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男人,你成為全球化情人了嗎?|Cheers
出處/Cheers雜誌53期
作者/石振弘
圖片/本刊資料照片

儘管跨國交往或跨國通婚充滿衝突,但是為什麼這樣的趨勢越來越顯著?現象背後,代表的是台灣女人的愛情觀正在改變,台灣男人,你知道嗎?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都跟外國人交往,對我而言,只是因為遇到了,」29歲、從事廣告設計以及電影美術的潘怡妮,透過朋友的關係認識來自紐西蘭的前夫,交往一年半後結婚,之後因為個性問題而結束經營兩年半的婚姻,現任的男友則是來自澳洲。

就像多數與外籍男性交往的台灣女性一樣,潘怡妮以前從沒想過會跟外籍男性交往,甚至嫁給外國人。

婚後也要擁有自己的朋友與生活

這其實跟傳統婚姻「男高女低」的婚配型態有關。事實上,目前,台灣年輕男、女性在學歷、職場與薪資上的差異不大下,價值觀成為最重要的擇偶因素。

28歲的柳玲玲,在日商三菱電機關係企業擔任專員,她的男友從小移民美國,是俗稱的ABC(American-born Chinese),「我男友的經濟能力或職場表現,與一般的台灣男性相差不大,並沒有特別突出,但是他對女性的尊重,讓我覺得相處很舒服。」

曾經與台灣與日本男性交往過,柳玲玲提到,不像東方男性會期待女性以他們為主,「西方的文化讓男性比較尊重女性,例如在家事上,我男友會認為這是他自己應該要做的。」

相較一個待我如親人的男人,我選擇一個帶我看世界的男人

一位30歲、外型亮麗、擁有台灣大學碩士學位以及優渥薪水的台灣女性,她的男友現在是美國東岸一家醫院的年輕醫生,也是從小就出國生活的ABC,「不像台灣男性對你很好、都會依你,但是他們擁有一種特別的自信,可能是從小看的世界就比較大,視野比較廣,可以帶領我進入一個過去從未觸及的世界,那是我很嚮往的。」

不需要太迷信騎士精神

台灣女性愛情的全球化,一方面是基於個體的價值觀改變,另一方面則是越來越多的的全球流動促成趨勢的形成,包括越來越多的台灣女性出國讀書、旅行,與從事跨國商務,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外籍男性因為工作來台跨國商務或教授英文。

顧湘萍的男友Ron Molend提到,雖然愛情是個人與個人的關係,無關乎國籍,但是,如果真心愛一個人,就會想要去了解她喜歡的事物,然後跟她一起分享。

Ron Molend努力學習中文,因為他想要看得懂顧湘萍熱愛的傳統戲曲。「然而,並不是所有外籍男性在與台灣女性交往時,都會願意如此,」顧湘萍從Ron Molend的外籍友人生活圈中觀察到。

親密關係其實是很複雜的,不要去衡量條件高低,每個人扮演的角色不會是單一的,有時候是我照顧你,有時候我讓你照顧,唯有如此對等的親密關係,才會讓每個人都發展得更好。

【延伸閱讀】

別把焦點放在「第三者」-親愛的,我們不離婚好嗎?

讓工作與婚姻成為64比

4個開口錯誤,讓你的英語「越講越糟糕」

沈方正:人生沒有「過不去的挫折」

千萬別在年輕時猶豫!海外工作,值得一試的人生冒險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Cheers雜誌網站》。
※本文由Cheers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欣賞別人的成就是感動,也叫做見賢思齊我們不會欣賞他人的成就,自己就不會感動,就變成妒忌人家,看到人家得到了榮譽,得到了光榮或者是成就。還會酸溜溜地說:沒什麼了不起,這種人是最沒有出息的。 如果經常能夠欣賞人家的成就,讚嘆人家的成就,看到人家的光榮,看到人家的好事,覺得好感動,心想這個人真是...

狗不會瘦,因為牠不會思念。人會瘦,因為他思念別人。人總是被思念折磨,在思念裡做一頭可憐的流浪狗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被有條件地愛著,也是有條件地愛著別人。不必心灰意冷,既然知道世上沒有無條件的愛,你應該努力使自己更具備條件去愛,同時也該學習忘記一些條件去愛一個人。愛情最恐怖的地方,他愛你,不代表他不會背叛...

有一隻小麻雀,他常為著自己平凡的身軀而哀聲嘆氣。這天,她晚上睡覺時做了個夢夢見自己變成了一隻羽毛繽紛的七彩孔雀,她好開心,不斷地向其他動物們炫耀自己漂亮的羽毛。忽然,一陣犬吠聲從遠處響起,一群獵犬由不遠處向她們那群小動物撲來,她趕緊想逃,趕緊想飛上天去,然而,她卻發現自己的這個身體怎麼跑也跑不快,翅...

有人研究腦的結構:男人的大腦與女人的大腦結構真的不同。男人的腦葉比較閉合,女人的腦葉較分開。他們開玩笑:上帝有時會將人的大腦裝錯。當他把男人的腦裝在女人的身體裡,會形成男人婆,當上帝把女人的腦裝在男性的身體裡,就會產生娘娘腔。有時,上帝也會把豬腦錯裝在人體裡,這個人就成為『豬腦人形』怪獸。這些人躲在...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