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文章出處:魅麗雜誌114期 2017/03

相信生命_王慶玲

蛻變,你不必換掉自己

很多年前,一位靈性導師告訴我,「你必須找到你為什麼會來到地球上成為人的答案,然後你才能理解自己,並超越痛苦。」

蛻變,其實你不必換掉自己,而是...

可能是叛逆夠久了,亦或是願意承認自己實在痛苦至極了,那些年是我在人生物質界數字成績頗為亮眼的階段,卻也是心靈深處極為乾凅荒漠的時候,更是我回首人生到底有否真正快樂感受的反芻開始。

簡言之,我感受到非常分裂複雜和沒有愛;因此,我就像病急亂投醫般,開始願意乖順聽話與思考,只是給我許多好問題思考的人不少,但能給予我明確答案的老師卻完全沒有。

我當時只想要答案,也習慣了以別人的答案來解惑自己的問題。

腦袋自問一堆問題

卻忘了無法換掉自己

我和許多人一樣,不是不思考,而是不懂得如何去深入思考,我不是不學習成長,相反的我積極投入學習與成長,只是我沒有覺知到這些正確的積極活動中,裡面卻有個非常毒害的動機在干擾:我想要換掉自己。我希望能換掉自己的生命經驗,換掉自己的心性與個性,甚至想換掉曾經。

在一個內心非常寧靜的時刻,我感受到自己那麼努力與學習成長,為什麼沒有任何靈性上的巨大收穫?同時,我意識到這個問句背後的矛盾與陷阱,究竟是以什麼來斷定靈性上的巨大收穫?基本素養與知識告訴我通靈、神通、發財和聽見訊息都不是靈性上的收穫,而是我窺視到自己一心求得改變,彷彿只要變成內心所期待中的人,才能算是巨大收穫,這迫求讓我遮蔽了靈性視野,也讓我同時看見了至深的問題點。

如果我不可能被換掉,也不可能變成頭腦所期望的人,那麼我還願不願意好好活出這樣的自己?

毛蟲與蝌蚪都蛻變

但蝌蚪變蝴蝶問題就大了

這個問題瞬間讓我徹底崩塌了頭腦黑箱作業的建構與迫求,我第一次感受到跟自己可以如此接近,那一刻有一股莫大的光與愛,沖刷了我心靈上的荒涼大漠,消融了我與自身的分離感。

如果我曾是一顆種子,那麼我是否願意真切讓這顆種子生長?甚至,我是否願意超越這顆種子在生長過程中,因為遭逢困難而有所進化?原來,我為什麼會來到地球上成為人,我給自己的答案是:來經驗生命的蛻變過程。

何謂蛻變?蛻變是質性與狀態的進化與演變,就像毛毛蟲破蛹成蝶。改變與蛻變其實並不是同一個層次,改變是成就蛻變的外在一切計畫與行為,改變雖有其必要,然而蛻變則是積累成長而綻放的自動發生。

毛毛蟲與蝶、蝌蚪與青蛙都是蛻變,但若蝌蚪想藉由探索生命讓自己改變成蝴蝶,這就是苦難的開始。正如沒有手的人可以蛻變為用腳畫畫的藝術家,看不見的盲人可以蛻變為用心創作的音樂家,本質上仍然相同,但是蛻變後的生命經驗卻大不同。

無論生命樹幾度傾斜

向光性永遠導正它

當我是來地球成就蛻變的時候,來到我身邊的人事物,都是成就蛻變的關鍵,每個發生,都會是成就蛻變的使然。正如生命樹過去被我搬了好幾次所在,扎不了根,自然就無法向上茂盛,從它是種子的時候,我覺得因為生命賜予的向光性而長歪了,我必須在完美傳說中想盡辦法希冀枝幹能扶直,我在建構概念的幻象中覬覦質性得以神木化,我曾經從自己是種子的時候就開始不停淪陷於排比之中。

而今,這顆種子蛻變為枝幹仍在生長著,過程中無論它幾度傾斜,本質的向光性將永遠的修煉與導正,當我願意成就了蛻變,蛻變就成就了種子的生長道路。

你也不必再換掉自己,而是蛻變經驗中的自己。

 

【《魅麗雜誌114期/3月號》。更多精彩內容,請上《魅麗雜誌》官網;《魅麗雜誌》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很久以前,有一個小男孩,他非常的自卑, 因為他的背上,有著兩道非常明顯的疤痕, 這兩道疤痕,就像是兩道暗紅色的裂痕,從他的頸子一直延伸到腰部, 上面佈滿了扭曲鮮紅的肌肉, 所以這個小男孩,非常非常的討厭他自己, 非常害怕換衣服,尤其是體育課。 當全部的小孩子都很高興的脫下又黏又不舒服的制服, 換上輕...

技師在退休時反復告誡自己的小徒弟:「無論在何時,你都要少說話,多做事,凡是靠勞動吃飯的人,都得有一手過硬的本領。」小徒弟聽了連連點頭。 十年後,小徒弟早已不再是徒弟了,他也成了技師。 有一天,他找到師傅,苦著臉說:「師傅,我一直都是按照您的方法做的,不管做什麼事,從不多說一句話,只知道埋頭苦幹,不但...

多年前的一場意外,使我由正常人一變而為暗啞殘障,其中的人情冷暖,常令我垂淚。坦白地說,我對人性是有些失望的,尤其在工作上受到的排擠和冷漠,使我幾乎已提不起求職的勇氣,但生存的問題,逼得我必須再三地去懷抱希望,再次接受被拒絕的打擊和刺傷。 輾轉多次之後,我透過社政單位的安排與推薦,進入一新聞傳播機構任...

鄉下小村莊的偏僻小屋裡住著一對母女,母親深怕遭竊總是一到晚上便在門把上連鎖三道鎖;女兒則厭惡了像風景畫般枯燥而一成不變的鄉村生活,她嚮往都市,想去看看自己透過收音機所想像的那個華麗世界。某天清晨,女兒為了追求那虛幻的夢離開了母親身邊。她趁母親睡覺時偷偷離家出走了。「媽,妳就當作沒我這個女兒吧。」可惜...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