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男人為何如此在乎女人的第一次

那麼怎麼衡量女性是否守貞操呢?未婚的少女不可與異性有私情,更不可與異性苟且;新婚夜必須檢驗新娘是不是處女;已婚的女性必須對丈夫從一而終,不可背叛;丈夫去世後,必須為丈夫守寡…

"貞操",又叫貞節,是指女子不失身、不改嫁的傳統道德。它是中國社會傳承女性的精華,男性不可三妻四妾,女性也必須嚴守貞操,甚至以身殉節。

在古代,人們十分重視女性的貞操,不守貞操的女性將會受到嚴厲的懲罰。那麼怎麼衡量女性是否守貞操呢?未婚的少女不可與異性有私情,更不可與異性苟且;新婚夜必須檢驗新娘是不是處女;已婚的女性必須對丈夫從一而終,不可背叛;丈夫去世後,必須為丈夫守寡……

時代變遷到當代,當今的男人到底有多在乎女人的貞操呢?眾所周知,現在很多男人十分在乎女人的第一次。不少男人都會有處女情結,當知道自己的女友不是處女以後,總會覺得對方不干淨。男人總會覺得得到了女人的第一次就要珍惜她,好好待她一輩子,而對非處女,即使之前很相愛但都會大打折扣。可見,不管時代怎麼變遷,男人對於女人的貞操還是十分看重的。

  今天一起來看看。

  1.男人的處女情結

即便性的開放程度大大超過以前,可越是這樣,男人的"處女情結"依舊深深烙在骨子裡。男人總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他們容許自己犯錯誤,可是對女性卻諸多要求,不僅男人如此,整個社會都是這樣,貌似男人出軌就是天經地義的,而女人出軌就是十惡不赦。正因為處女已幾近絕種,所以男人才更加追求處女,更加在乎女人的第一次。

不少男人在婚後發現妻子不是處女,都會鬧情緒,而且這種情緒也會成為他以後出軌的藉口。

與女人不一樣,女人渴望男人的情感豐富一點,那樣才懂得呵護自己,而男人,他們則希望自己的女人是一張白紙,在他們看來,女人情史太豐富,肯定也會有身體上的付出,大男人主義迫使他們希望的女人永遠都是傻傻的,這樣才會給他們一種征服欲、成就感。

  2.女人珍貴的第一次

女人的第一次,嬌羞、欲推還就,讓男人不忍粗魯,讓男人小心愛護,更激起男人要保護女人的保護欲。經過了這第一次,男女之間的關係更進一層,更加親密無間。這第一次,開啟了女人性愛的大門,引導女人追求高潮的快感。無論這第一次是否愉快,這都是男女最難以忘懷的一種經歷,能成為初夜的伴侶,是一種榮耀。

女人的第一次,一輩子就只有一次,珍貴彌堅,怎能不讓男人珍愛呢?因此,男人在乎女人的第一次,更愛處女,他們總在乎自己的女友、未來的妻子是不是處女。處女對男人來說有著太重要的非凡意義。

要問什麼樣的女人最吸引男人,那肯定要數女人的含蓄、如水的溫柔和千嬌百媚。也許你會說這些很多女人都可以給予,可是最自然最淳樸的要數處女說給予的,這便是處女最吸引男人的地方。

  3. 男人喜歡情商低的女人

一個處女,不一定沒有談過戀愛,因為即使談戀愛也不一定就會獻身,可是,大部分男人還是認為處女的情商會比較低,而男人就是喜歡情商低的女人。

一個非處女,必定是一個情史豐富的女人,情商肯定要高,而對於男人在說,他們喜歡情商低的女人,他們覺得傻傻的女孩才可愛,才會聽自己的話,情商太高的女孩會無形中給他們一種壓力,他們喜歡在情場上"獵豔",但他們卻不喜歡"被獵豔"。男人自己可以是一個性愛高手,但他卻不願意和高手在床上過招,這不僅僅是他的處女情結所致,更是他們那種征服慾和大老爺們的面子、尊嚴所不能接受的。

男人都愛面子,都愛虛榮,他會在朋友面前炫耀自己的女朋友是處女,他會等待朋友們的歡呼喝彩與羨慕的目光。所以,從另外一個角度說,男人愛處女,並不是真的在乎女人是否是處女,而是更在乎自己的面子和虛榮。

  4.處女膜≠第一次

不少男人以為處女膜就等於第一次,這就使得不少女人到醫院進行處女膜修復手術,希望以此來留住男人,而其實處女膜≠第一次。

在一切都能造假的今天,男人不再相信那處女膜。況且,男人並不是單單只愛那一層處女膜,男人愛的是女人的第一次,男人愛的是處女。

處女膜下面掩藏的是女人無數次的第一次,愛的是那無數次下面的千嬌百媚。那些有過太過性愛經歷的女性,以為在處女膜的掩蓋下,男人不會辨別出來。可是,男人的眼睛是雪亮的,他能分辨出哪些是自然而然的表露,哪些是做作的嬌媚。如果一個女人總是和別的男人發生邊緣性行為,除了性交什麼都做過了,那這張膜對男人來講又有什麼意義呢?

因此,處女膜≠第一次,不要為了討好男人而去做什麼手術,男人不笨!而女人也無需單純地為了討好男人而去傷害自己,確實不值得,一個因為你不是處女就把你拋棄了的男人,確實不值得你珍惜!

曾在報上看過一位丘老師說,他對機械操作十分笨拙,也不懂電腦;50歲那年,學校大力推行行政電腦化,學生的測驗成績、個人資料都必須輸入電腦存檔……一向是「電腦白癡」的丘老師年紀大了,心中充滿壓力與焦慮,也對學生們承認「他與電腦合不來」!學生們見老師如此苦惱,就安慰老師,他們會...

昏昏暗暗的天空,渾沌的氣壓,我想就要下雨了吧!站在門前的梧桐樹下等著「那個人」出現『依依,要下雨了!還站在外面做什麼?』媽媽在房裡大聲叫著『喔!再一下下啦!』果真,「那個人」邊亨著歌,騎著腳踏車,一家一家送著報紙眼看就要到我家了!『早』他有朝氣的向我說『早』我微笑接過今天的報紙然後看著他騎著車往下一...

嫁給這個男人五年了,我不知道我是否還愛他,記得剛新婚的時候,早晨時必定會在他懷抱中醒來,我總是紅著臉不敢說一聲早,怕嘴裡的口氣弄皺了他的眉,漱口杯與牙刷堅持要和他用同款不同色,擺在一起看才有夫妻的感覺。我會幫他打點上班 的衣物,什麼襯衫配什麼領帶,經過我的審美才准他穿上身。起了床到餐桌上,為了他的健...

那天是週末,春日的黃昏有新搾橙汁的顏色與氣息。老早說好了要和朋友們去逛夜市,母親卻在下班的時候打來了電話,聲音裡是小女孩一般的歡欣雀躍:「明天我們公司去踏青,你下班時幫我到提拉米蘇麵包坊買一袋椰蓉麵包,我帶著中午吃。」「踏青?」我大吃一驚,「啊,你們還去踏青?」想都不想,我一口回絕,「媽,我跟朋友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