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世界上最大的蒸汽客輪、號稱「永不沉沒」的「鐵達尼」號將要在英國南安普敦開始處女之航。「鐵達尼」號目的地是美國紐約,卻在中途撞冰山沉沒。

  1912年4月10日,號稱「永不沉沒」的巨輪「鐵達尼」號開始了它的處女之航。4月14日深夜,「鐵達尼」號撞上冰山,船裂成兩半後沉入大西洋,1500多名乘客葬身海底。

  在電影《鐵達尼號》裡,我們看到了一幅幅充滿人性,感人至深的溫暖畫面:白髮蒼蒼的老船長莊嚴宣佈讓婦女兒童首先離船,並平靜地與「鐵達尼」號一同沉沒;一位仁慈而勇敢的牧師冒著生命危險返回正在沉沒的「鐵達尼」號動情呼籲:「讓婦女兒童先上救生艇!」;一位父親深情地親吻小女兒之後將她送上救生艇……

  然而,歷史的真相遠遠沒有那麼溫暖。美國《新聞週刊》2012年刊登報導,講述了沉船時刻的眾多故事,展示了人性的多樣性。讓人遺憾的是,「婦女兒童優先」的動人救生口號並非完全屬實,獲得優先權的主要是頭等艙、二等艙的婦孺。統計數據表明,頭等艙男乘客的生還率比三等艙中兒童的生還率還稍高一點。

  航運公司董事擠上救生艇 

  「鐵達尼」號沉沒的慘劇發生之後,媒體和國會的聽證會揭露了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展示了人性的多樣性。

  白星航運公司 (「鐵達尼」號的船東)的董事J‧布魯斯‧伊斯梅從來就不喜歡「鐵達尼」號的船長愛德華‧史密斯和設計師托馬斯‧安德魯斯。在船隻下沉時,伊斯梅擠上了一艘載著婦女兒童的救生艇,這使他的下半輩子都背負著罵名。

揭秘鐵達尼號逃生真相:婦女兒童優先只是個傳說!

  關於伊斯梅是如何從「鐵達尼」號上逃脫的,流傳著很多個版本。一些目擊者認為他趁第一艘救生艇即將下水時偷偷溜了進去,一些則認為他從人群中擠到救生艇前,並以開槍相威脅,最終搭上了救生艇的末班車而離開。而伊斯梅自己則堅持他坐上救生艇的時候,「鐵達尼」號的甲板上已經空無一人了,他對於船上還有1500多人完全不知情。

揭秘鐵達尼號逃生真相:婦女兒童優先只是個傳說!

  據說,「鐵達尼」號上只裝備了16艘救生艇也正是伊斯梅的主意。伊斯梅在「鐵達尼」號的規劃會議上曾經問了這麼一句話:「這艘大傢伙本身就是個大救生艇,既然如此,那為什麼還要費神裝那些小艇,弄得甲板上亂糟糟的呢? 」當船駛入冰山區域內時,據說也是伊斯梅命令船長保持原速前進。

  伊斯梅認為「鐵達尼」號是 「永不沉沒的」另一原因,是因為無線電系統理應能夠及時發送求救信息,呼叫其它船隻前來救援,趕在船隻沉沒前挽救乘客。但是,在「鐵達尼」號沉沒當天,船上的無線電系統出現故障,直到船撞冰山前才將故障排除。「鐵達尼」號錯過了其它船隻發送的警告冰山出沒的信息,而距離「鐵達尼」號不遠的船隻也因被冰山環繞而無法及時趕來救援。

也有人選擇紳士般的死亡 

  當然,面對生死抉擇,有些人選擇紳士般的死亡。攜帶傭人、司機等共同登船的富豪本傑明‧古根海姆看到女性登上救生艇之後明白自己沒有獲救機會,他返回自己的船艙,穿上了自己的晚禮服。據說他是這麼說的,「我們已經穿上了自己最好的衣服,準備像一個紳士一樣下沉。如果這真的發生了,告訴我的妻子,我已經盡自己所能盡到了自己的責任。 」

