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東京月台

小艾是一個敢愛敢恨的海派女子,如果說我的朋友群裡誰最MAN,應該就非她莫屬了。

去年因為她感情碰上了一些問題,我們一起出發去了東京旅行,有天晚上我們在居酒屋小酌結束後,兩個人帶著微醺的臉孔趕去搭回飯店的最後一班地鐵,站在地鐵站月台時,她突然說:「我媽曾跟我說過,這一輩子不要錯過兩件事,一個是你真心愛的人,一個是回家的最後一班車。」

「沒車,搭計程車不就行了。」我滑著手機邊說。

「懂不懂生活情調啊。」一個巴掌打來。

我臉上微醺的紅變得更紅了些。

這次來日本旅行,因為兩個人都不太懂日文,加上在日本使用英語實在是沒有太大的幫助,所以每次搭車前,我都必須打開手機的軟體一而再再而三的確認我們搭的車是對的,眼看現在已經要接近半夜了,如果沒搭上就得花錢坐很貴的計程車。小艾看我忙著查手機裡的資訊,輕鬆的說了一句:「別擔心啦,如果真的坐錯了,大不了我們走路回去當散步減肥。」

「走一天我腳都快斷了,而且需要減肥的人是妳,不是我。」我說。

啪!一個巴掌再打來,我的臉又再紅了一些。

 

Peter Su:感情就像搭火車,中途發現搭錯車...只要你敢下車,就還有機會去到一開始的目的地,那麼,你下還是不下?

(感情就像搭火車,搭到一半才發現搭錯車,那麼,你下還是不下?圖片來源:布克文化提供)

 

還來不及查好地鐵資訊,車子就這樣緩緩進站,看著大家

一個一個的上車,小艾問:「蘇先生,你查好了沒?」

「管他的,先上車吧!反正總有辦法到家的。」我一臉假裝很有自信樣。

一站、兩站、五站、七站就這樣過去,眼看狀況不對,我

打開萬能的Google Map 定位了一下,仔細看了一下,差點沒暈倒,我們坐錯線了。

這時小艾還是一臉沒事的樣子說:「下一站先下車。」

下了車後,我們兩人走出了地鐵站,搭上了分秒都在燒錢的計程車,車上我有點愧疚的和小艾說聲抱歉。

「沒什麼啦,又不是你的錯,就當一個經驗啊,而且至少我們搭過日本的計程車耶。」

「我現在大概知道為什麼你媽說不要錯過最後一班回家的車了,而且你剛整個很鎮定耶。」我緊接著說。

小艾看著窗外沒說話。我也沒再說話。

 

過了幾分鐘,小艾突然說著:

「其實一開始我媽跟我說那句話時,當時我心裡想的跟你也差不多,一件事情無法達成總有另外一個補救方法。搭車也好,感情也好,搭錯車了就記得下車,走錯的路就記得回頭,愛錯了人也就告訴自己離開,聽起來邏輯都是對的,如果真的不喜歡就不要假裝可以,不適合就不要隨便硬擠,不想要就不要伸手,每個人都活得不容易,不要到了最後礙了別人又耽誤了自己,那是對於不喜歡的人可以這麼灑脫,但真的遇見了那個想愛的人,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就像今天的末班車一樣,時間一到它就離開,發現的時候總是措手不及,你也只能待在原地留下一臉茫然,但又能怎樣呢?我們本來就身處在這不斷交錯的月台,你搭上了一部看起來是對的車,但中途才發現目的地不同,只要你敢下車就還有機會從下一個月台去到最一開始你想去的地方,你下還是不下?我媽走了那麼多年,到了現在我才懂得她想說的是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點喝多了,說完的那刻,小艾和我的眼淚幾乎是同一時間流了下來。

或許吧,如果已經發生的就已經發生了,但面對錯誤的人事物,結束就是開始,轉身就是前進。

小艾,無論接下來的月台在哪,這次有我陪著你一起下車。

 

Peter Su:感情就像搭火車,中途發現搭錯車...只要你敢下車,就還有機會去到一開始的目的地,那麼,你下還是不下?

 本文摘自布克文化《如果可以簡單,誰想要複雜

  話說,   乳腺癌一直都是困擾着現代女性最常見的惡性腫瘤之一,   不過,如果被確診並及時進行治療的話,這種癌症還是有極大可能被永久性治癒。   照片里的女人名叫Lorena De la Peña, 來自墨西哥城,今年31歲。  ...

世界上有這樣一個國度,它深藏於喜馬拉雅山中,沒有高樓大廈,沒有交通信號燈,卻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之一。       這裡的人快樂不因為物質上的富足,而是精神層面的滿足,這裡每個人臉上都會洋溢着最純粹的笑容。       這裡有着童話般的世...

生個女兒,驚艷全世界 可能是做父母最驕傲的一件事了 看着她從蹣跚學步到牙牙學語 從捧在手裡的小不點到蹦蹦跳跳的小姑娘 每個眼神、每個決定都是滿滿的愛         這個來自俄羅斯的小女孩兒叫Polina,沒有出生在皇室,卻一樣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從出生一路美...

每天早晨妞編輯都會試穿很多衣服才能決定好今天的穿著,更何況遇到約會這麼重大的事件,(完全紅色警報~)把衣櫃裡面的衣服都翻出來還是一頭霧水…好的,女孩們別慌,妞編輯幫女孩們簡化一下,每種顏色其實都代表了不同的戀愛哲學,不如就來一起檢視大家最常選擇的戰鬥服到底有哪些顏色吧? source...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