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其實一個人也不錯        其實兩個人也不錯
我也曾想過這個問題好幾次    我也曾試圖去了解這問題好幾次
總體會不出來          總體會不出來
因為我從以前到現在       因為我從以前到現在
總是經常一個人         都是看別人牽手
也許你說得沒錯         也許他說的也沒錯
一個人或許也很好        兩個人或許也很好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沒有人會在旁邊嘮叨叮嚀     有人在旁邊細細照顧
也不會有機會嫌別人囉哩囉唆   也不會時常抱怨沒人理我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可以一起做想做的事
不用考慮到別人的心情      不用害怕懂你的人失去影蹤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可以隨便看漂亮的女孩子     可以時常看你身旁的她
也不用擔心會被擰手臂      也不用擔心目光無處停留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不用費盡心思去討好對方     不用費心思去承擔孤獨和寂寞
也不用擔心情侶會被搶走     也不需擔心今晚要何去何從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無須將時間分給別人       只要將時間分給身旁的人
可以獨自坐下來想想東西     一起分享彼此的所有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看電影不用問對方要看哪一部   看電影不怕沒人同你去看
也不用老早就去排隊買情侶座   也不用擔心沒人陪你坐情人座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上餐館可以點自己喜歡吃的東西  上餐館可以點不同的東西
不用看對方點什麼自己也跟著點  一次吃到別人一個人吃兩次的口味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可以晚睡晚起獨自四處亂跑    可以早睡早起和養成守時的習慣
不用記得幾點要準時打電話給某人 因為每天要當她的鬧鐘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可以不用再省吃檢用          可以不再花費無所謂的錢
省下錢來跟對方約會          因為你會提醒自己這是約會要用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可以每夜安心的在床上好好睡覺  可以每天快快樂樂的睡覺
不用為了擔心別人的事而睡不著  因為你知道夢裡的彼此相愛依舊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可以不用顧慮對方的感覺     朋友會瞭解你的感受
而自由自在的跟異性交談     因為戀愛中的人總是需要空間和自由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可以自己一個開著心愛的車    可以開著心愛的車帶著她
狂飆在無人的山間或海邊     到天涯海角四處走走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可以讓瞭望浩瀚無垠的天空    可以讓明亮的雙眼注視著彼此
不用再密切注意對方一舉一動   不用再看那污染的地球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不會為了對方的態度而傷心    不會為了自己的寂寞而煩憂
也不會因感情的失意而落淚    也不會因孤獨而害怕惶恐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無須向對方講言不由衷的話    無須隱藏自己內心的事
也不用再寫些討她喜歡的信    也不用擔心沒人傾聽你的憂傷和寂寞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可以無憂無慮的離開任何地方     可以甜甜蜜蜜的到處留下回憶
不用擔心有人會因我的離開而傷心   因為知道有妳回憶美麗是永久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可以自己躲在牆角偷偷哭泣    不用再獨自在牆角哭泣
不用在意會不會有人受影響    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有人和你分享承擔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可以收起一顆無所事事好玩的心  可以收起整天渾渾噩噩虛度光陰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只會欺騙自己一個人時候的自己  只會欺騙兩人一起的時候的甜蜜


一個人的時候          兩個人的時候
卻想著兩個人時候的幸福     卻想著一個人時候的自由


你說,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好呢?

 

 

一個人好還是兩個人好呢一個人好還是兩個人好呢

某導演在街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坐上車、報了公司地址後,就安靜思索著接下來要處理的事情。導演曾經有段時間很迷大提琴的音色,覺得那像是男人之間 man's talk的聲音,所以他注意到了司機正聽的是《巴哈無伴奏》,而且一曲聽完竟接著下一曲,可見得並不是「愛樂電台」剛好播放的曲目,而是從車上的CD唱盤播出來...

愛情之花凋謝了,遺憾的心在時光的隧道裡依然潮濕,而斑斑駁駁的日子竟一張沒有回程的票--------題記祥子習慣性的扶了扶領帶,接著走出了清華大學的校門,大街上車來車往,遠處的霓虹燈散發出亮麗的光澤。夜風吹來,祥子有種心裡頭說不出的輕鬆。“馮教官,請等一下”,一個甜美而悅耳的聲...

我被開了瓢,倒在地上,血一直在流,那幾個混混把啤酒瓶砸在牆上,我只看到瓶子的碎片,卻聽不到任何聲響。我眼睛閉上的時候,若若的影子卻一直在我眼前飄蕩。還有三個月就要高考了,我依然留著長發。我不喜歡打架,只是總有一種情結,我討厭把它稱作英雄主義,當然,老師也時常稱我是狗熊,我只是覺得,爺們就要有爺們的活...

我好幾次無意中聽到他在電話裏和妻子說謊,明明加班加到晚上九點就可以結束,他卻對妻子說可能要到十點鐘。      每一次我們走出公司的大門了,他卻在電話裏對妻子說還在加班。      那次他過生日,邀我們去他家做客,看上去...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