變「情婦」的那些日子……

我懷疑太太偷看了我的部落格。
最近我寫部落格的時候,抒發了一下所有中年男人都會有的對情人的幻想。我渴望有個情人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只是天時、地利、人和皆不具備,所以我的情人理想只能化為文字寫成部落格:我的情人,她要年輕漂亮,性感嫵媚,會討男人的歡心,當然,我也順便發洩了一通對黃臉婆的不滿。
沒想到,第二天,太太便說要做我的情人。
我被駭倒,太太卻換了一臉溫柔的笑,說:「做老婆做久了也會厭煩的,不如試試做情人吧,做老婆不及格,也許當情人能得100分呢。」
生活沉悶已久,倒不如試試太太的提議。我希望太太兼職,但太太堅決要求做全職情人,我懷著竊喜點頭。


當日下午,便接到太太電話,她嬌滴滴地說,廣場附近新開了一家西餐廳,去過的人都說好,又浪漫又有情調,是情人們最喜歡光顧的地方。
說實話,每天回家吃太太做的那幾樣菜,早就吃得我反胃了,沒想到太太做了情人,立馬善解人意起來。我興沖沖赴約,發現太太從頭到腳改變形象,馬尾巴燙成葡萄紅的大波浪,臉上化著精緻的妝,穿著寶姿的裙子。
太太見我目不轉晴地看她,莞爾一笑,在我耳邊聲音暖昧地說:「你看我,有沒有當情人的潛質?」我正心猿意馬,想像著此時應該如何與情人調情,服務生不合適宜地出現,「先生,你們的賬單。」我一看,有些發暈:898。慣性使然,我示意服務生太太才是付賬的人,太太立刻柳眉倒豎:「有男人讓情人付賬的嗎?」
出了西餐廳,太太不回家,要去五星級賓館開房。討價還價,太太恩准去四星級。少了一顆星,太太不悅,說我這個男人當情人太不地道。
第二天早上在賓館的床上醒來,發現我睡在客房,哦,太太要做全職情人,而情人沒有天天守在一起的道理,所以她睡臥室,我睡客房。
肚子餓得厲害,我起床坐到餐桌邊,拿起一張報紙看,等著太太送上每天早上的牛奶、煎蛋。我等得黃花菜都涼了,太太依然四平八穩地在臉上擦著粉。我瞪太太一眼:「怎麼還不做早飯?」太太冷哼一聲「那是老婆的事。」下一秒鐘,太太換了甜美的笑容,衝我攤開手掌,我問什麼意思,太太說:「情人裝修的費用不應該由男人來支付嗎,親愛的請掏腰包吧,兩千塊!」
太太當情人的第二天,第三天,我都沒有晚飯吃。太太當了情人,我就沒有老婆做家務了。
第四天早上起床,我發現了一個頓為嚴重的問題,我沒有襪子穿,沒有襯衣換了。太太捂著鼻子用兩隻手指拈著我的臭襪子說:「情人會給你洗臭襪子嗎?」
太太情人要去購物,和我撒了一會兒嬌,我乖乖地掏出了卡。我人在家裡,卻不時心驚肉跳。手機短信接二連三地發來:你在某某商場消費了2000元;你在某某櫃檯消費了5000元……
這個情人有點狠啊,她是不是要刷爆我的卡,讓我破產啊?
太太哼著歌兒提著大包小包回來,我怒目而視,太太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她罵我:「你不是喜歡情人嗎?情人的情調、漂亮和情趣哪兒來的,不就是因為有閒又有錢嗎?當情人不用伺候男人吃喝拉撤,心情好自然就會溫柔;當情人又不是要和男人過一輩子,用得著心疼他的錢嗎?我做你老婆10年,你送我的禮物加起來不到1000塊,如今我做你的情人不過幾天就花了你一萬多,看來,還是當情人好啊,我現在覺得當情人的日子真是滋潤啊。」
太太當了一個月情人仍然意猶未盡,大有將情人進行到底的架勢,我卻再也無法忍受啦。太太當了情人,家裡亂成了一鍋粥,衣服髒了沒人洗,肚子餓了沒人做飯,客廳裡亂七八糟,惟一漂亮、整潔的地方便是太太的臥室。但是我只被恩准進去了三次。太太做情人一個月,刷了我兩萬塊的卡,銀行的賬單已經寄來,我臉色蒼白……
我向太太做了極為沉痛的檢討,進行了一番觸及靈魂的批評與自我批評,那種身在福中不知福,吃著碗裡看著鍋裡的男人簡直就不是人,從此我要一心一意把自家老婆當成寶,再也不做情人的春秋大夢了。太太沉吟半晌,最後終於恩賜似的同意重新回到老婆的崗位上去。
吃著太太做的早餐,我流下了幸福的眼淚。太太說,花兩萬塊滅了一個男人的情人夢,值!

 

via

突然接到通知,需要再加兩個小時的班。女人給男人打電話,告訴他可能得晚一點兒回家。男人說,嗯,我也剛下班,在路上,你大約什麼時間回來?女人剛想告訴他還得兩個小時,手機就沒電了。女人想找個公用電話,再想想還是算了。老夫老妻了,兒子都讀了中學,還用如此浪漫? 終於下了班,女人匆匆往家趕。已經很晚了,她想...

05年的冬天,如果我再找不到工作,灰溜溜地回國幾乎成是唯一的選擇。可我再一次被拒絕了。想起那個面試官的表情,我非常想抓狂。她竟然說我的形象和我的簡歷不相符而拒絕繼續向我提問。我低頭看自己的打扮,很明顯,因為穿著問題,我被她鄙視了。我發誓我可以用我的能力讓她收回她對我的鄙視。但我沒有得到表現我的能力的...

她永遠是那個可憐的孩子,她是口吃,她不願說話,她懼怕被嘲笑。她的母親難產死掉了,唯獨剩下一個孤單的她。父親自從他母親死後,成天喝酒。她要承擔起這個家,每次只有對星星許願,不知不覺眼淚就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每天抱著母親的照片成了她最好的安慰。鄰居的男孩子總是會嘲笑她。她無助的在馬路邊哭,而男孩子卻在笑...

這樣就對了文/吳淡如 如果要我描繪出一個我理想中的「家」,它的氣氛必然很像「蝙蝠俠」電影裡的蝙蝠洞。它必須在雜亂的大都會中。是的,我非常喜歡大隱於市的感覺。一打開門,走進街頭,就可以看見紅男綠女的浮世繪。關起門來,就剩下我自得其樂。就剩下我,一個安於寂靜的我。藏在一個可以嗅到所有訊息的地...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