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可以沉默不語,不管我的著急,你可以不回信息,不顧我的焦慮,你可以將我的關心,說成讓你煩躁的原因,你可以把我的思念,丟在角落不屑一顧,你可以對著其他人微笑,你可以給別人擁抱,你可以對全世界好,卻忘了我一直的傷心…你做什麼都可以,不過是因為仗著我喜歡你,而那,卻是唯一讓我變得卑微的原因。”

這段話說的是一種不平等的感情,單方面的喜歡帶來的只是卑微、傷心的結果。


如果說這種喜歡是一種不屬於自己的感情的話,下面故事中的感情就更不是屬於自己的了:


“她愛上了一個男人。儘管她知道他已有妻兒,她還是不可就藥的愛上了他。像是一種蠱惑,在她眼裡,他是迷人又危險的罌粟。


他把她安置在別墅裡,按她的喜好將房間佈置的美麗而又溫馨。他來的時候,她會烘一些可口的點心,煮上一壺咖啡,他會微笑著細細品嚐,然後,他會抽煙。他是個英俊而有風度的男人,她喜歡看他修長的手指夾著裊裊的香煙,男人特有的味道在這一刻被他表現得淋漓盡致。她特意為他準備了一個銀灰色的精美的打火機,每當他拿出煙,她會輕輕地伸過手,優美而熟練地一下將煙點著,他就會笑著握住她的手,滿眼的疼愛與憐惜。


可是美好的時光往往會被打斷。他的手機一響,他就會摁滅手中的煙,快步地走到角落裡回電話,聲音很低很低,她只能隱約聽到幾個字“吃晚飯”“我和孩子”。她知道,是他妻子打來的。



聽完電話,他會抱歉地吻吻她。還未等他開口,她已經用食指按他的嘴,不用他說,她明白。她寬容地笑著,為他穿上外衣,打好領帶,像妻子般叮囑他,開車小心點。他會用力擁抱她,撫弄她的長發,然後匆匆地走了。她透過窗口看他高大的身子急急地鑽進汽車,悄無聲息地開走了。這個時候,她想哭,但她卻清楚地告訴自己不能哭,哭了,醉了,睡了,不會有人陪在身旁。半根煙靜靜地躺在那裡,告訴她,不久之前在這裡有一個她很愛很愛的男人。


他再來的時候,她仍舊笑著,像所有愛著男人也被男人愛著的女人一樣,散發著異樣的神采,為她的男人忙前忙後,她實在是喜歡這種感覺。只是時不時的,當晚風掀動窗簾的時候他的手機就會響。他還會抱歉地吻吻她,她會為他整理衣裝,看他的車子開走,然後轉身收拾几案上那靜靜躺著的半截煙。


寂寞而蒼白的日子裡,她會在鏡子中看到一個美麗而又蒼白的自己,蒼白到沒有血色的自己。


他來了,本不愛化裝的她,今天化了淡淡的妝,灑了淡淡的香水。今天的她有種特別的美麗。他一進來,就盯著她笑,像一個情竇初開的傻男孩。和他一起的時光多美啊!如果能夠,她願意永遠定格在這一刻。可是他的手機又響了。


她臉上依舊笑著,輕輕又輕輕的問他,留下來。好麼?


他為難的看著她,濃眉糾結在一起,彷彿心痛。


他再來的時候,房間乾淨美麗依舊,她不在,看樣子是出去了。於是,他等。他已習慣忙完一天的工作看看他美麗的笑厴。天漸漸黑了,他的手機又響了,他無奈的站起身,他該回去了,看來今天她不會回來了。他習慣性的摁滅手中的煙,放在几案的煙灰缸裡。他發現,几案上還有一隻盒子,很漂亮的盒子。他好奇的打開,裡面,是一排煙頭,長長短短的半截煙頭。下面,有個紙條。打開來,她娟秀的字跡映入眼簾:我走了,這裡的一切東西包括房間鑰匙都給你留下了,因為它們不屬於我。你甚至在這裡未抽完一支完整的煙,而我,只是你抽的煙。




第一次去旅行時,只是想要當個有點酷的女生。 沒有那麼依賴男朋友,可以很獨立。 怎知道,這竟變成了一個開端。 之後的每一次,我都去沒有「你」的地方旅行。   那個「你」總是不太一樣, 但在這些老是迷路的過程中,卻漸漸找到了「我」。   這本書寫了貝莉的旅行,但卻不可以作為一本旅遊指...

這是我第一次離開你   文:貝莉 2011年11月15日,在東京往舊金山的方向,理當有點睏,偏又想說些什麼,尤其是當看到機艙外的風景從滿布夕陽一路飛躍到星光時,不免覺得驚人。那時是我第一次,踏出亞洲,也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去旅行,那時,我根本沒想到,從此之後,幾乎每年,我都會背起行囊,自己選...

嗨!波卡拉 文:貝莉 「天啊!你看你看你看~」我止不住地嘴角上揚、上揚、上揚,上揚到無法想像的彎度,有些起床氣的他本來一臉臭,但睜眼後看到我的笑臉,他明白我到了我夢想的地方,他也笑了。老習慣獨自旅行的我,頓時覺得,有人在此理解我那無比的幸福,是多麽的美好。   來尼泊爾的一切都是從魚尾峰開...

一個人的旅行 文:貝莉 像我這樣一個時常書寫戀愛故事的人,可以說,討厭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或是有時害怕兩個人的世界嗎? 其實我是的,不然不會三十六歲,周遭人都嫁人生小孩,連自己妹妹都遠嫁他方,卻還是小姑獨處。 會不會因此沒有能量?當然,我會。所以我很喜歡一段話──忘掉依賴,去旅行。 〈忘掉依賴,去旅...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