  63歲的老婦艾達‧斯特勞斯拒絕拋下丈夫、梅西百貨的創始人伊斯多獨自逃生。艾達當時幾乎已經上了8號救生艇,但她突然改變了主意,又回來和伊斯多待在一起,她說,「這麼多年來,我們都生活在一起,你去的地方,我也去! 」她把自己在艇裡的位置給了一個年輕的女傭,還把自己的毛皮大衣也甩給了這個女傭,說「我再也用不著它了!」斯特勞斯夫婦最後的時刻是一起坐在甲板上,等待著巨浪將他們吞沒。

  億萬富翁約翰‧雅各布‧阿斯德問負責救生艇的船員,他可否陪同正懷著身孕的妻子馬德琳上艇,那個船員說了一句「婦孺先上」之後,他就像一個真正的紳士一樣,回到甲板,安靜地坐在那裡,直到輪船沉沒,船上倒下的大煙囪把他砸進大西洋中。阿斯德當時已有資產8700多萬美元,加上他那些發明專利,身價達1億美元以上,是「鐵達尼」號上唯一的億萬富翁,也是當時全世界最富的人之一。

揭秘鐵達尼號逃生真相:婦女兒童優先只是個傳說!

  值得注意的是,船員中也有很多真正的英雄。二副赫伯特‧萊托勒曾遭遇過沉船和颶風,但均平安脫險。在「鐵達尼」號撞上冰山之時,萊托勒脫離了觀察崗位,但他隨後成為了最積極幫助婦女兒童登上救生艇的船員。他知道,即使所有的救生艇全部塞滿人,大概也只能承載船上一半的乘客。最後,有人勸他上救生艇,他堅定地回答說:「絕對不行。」為了整理最後一艘救生艇,萊托勒被大浪捲走。但隨後一個引擎發生爆炸,將萊托勒帶回到了海面,他抓住了一艘傾覆的救生艇,有30個人和他一樣正絕望地抓著這最後一根稻草。萊托勒僥倖熬過了冰水帶來的體溫過低的危機,他成為最後獲救的一批倖存者之一。

揭秘鐵達尼號逃生真相:婦女兒童優先只是個傳說!

逃生幾率取決於船艙等級 

  「鐵達尼」號上「婦女兒童優先」的逃生口號並非是虛構,但是,逃生的幾率主要取決於乘客當時所在的船艙等級。

  美國新澤西州州立大學教授、著名社會學家戴維‧波普諾在他的《社會學》一書中這樣寫道:「……不幸的是救生船不夠。儘管很多人 (超過1500人)遇難,但乘客注意遵守『優先救助婦女兒童』的社會規範」,使得英國公眾和政府面對這一巨大災難,「可以找到一些安慰」——統計數據表明,「乘客中69%的婦女和兒童活了下來,而男乘客只有17%得以生還」。

  這是「鐵達尼」號奉獻給世界的一條活生生的文明守則。

  但波普諾接下來揭示的數據卻十分殘酷,他繼續寫道:「我們發現,三等艙中的乘客只有26%生還,與此相應的是,二等艙乘客的生還率是44%,頭等艙是60%。頭等艙男乘客的生還率比三等艙中兒童的生還率還稍高一點。」「輪船的頭等艙主要由有錢人住著,二等艙乘客大部分是中產階級職員和商人,三等艙(以及更低等)主要是由去美國的貧窮移民乘坐。 」

  這是人類社會更為強悍的另一條規則。

  於是,波普諾毫不客氣地修改了曾使英國人頗感「安慰」的「社會規範」:「在鐵達號上實踐的社會規範這樣表述可能更準確一些:『頭等艙和二等艙的婦女和兒童優先』。 」

揭秘鐵達尼號逃生真相:婦女兒童優先只是個傳說!

  「永不沉沒」的悲劇不僅僅發生在海上 

  在1912年「鐵達尼」號紀念集會上,白星公司對媒體表示:沒有所謂的「海上規則」要求男人們做出那麼大的犧牲,他們那麼做了只能說是一種強者對弱者的關照,這不管在陸地還是在海上都是一樣的,這是他們的「個人選擇」。

揭秘鐵達尼號逃生真相:婦女兒童優先只是個傳說!

