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假日的時候,我和我的男朋友恐龍穿梭在熱鬧的東區。喜歡觀察人群的我,發現熙來攘往的人群中,有許多情侶,都是男友一肩挑起兩個包包。在路中央,我突然扯住恐龍的手:「你願不願意幫我背包包,分擔我的沈重?」

「妳不舒服啊?是不是天氣太熱了?」恐龍摸摸我的額頭,我搖頭。「那麼,一定是妳東西背太多,肩膀痠痛囉?」恐龍掂一掂我肩上的背包,我又搖搖頭。「我的意思是,從今以後,你願不願意出門時都為我背袋子。這無關我舒不舒服,或者包包重不重。」「那,到底是為了什麼?」恐龍百思不解。

「為了愛呀。你看!別人都是這樣的。」我指指路上那些肩上馱了兩個包包的男人。恐龍的臉上,終於露出「我懂了」表情。於是,他二話不說,將我那垂滿流蘇的背包甩到肩後,再將他棗紅色的運動型大背包斜背在身上,左手則拿著剛剛吃剩的薯條和漢堡。最後,他向我伸出右手。(依照慣例,這隻手還是要空出來牽我的手。)

於是,我心滿意足地和他重新上路。但,一路上,我總覺得某些地方怪怪的,像頭重腳輕,或是同手同腳行走一般的失衡和彆扭。「要不要過去看?」經過我最愛的銀飾攤,恐龍捏捏我的手。將喝到一半的可樂放到恐龍空出來的右手,我興奮地擠入人群中。

尋到寶貝,再從人群中擠出來,已經是半個小時以後。東尋西找,左顧右盼著。我突然發現,原本倚在電線桿旁的恐龍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汗流浹背,在背後、肩上、手裡掛滿紙袋和包包,活像是經營另一個活動灘販的男人。那個男人看起來,與其說是我的男朋友,還不如說是我的奴隸。但是,我並不是為了想要一個奴隸,才和這個男人在一起的呀!

「我自己拿。」我試圖將自已的背包從他的背上搶下來。「怎麼啦?」他一頭霧水地看我。「反正我的包包又不重,我自己背就好了。」我堅持著。「但是、、、、、」恐龍顯然還想要說服我,我馬上接著說:「而且,這個流蘇包包是配合我今天的造型背的。你一個大男生粗手粗腳的,背起來不但醜化了我的背包,還破壞了我的整體感。」

「你確定?」恐龍故意拉住我的背包不放。「我又不是傷殘者,我可以自己來。」一陣拔河後,我將背包搶奪回來。屬於我的重量終於又回到我自己的肩上。

「妳不是說,我幫妳背包包無關袋子重不重,而是關係我愛不愛妳嗎?」恐龍臉上又浮現了那種彷彿知道了什麼的笑意。其實,就是因為愛的關係,我才決定要背我自己的包包。而且,在一陣激烈的搶奪後,我還額外爭取到拿那一袋吃剩的漢堡和薯條的權利。

背著自己的袋子,拎著吃剩的食物,牽著恐龍大大的手。我突然發現,身上能有沈重的感覺,原來,也是一種幸福。

 

執行│Clark Tsao、Edie Lai 採訪撰文│Edie Lai 攝影│Johnathan Lee 彩妝│沈妙玲 髮型│HC group by Janice 妳會用什麼外號稱呼那個妳以為熟悉無比的侯佩岑?是幸福人妻、最美媽咪,還是人生勝利組?對她而言,「侯佩岑」其實只是個膽小又勇敢的冒險家,...

      婚姻中,少不了女人在家庭里地位的爭論。有一位網友分享了她家裡的故事,原來她媽媽在家裡的至高無上的地位是這樣得來的,看完心好暖!   1 家庭和睦,老公的立場很重要   我媽媽是江南水鄉的女子,身材修長苗條,不符合北方農村的審美標準,兩個小...

放慢生活步調,蟄伏一年沒有拍片的桂綸鎂,跟著ELLE來到浪漫威尼斯。不知道是不是心情放鬆的關係,她的眉宇神情,流露著不同於以往的慵懶嫵媚。彷彿定格的電影膠捲,美得令人屏息。 不過才早上九點鐘,坐落於聖馬可廣場的福里安花神咖啡館(Caffé Florian),已經擠滿來自全球各地的朝聖者...

台視、三立週日偶像劇「浮士德的微笑」張立昂與劉奕兒寒流夜晚到山上上演浪漫看夜景戲碼,張立昂笑說兩人穿大羽絨外套很像兩隻台灣黑熊,劉奕兒冷到狂「發笑」,而對於浪漫告白,劉奕兒會因為男生為她彈吉寫歌而融化;再來劇中劉奕兒與陽詠存激動大哭挽救破裂友情,陽詠存大力握住劉奕兒,笑說她的手居然沒有痛覺反應,她...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