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無論如何,我個人認為,為了讓對方更幸福,首先要讓自己幸福。

《愈對男人盡心,愈是得不到他的愛》

  有些外表看起來開朗或是淘氣的人,可能實際上是任性甚至不易和人真心交往的,可是,又有多少人能真正了解每個人的心呢?

  譬如,當一個女人深愛對方,她一定會為他設想周到,她會記得他的紅茶要加兩湯匙糖、咖啡要加牛奶和荷包蛋要半熟等。總之,當女人喜歡上男人時,會處處為他著想,任何事都以他為主,這可能會表現得不太自然,但內心卻是很單純的希望博得他的歡心。一般而言,有些男性可能會因此沾沾自喜,但某些男人則對此感到厭煩或無法承受。

  站在女孩子的立場來看,這種越受服侍越覺得自豪的男人實在無法依靠,會感到厭煩的男性又顯得太任性。事實上,對有些男人而言,會覺得是在受女人的擺佈,甚至會有急於逃脫的想法。當事情演變到這種地步,不能斷定究竟那一方面才對,因為即使女人的動機是愛,但若方法不是男人所希望的,絕無法讓男人接受,甚至還會傷害他的心。所以就某些方面來看,男人會對強迫性的愛感到生氣或無法消受不無道理,因種種因素無法接受女人這種奉獻的男人,女人通常很難了解他們真正的心意。

  自以為是對心愛的他盡心,怎麼犧牲自己都沒有關係,然而這種曖昧的意識往往會使正常的判斷發生錯誤,最後終於迷失自己。這原本是神聖的自我犧牲精神,但過於濫用就容易變成一種自殺的行為。其實,不論男女雙方是否結了婚,感情還是要靠雙方共同建立;試想,讓對方為自己犧牲,能過得自由自在嗎?或許會有不少物質方面的享受,但精神方面卻是空虛而貧乏的。
愈對男人盡心,愈是得不到他的愛

  我知道以一張結婚證書來證明自己的身分,對一個女人來說有多麼重要,但是如果想用這一張紙當成武器,不免令人感到厭惡。女人總認為「戀愛」就是「結婚」,甚而等同於「自己的幸福」,這種錯覺來自於我們對戶口制度的迷思。我覺得與其和一個自以為是累贅的人生活在一起,倒不如和一個自己懂得生活的人在一起。正由於這種體驗,我期許自己過得自由自在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並把愉快的心情傳達給另一半。

 


  為自己所愛的人做些事情,本質上是很美的,但大部分的人除了希望看到對方愉快的神情之外,可能都還有各種潛意識隱藏著。如果其中有希望對方回報的因素,最好放棄為對方盡心的想法,否則這種自我犧牲在得不到回報時,會變得更加醜陋,甚至和對方翻臉成仇。越是喜歡對方,越應該為對方著想,期望能使對方毫無負擔,所以更不應該讓他有「她為我犧牲那麼多,我如果不……就……」的壓力。

  無論如何,我個人認為,為了讓對方更幸福,首先要讓自己幸福。

我想談一場永不分手的戀愛,就算吵架,就算生氣,就算分開,也會再在一起。我想談一場永不分手的戀愛,就算我們很忙,就算我們很累,只要見到彼此就會溫馨一笑,我們會一直走下去。我想談一場永不分手的戀愛:蹣跚漫步,夕陽西下,白頭到老,相濡以沫,然後輕撫著你的臉龐,輕聲說句:對你的感覺一直都在。 ...

跟自己說聲對不起,因為總是莫名的憂傷;跟自己說聲對不起,因為為了別人為難了自己;跟自己說聲對不起,因為偽裝讓自己很累;跟自己說聲對不起,因為總是學不會遺忘;跟自己說聲對不起,因為很多東西沒有好好珍惜;跟自己說聲對不起,因為倔強讓自己受傷;生活還在繼續,我微笑著原諒了自己。 ...

有一種喜悅,叫心花怒放,有一種心跳,叫怦然心動,有一種默契,叫心照不宣,有一種感覺,叫心有靈犀,有一種共鳴,叫心心相印,有一種思念,叫朝思暮想,有一種凝望,叫一往情深,有一種美好,叫相知相守,有一種愛情,叫白頭偕老,有一種幸福,叫有你相伴。 ...

關於愛情,我想那是一種習慣,習慣了關心一個人和被一個人關心,習慣了兩個人在一起,習慣了有人緊緊的抱著你,習慣了有淡淡的親吻,習慣了有暖暖的笑臉,習慣了有一個人在你心裡,習慣了有一個人哄你睡覺,習慣了有一個人叫你寶貝,愛情就是習慣了另一個人的習慣。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