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很多女人都有一到冬天就手腳冰涼的毛病,徹夜難眠的毛病,尤其是身體單薄的未婚女人。


她們渴望有一個溫暖的家,一份溫暖的愛情,一種溫暖的情愫,一種想起來就溫暖的感覺,一個暖暖的被窩,說白了,她們需要溫暖,他們需要感情和愛心,


需要一個滾熱的身體來暖著自己每一個漫長冬夜。愛情就像熱水平袋,幾乎每個北方人都用過熱水袋,把開水倒進去,迅速地整個塑膠袋體變得滾燙,如同初來的愛情,那麼熾熱,


那麼叫人惶恐。有經驗的人會罩上一個布袋,使自己不被燙傷,如同經歷過情感的人,懂得要保持些許距離。沒經驗的,就在離開熱水袋後的冰涼與接觸到熱水袋的熾熱之間徘徊著,


貼上去一會,趕緊又拿開,用那滾燙的熱情逐漸暖化被子裡的每一處,每次離開了熱水袋,你總可以用身體感染上的餘溫軀散一小片寒意,如同情竇初開時那愛情的魔力。


慢慢地,熱水袋溫度降低了一點,完全接觸在上面很舒服,被子裡也開始暖起來,一切都顯得那麼美好,彷彿人生最大享受也不過如此。


如同情人們新婚蜜月,只有優點,沒了缺點,人成完人,金成足赤,彷彿天人合一,琴瑟和諧,又如春雨潤物,細而無聲。


逐漸地,腳和熱水袋的溫度接近了,大家也適應了,熱水袋也不是那麼溫暖了,也覺得可有可無了,踢掉?又覺得有點冷。


繼續?好像又沒感覺,這個時候正如兩人剛有孩子,手忙腳亂,愛情這個東西不再是最大的需要,食之無味,棄之又可惜,如同雞肋。終於,麻木了,睡著了,不再去想,聽之任之,


可午夜夢迴,猛然警醒,才發現一個冰涼的熱水袋就放在腳邊,於是踢上兩腳,將熱水袋拋棄掉了。


如同婚後“七年之癢”,結婚久了,熱情變了溫情,溫情變了親情,親情變了累贅,最後被放棄和遺忘。是啊,冷的時候要熱水袋,不冷了,一腳踢掉。


早知如此,是否就不必當初?可人就是需要溫暖,需要感情,當感情冷卻了,沒什麼作用了,現實的人們也就放棄了。


如果想不被熱水袋冰到自己,要么見好就收,早點踢出被子,要么就抱在懷裡,讓自己的體溫保持和熱水袋同步。男女之間的愛情不也如此?


熾熱---火燙----溫暖----可有可無----冷卻----丟棄,是那麼地無奈,真想改變這個過程,只有在可有可無之時,將愛情緊緊地抱在懷裡。


要想一切不歸於冷卻和平淡,要么在最完美的時候結束,要么就用自己餘生的全部熱情去維持。愛情,它就像一個熱水袋。


也許,你會想起重新沖一個熱水袋,可又害怕失去被子裡的溫度,把自己直接露在寒冬的空氣中,有的人鼓起勇氣重新衝了一次熱水袋,只為重溫那溫暖的感覺,有的人則選擇在被子


瑟瑟地捱過整個寒夜。不就像離婚的決定與再婚的勇氣?開始熱,最後還是無法避免地變成一個冰水袋,被踢出被窩。完美的愛情,它還是一個熱水袋,一個它暖你,你暖它的熱水袋。






出處來源:http://www.ok87.com/

一直以為, 不論任何時候,自己都能以微笑面對, 不論任何風雨,都能保持著那份從容。 可是,我錯了, 我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會為一個人如此動心, 不能承認竟會為了一個人甘享夜的淒清。 這一次我真的拿得起放不下, 這一次我真的裝不出哪怕是勉強的笑容。 每個人都有這樣的經歷吧,躺在夜裡卻怎麼也睡不著。 會有...

一個人最大的缺點,不是自私、多情、野蠻、任性, 而是偏執地愛一個不愛自己的人。 我以為只要很認真地喜歡,就可以打動一個人。 卻原來,我只打動了我自己.... 我以為小鳥飛不過滄海,是因為小鳥沒有飛過滄海的勇氣, 後來我才發現,不是小鳥飛不過去,而是滄海的那一頭早已沒有了等待。 記住相信愛的路終點是指...

第一次很順從的給男生牽手,只因為覺得給他牽著很舒服很溫暖,後來卻發現… 牽手是會把女生的心給牽走的,因為後來就變成了他的女友, 雖然現在已經沒有跟他再牽手的緣分,但那時的感覺卻烙著。 第一次和現在這個男友有不愉快,和好之後;他對我說…你對我這麼好,我以後更要記得常常牽妳...

男孩:「對不起....」女孩:「無所謂,你沒什麼對不起我的。」 鍵盤敲出最後這句話,女孩失聲痛哭。 愛上他是女孩沒有想到的事情,她以為自己不會愛上任何人。 可最後還是敵不過男孩的溫柔,陷了進去。 一開始的愛情跟所有的愛情劇一樣, 甜言蜜語、電話短信、關懷體諒、擔心緊張....,日子過的很是甜蜜。 都...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