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找個喜歡和你廢話的人結婚

長大了,我們不再為寫不完的作業煩惱了,可是,結婚這個令人更為頭疼的問題也出現了,有時候,我們需要每天懂一點戀愛心理學,這樣才能更好的完成婚姻這門課程。

曾經看過這樣一段話:“找一個你愛與之聊天的人結婚,當你年齡大了以後,就會發現喜歡聊天是一個人最大的優點。”當時,我還以為這是小女人情懷。現在看來,不僅是女人,男人也有這樣的要求。跟一個朋友說起找對象的事,我想起印像很深的兩個人。

記得《藝術人生》有一次訪談,朱軍問一直單身的演員王志文:40了怎麼還不結婚?王志文說:沒遇到合適的,朱軍問“你到底想找個什麼樣的女孩?”王志文想了想,很認真地說:“就想找個能隨時隨地聊天的。” 

“這還不容易?”朱軍笑。

“不容易。”王志文說,“比如你半夜裡想到什麼了,你叫她,她就會說:幾點了?多睏啊,明天再說吧。你立刻就沒有興趣了。有些話,有些時候,對有些人,你想一想,就不想說了。找到一個你想跟她說,能跟她說的人,不容易。”

或許你人緣不錯,與你認識的人很多,和你關係不錯的人也很多,但即使是你朝夕相處的家人,甚或是親密無間的愛人,你也未必見得想什麼時候說就能和他說,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什麼時候都不必擔心失禮,不必自責,不必畏懼被冷淡和被斥責。 

茫茫人海,阡陌紅塵,通訊錄上的名字幾十上百,熟悉的容顏更是成百上千,有時候,打開手機,一個一個名字的翻過去,又有幾個人能讓你安心和坦然,可以去打擾,可以去隨時隨地地暢所欲言?

有些時候,我們寧可在心裡一千遍一萬遍的對自己訴說,也不願跟身邊的人透露一絲半語,一些苦惱和煩悶,一些心情和境遇,別人不曾身臨其境,自然不能感同身受,理解的也許能說些中肯寬慰的言語,敷衍的人就只說幾句套話,會讓你立刻後悔坦露了心跡。

偶爾我們心中也會有汩汩的清泉流出,我們毫無做作的流露出真誠和熱情,在眼與眼中交流,在心與心中溫熱,但很快地會連我們自己也笑起自己的幼稚,心和心,遠遠的總是隔著那麼一段距離,甚至於永遠走不到同一條軌跡。

另一個是電視連續劇《康熙王朝》裡的康熙。后宮粉黛三千,他最愛的人是容妃。他到容妃那裡,最愛說的話就是:“朕想和你說說話。”然後,把一些國事家事傾訴一番。到後來,他不得已廢了容妃,每每鬱悶時,總要走到容妃宮前。但是,人去宮空,貴為千古大帝,連一個說話的人也沒有。

這兩個“成功人士”,對愛人的要求同樣簡單——能夠說說話而已。細細想來,也就如此:你幹的事情再偉大​​,再轟轟烈烈,你也是一個人,一個有七情六欲的平凡人,也希望有一個貼心貼肺、知冷知熱、能深刻理​​解你的思想與情感的人在身邊,跟你交流、溝通。這樣,你就不至於孤單、寂寞。 

愛情應該是無所不言,是相依為命;是身處寂寥卻不感寂寞,是明知路漫漫、雪茫茫,卻仍感激能與你一同走過……活在我們面前就像一個巨大的漏斗,年輕的時候,遇到的人多,想說的話也很多,無所顧忌,可能今天會跟這個朋友無所不談,明天和另外一個人聊得忘記時間,即使是自己編造的故事,兩個人也能談得津津有味。但是,隨著年齡的增大,我們會慢慢地發現,能聽你說話、和你說話的人越來越少,有時候這些居然都成了自己一種奢侈慾望。這個時候,我們可能只有一個固定的密友,能夠在你孤寂的時候聽你傾訴,也可能一個也沒有。 

這樣的苦衷其實古往今來一直都存在著,就連魯迅在碰到瞿秋白的時候也感慨“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當以同懷視之”。

或許,在某一天,當我們發現知己變成異性時,愛情就來臨了吧!

在人的一生中,很難找到一個妳真正愛,真正可以跟他過一輩子的人。所以一旦有人可能是這個人,千萬不要放棄機會;縱然失敗了,你也沒損失;因為你本來就一無所有,可是如果成功了,那可能就是一輩子難得的幸福。如果你怯於表達,或害怕會有什麼事,錯失一輩子可能只有一次的真愛,那就太可惜了,所以一定要採取主動,把心裏...

一個人暗戀著一個人的時候 會想說『喜歡你』一個人愛著另一伴的時候 會想說『我愛你』一個人對另一伴的感情淡了 會想要『逃避你』一個人跟另一伴分手的時候 就會說『對不起』一個人給另一伴拋棄的時候 就會問『為什麼』一個人給另一伴拋棄後 就會想『我恨你』一個人想要忘記最愛的人時 就會想『忘記你』...

少了我的手臂當枕頭你習不習慣? 你的望遠鏡望不到我北半球的孤單。。。。」 耳邊響著這樣滿是想念的旋律 周圍充滿了想念的味道 微笑著望著遠方,望著有你的方向 輕輕的問一句:你好嗎?想我嗎? 好想~好想見到你、抱著你 有點抑制不住內心...

有些情侶雖然分手了,但還是可以當很好的朋友。那種情形有點像是兩根曾經發熱發燙地燃燒過、一起為某個重要場合奉獻了自己的裡裡外外、但現在卻已經焦黑變冷的木炭,於是可以很人畜無害地擺在一起的那種感覺。滿足又知足,知道彼此都不會再燃起對方的燃點了。應該是可以繼續當朋友的最大原因吧。看到或聽到這種情形,朋友們...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