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不喜歡當別人的[替代品]!

 昨天是男友的生日,藉這個機會他順便把我介紹給他的朋友認識。見到我的第一眼,他的朋友便不約而同驚呼我像他的初戀女友。他見我臉色不對,連忙給他們使眼色。我強顏歡笑著繼續和他扮演甜蜜的情侶,心裡卻有了一個結:原來我只是一個替代品。

  之後我便一直糾結這個事,我拿百分之百的真心來待他,他心裡卻裝的是別人?既然明知是替代品,我還要繼續和他在一起嗎?我想到了分手,可又滿是不捨。他確實是一個合格的男友,每次我身體稍有不適,他就會噓寒問暖特別緊張;每次我任性耍小孩脾氣,他總是遷就我哄我開心。可是現在我不得不懷疑他對我的愛,到底有幾分是真心。

  同事李姐見我魂不守舍的樣子,便問我有什麼心事。李姐比我大十歲,已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是同事們一致公認的知心姐姐,我也特別欣賞信任她,便把心事一五一十告訴了她。她聽完問我,你愛他嗎?我點點頭,她笑著說,這就夠了,誰的心裡沒裝過一兩個人?見我目瞪口呆的表情,她給我講了一個她朋友的故事。

  當時她為公司推銷一種新型辦公設備,每天的工作就是捧一本武漢企業黃頁打電話,找種種藉口繞過前台,直接騷擾那些有決定權的男人,祈禱其中的某幾個人能多給她幾分鐘耐心,進而成為她的客戶。她憑藉甜美動聽的嗓音和一口流利的英文,短短兩三年已經是公司的業績明星,但客戶王總的慷慨豪爽還是令她大為驚嘆,他甚至連折扣都不要,溫和地默許她全額打進業務提成裡。

  她一度懷疑王總圖謀不軌,但屈指可數的幾次商務餐之後,她發現這個男人氣宇不凡,談吐風趣。之後他便常常在凌晨給她打電話,而且總是那句“丫頭,我又想听聽你的聲音了”,然後一如既往地聽她講生活裡的種種瑣碎,而這種傾聽恰恰感動了她,讓她對他的依賴一日勝似一日。

  不久,兩人便表白心跡在一起了。她一直以為她是他獨一無二最寶貝的“丫頭”,直到一天她在某個角落裡翻出那幾盒錄像帶。那是很久以前的一段錄影了,他和另外一個女人的甜蜜時光。她清楚他的過去不會是一片空白,但看到屏幕上那個真正的“丫頭”,血液還是瞬間被抽空,如墮冰窟。而真正刺穿她心臟的卻是那個女人的聲音——幾乎與她一模一樣。更讓她絕望的還是他的坦誠,他說他和丫頭青梅竹馬,他在英國總部培訓的那兩年,每隔一周的周六凌晨都會給丫頭打電話,如果沒有那場車禍,他和丫頭早就結婚了……

  她的世界瞬間崩塌,感覺眼前的這個男人也距她越來越遠,但她一遍遍地提醒自己我是愛他的。既然愛他就應該帶他走出傷痛,重新感受生活的美好。於是她選擇了堅守在他身邊,不離不棄。後來他告訴她說,剛開始他確實有種錯覺,他的丫頭回來了。但慢慢地丫頭便從她的身體裡走出來了,他看到的只是她本身了。

  說到這,李姐意味深長地看著我,我連忙追問他們的結局。李姐笑著說,當然是大團圓結局啊!現在人家一家三口幸福著呢!我對照著這個故事重新審視自己的感情,沉思起來。李姐繼續說,你又不是照他初戀女友克隆出來的,怎麼可能是她的替代品呢?即使剛開始他在你身上看到了初戀女友的影子,但最後他肯定會看到完整的一個你。

  我聽從李姐的開導,不再去糾結替代品的事,而是繼續和男友甜蜜地談戀愛。事實證明,替代品的事確實是庸人自擾。因為世界上沒有兩片相同的葉子,你不可能成為別人的替代品。

性別彷彿是與生俱來的枷鎖,即使自己不想成為所謂「標準的男性」或「標準的女性」,社會大眾的既定眼光還是會時刻提醒你,如果不照這套遊戲規則走下去,似乎就與「正常」背離。 巴西藝術家Carol Rossetti開始了一套名為「女人」的系列,內容包含世界各地的女性,但都各自有不同想法和困擾。插畫中說到許多...

情景一   他:「我晚上出去吃飯了啊。」 她:「幾點回家?」 他:「吃完很快就回去了。」 九點半,她:「你怎麼還不回來啊?」 他:「很快就回家了。」 十一點。十二點。一點…… 後來。她不再打電話催他。因為她知道。對於不守承諾的男人。一切「肯定」都是「未必」。 ...

當你還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不要用「分手」這兩個字來提醒對方該對你再好一點。很多話說者無心聽者有意。一封網友投稿,記錄著女友和他每次說分手的信息。最後男孩說:「我不挽留你不是不愛你了,而是不再喜歡你了」。 文章來源...

親愛的,如果有一天我愛累了,記得主動理理我,這樣,我會堅持,不是我不愛而是有的時候我需要你回應一下我的愛而已如果有一天我愛累了,記得主動理理我,這樣,我會一直努力,不是我不想再這樣做下去,是我需要一個繼續的理由,僅僅而已如果有一天我愛累了,記得主動理理我,這樣,我可以忘記所有的不開心來面對新的一天,...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