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繁花競豔的璀璨國度

和煦的春日,正是自然萬物復甦的季節,露臺上、路邊草叢、郊野田園間,形形色色的花朵盡情綻放,相互爭豔。大自然向來是珠寶品牌的創意寶庫,花朵尤其是設計師們鍾愛的題材,花卉元素被應用於珠寶設計的歷史十分悠久,往往隨著時代的流行風格、人文背景而發展出不同的形貌。

以珠寶描繪花朵多半分為具象及抽象兩個方向,若由歷史軸線來看,東西方對於花朵的運用恰循著如此脈絡進行。偏好寫實、素描、雕塑的西方,藝術上崇尚三維空間立體線條,大多是以擬真手法呈現花卉形體,而花種的選擇多半和人文背景有關,例如大量出現的鳶尾花,便是法國皇室的象徵紋飾;而遠東的阿拉伯、埃及,設計風格則深受宗教人文影響,花朵造型偏向抽象化,多以幾何形狀表現,或如花葉、藤蔓等重複性、帶有數學公式化的圖騰來變化。若以時間軸來看,早期由於金工技法較為侷限,花朵大多為平面圖騰,17、18世紀以前銀是主要材質,珠寶較為厚重不易輕盈,工匠往往取金屬或銀直接雕刻成花形,或是以打磨渾圓的包鑲寶石排列成花狀,更大量的作品是以琺瑯繪製花朵圖案。19世紀爪鑲發明,以及質輕堅固更利於珠寶製作的鉑金出現後,設計師們便轉往立體層次競藝,運用金屬結構、寶石鑲嵌堆疊等來構築生動的花朵輪廓。

最早的珠寶是為皇室男性而創造,寶劍或皇冠上裝飾著珠寶,代表了權勢、地位的象徵,隨著時代變遷,文藝復興之後配戴珠寶的主角逐漸換成女人,珠寶設計更偏重與情感連結,除了寶石本身的價值外,更重要的是能提供精神層面的附加價值。女人的感性令她們容易對花朵有著情感的投射,珠寶品牌因而順勢發展出各自的代表性花卉,藉著細膩工藝、不同的花語及寓意,為女人送上無限的浪漫與想像。

【撰文/賴盈君; 設計/江宜珎 ;圖片/各品牌】

 

後記-那些關於花的記憶

正當我身處昏天暗地的截稿期,身後突然飄來陣陣濃郁香氣,原來是Van Cleef & Arpels送來了春天,即便方才因仔細考究各種花性、花語與傳說而頭昏腦脹,看到一大把由粉玫瑰、桔梗、白色風信子、繡球花組成的浪漫花束,還裝飾上翩翩蝴蝶,所有的煩悶頓時煙消雲散。

女人很少不喜歡花的,搜尋腦袋裡與花朵相關的回憶片段,曾在路邊摘下不知名的可愛小花,在那個還流行寫日記本的年代,悄悄地夾進了書頁裡,希望將美麗一起封存;抑或是收到男友親手奉上的第一枝玫瑰,開心的用花瓶供著,儘管放到葉已枯,不見花瓣掉光就是不肯將它送進垃圾桶裡。

花開燦爛,可惜只在須臾片刻,再美麗的花也終有凋零的一天,就如同女人的青春年華一般轉眼即逝,所幸還有如花似幻的珠寶,為我們留下永恆的剎那感動。

繁花競豔的璀璨國度

 

延伸閱讀:

Chanel山茶花的寧靜革命→

Cartier蘭花的奢華奇想→

Chaumet浪漫繡球花→

Dior食人花的奇幻花園→

Piaget伯爵的玫瑰園→

Tiffany蘭花現形記→

Van Cleef&Arpels幸運四葉草→

Boucheron戀戀紫羅蘭→

Georg Jensen新藝術之花→

本文出處

「才30年啊?我們還要繼續向前走!」──Rossella Jardini   為了慶祝品牌成立第30個年頭,創意總監Rossella Jardini以回顧歷年來經典設計的手法,向創始人Franco Moschino致上敬意。然而對時時刻刻都不能拋下幽默基調的Moschino來說,回顧豈能只...

「我意圖描繪的女性,有如大導演Peter Greenaway名作《The Draughtsman's Contract》的女主角那般,舉手投足間性感華美,卻一身謎樣。」──Anna Molinari   如果說副牌Blugirl象徵著Anna Molinari偶一為之、青春尚未遠去...

「為女性塑造單一的穿衣風格,像是優雅、性感、波希米亞,實在輕而易舉,但若要顯露她們的多元性就困難許多。這個春季,我希望展現女人複雜多變、勇於挑戰自我的姿態。」──Tomas Maier   Tomas Maier操刀的BV是米蘭女裝周中極少數不跟隨主流的品牌,刻意形塑低調純粹的品牌美學前提...

「時下的都會女性多有著雙重性格,例如樂觀與憂愁、溫柔與強勢,我嘗試將兩者合而為一。」──Giorgio Armani   「我常接觸到各式各樣的女性,然而她們心中恰巧都有個共同的祕密心聲:『現實生活中有好多壓力,然而我總是渴望無拘無束的自由飛翔。』」Armani彷彿心理學家的人性洞察,激發...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