  三類不同艙位的倖存幾率之所以會有這麼大的差距,主要有兩個原因。

其一,「鐵達尼」號和別的客輪一樣,將存放救生艇的區域安排在了頭等艙和二等艙附近,以降低富人和中產階級乘客對航海風險的擔心,當時所有的輪船都是這樣設計的。

  其二,下水逃生的安排也保持了這個相同的邏輯,即頭等艙、二等艙優先,而不是後來盛傳的「婦女兒童優先」。

  就兒童而論,一、二等艙共有兒童32人,只有一人死亡;三等艙的兒童有75人,死亡55人,毋庸諱言,作為社會等級標誌的艙位成了生命的籌碼。

  一、二等艙乘客中的遇難者有很多要麼是盲目相信「鐵達尼克」號是「不沉之船」,要麼是在等待家人時錯過了逃生的機會,而倖存下來的三等艙乘客,大多數是在跳入水中之後才搭上救生艇。

  倖存者之一、丹麥女乘客卡拉‧簡森事後寫道,在倖存者被轉移到「卡帕西亞」號上之後,船上開始瀰漫起悲傷的氣氛。

  倖存者們意識到了在自己家庭中,有人已經永遠地葬身海底。婦女們「有些人坐在甲板上,盯著天空發呆……有些人走來走去哭喊著男人的名字,還有些人躺下來默默哭泣。另一些人無法承受這一事實,我們好幾次看到有人的屍體被裹上帆布,放到海中。 」

揭秘鐵達尼號逃生真相:婦女兒童優先只是個傳說!

   《新聞週刊》在報導的最後寫道,號稱「永不沉沒」卻終究傾覆的悲劇不僅僅發生在「鐵達尼」號身上,在金融世界裡也一樣會出現,比如雷曼兄弟公司就撞上了冰山。

  再好的系統,再多的錢,再聰明的工程師,再可靠的設計也不起作用,世界上沒有「完美」這樣東西,因為駕駛者正以魯莽的速度駕駛大船前進。在駛向未知的深海之前,我們應該自問一下,船上是否為三等艙的乘客準備了足夠的救生艇?

明明很想哭,卻還在笑。明明很在乎,卻裝作無所謂。明明很想留下,卻堅定的說要離開。明明很痛苦,卻偏偏說自己很幸福。 明明忘不掉,卻說已經忘了。明明放不下,卻說他是他,我是我。明明捨不得,卻說我已經受夠了。明明說的是違心的假話,卻說那是自己的真心話。╮明明眼淚都快溢出眼眶,卻高昂著頭。╕明明已經無法挽...

1:無論何時何地都會很親切的叫你寶貝或者親愛的。2:逛街時,不厭其煩的陪你逛到腳抽筋。還笑嘻嘻的關心你累不累。3:你在身邊不抽煙。不喝酒。外出應酬也會為了你而少喝酒。4:做的一手好菜,就是不讓你下廚房,說你做飯怎麼不好吃,其實是擔心你被油煙熏到。5:吃完飯搶著刷碗,埋怨你洗得不干淨。其實是怕你傷到...

這故事發生在我身上。一個月前,我和我男朋友分手了,是我提出的。原因是,他愛上了別人,是他的朋友告訴我的。但後來,我太愛他了,禁不住想挽留他,每天在學校哭一次,我承認,我是故意讓他看的同時也想好好的發洩一下我心裡天真的以為,他會愧疚,就算是那一點點也好 但很可惜,沒有。他的朋友甚至告訴我,他覺得我煩...

如何面對一個不愛你的人,卻又真心希望她能得到幸福..學不會放下,只好學著隱藏自己的感情,試著放下對一個人的關心,原來愛情最痛的不是失去,而是愛上不愛自己的人。曾經聽到一句話:”你知道怎樣面對不愛你的人嗎? 那就是不再去愛她” 轉身之後不是思念,卻是一段換不來的愛,痛苦取代思...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