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當你背向太陽的時候,你只會看到自己的陰影 有些話像一記悶棍,不經意地敲了你的腦袋一下;有些話像突來的陣雨,洗清了生活中久積的泥垢;有些話輕輕一敷,治療你心靈裡又癢又痛的皮膚病;被忘記的理性或感性忽然間甦醒了,你的人生腳步因而微微地調整了方向。簡單的一句話,使我們忽然懂得成長。

現代人面臨著人心徬徨、生命無常,為事業擔心、為家庭煩憂的種種困境,不知該如何面對未來,也不懂如何讓自己活得聰明,挫折與壓力讓我們過得一點都不輕鬆自在。 其實你也有問題樂觀者的座右銘.1

當你背向太陽的時候,你只會看到自己的陰影。

紀伯倫有一則小故事是這樣的:
有個太太多年來不斷抱怨對面鄰居的太太很懶惰,「那個女人的衣服,永遠洗不乾淨,看,她晾在院子裡的衣服,總是有斑點,我真的不知道,她怎麼會洗衣服都洗成那個樣子。」

直到有一天,有個明察秋毫的朋友到她家,才發現不是對面的太太衣服洗不乾淨。細心的朋友拿了一塊抹布,把這個太太家窗戶上的污漬抹掉,說:「看,這不就乾淨了嗎?」

原來,是自己家裡的窗戶髒了。

每一個人都曾經遇過不少憤世嫉俗的人,或者,你也有過一些看什麼都不順眼,永遠覺得命運對自己比較壞的朋友,但在傾聽他們的怨言之後,總會發現有句老話說得很妙: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看到外面的問題,總比看到自己內在的問題容易些;而把錯誤歸咎給別人,也比檢討自己來得容易(檢討自己和責怪自己,又是兩回事了)。於是,憤世嫉俗的人常從年輕憤怒到老,遇上有人過得比他好,都想咬對方一口,斜視久了的眼睛看什麼都不順眼。

最近,我在網路上看到一則新辦公室守則,應該也是一位憤世嫉俗的上班族寫的,韻腳還押得真不錯,全文如下:

苦幹實幹,做給天看;東混西混,一帆風順

任勞任怨,永難如願;會捧會現,傑出貢獻

負責盡職,必遭指難;推託栽贓,鴻圖大展

全力以赴,升遷耽誤;會鑽會溜,考績特優

頻頻建?#92;,打入冷宮;互踢皮球,前途加油

奉公守法,做牛做馬;逢迎拍馬,升官發達

他的寫法可能讓不少人覺得「大快人心」。沒錯,上班難免會受點委屈,看老闆臉色也是必然的事情。但除了洩點恨之外,他所寫的未必是實情。在過去的某些公家機關,也?#92;真的有「少做少錯,多做多錯」的現象,但是在這個連公家機關都必須講究效率、公營單位也要自負盈虧的時代,能夠只靠推託拍馬升官的人,畢竟有限。

發洩一下沒關係,但如果你一味認為這個世界上會出頭的都是混蛋,只拿憤世嫉俗來替代反省自己的機會,對自己的成長是一種最大的耽誤。新辦公室守則,寫得這麼酸,自己一定也有很不受歡迎的偏激性格。換個角度想想,如果你是老闆,你會想要付薪水給這樣的屬下嗎?

一個背向太陽的人,只會看見自己的陰影,連別人看你,也只會看見你臉上陰黑一片。人的眼睛彷彿傻瓜相機,最怕背光照人相了;你的臉龐再美,只要背著光,一定是件失敗的作品啊!

我最大的恥辱,不是恐懼?漱`,而是恐懼生命。 麥克‧英泰爾(Mike McIntyre)

一個平凡的上班族麥克英泰爾,三十七歲那年下了一個瘋狂的決定,放棄他薪水優渥的記者工作,把身上僅有的三塊多美元捐給街角的流浪漢,只帶了乾淨的內衣褲,決定由陽光明媚的加州,靠搭便車與陌生人的仁慈,橫越美國

他的目的地是美國東岸北卡羅萊納州的「恐怖角」(Cape Fear)。

只是他精神快崩潰時做的一個倉卒決定,某個午後他「忽然」哭了,因為他問了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有人通知我今天死期到了,我會後悔嗎?答案竟是那麼的肯定。雖然他有好工作、美麗的同居女友、親友和樂,他發現自己這輩子從來沒有下過什麼賭注,平順的人生從沒有高峰或谷底。

他為了自己懦弱的上半生而哭。

一念之間,他選擇北卡羅萊納的恐怖角做為最終目的,藉以象徵他征服生命中所有恐懼的決心。

他檢討自己,很誠實的為他的「恐懼」開出一張清單:打從小時候他就怕保母、怕郵差、怕鳥、怕貓(我想如果他活在台灣,一定怕蟑螂)、怕蛇、怕蝙蝠、怕黑暗、怕大海、怕飛、怕城市、怕荒野、怕熱鬧又怕孤獨、怕失敗又怕成?#92;、怕精神崩潰;他無所不怕,卻似乎「英勇」地當了記者。

這個懦弱的三十七歲男人上路前竟還接到老奶奶的紙條:「你一定會在路上被人強暴。」但他成?#92;了,四千多哩路,七十八頓?#92;,仰賴八十二個陌生人的仁慈。

沒有接受過任何金錢的饋贈,在雷雨交加中睡在潮溼的睡袋裡,也有幾個像公路分屍案殺手或搶匪的傢伙使他心驚膽戰、在遊民之家靠打工換取住宿、住過幾個破碎家庭、碰到不少患有精神疾病的好心人,他終於來到恐怖角,接到女友寄給他的提款卡(他看見那個包裹時恨不得跳上櫃台擁抱郵局職員)。他不是為了證明金錢無用,只是用這種正常人會覺得「無聊」的艱辛旅程來使自己面對所有恐懼。

恐怖角到了,但恐怖角並不恐怖,原來「恐怖角」這個名稱,是由一位十六世紀的探險家取的,本來叫「 Cape Faire」,被訛寫為「Cape Fear」,只是一個失誤。
麥克英泰爾終於明白:「這名字的不當,就像我自己的恐懼一樣。我現在明白自己一直害怕做錯事,我最大的恥辱不是恐懼死亡,而是恐懼生命。」

花了六個星期的時間,到了一個和自己想像無關的地方,他得到了什麼?

得到的不是目的,而是過程。雖然苦、雖然絕不會想要再來一次,但在回憶中是甜美的信心之旅,彷如人生。

也?#92;我們會發現,努力了半天到達的目的地,只是一個「失誤」。

但只要那是我們自己願意走的路,就不算白走。

看完了麥克的書《不帶錢去旅行》(The Kindness of Stranger),在我恐懼著未知、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能力完成一件想做的事,一趟想去的旅程時,我總是想起他的故事。

我該不該離婚?(聯合新聞網採用)◎沈政男 如果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那麼離婚就是愛情的復活重生,脫離這一個地獄進到那一個天堂? 國外統計,離婚的人,五年內有一半再婚,十年之內有四分之三再婚,可見大部分離婚的人,多少都抱著「下一段婚姻會更美滿」的心理,找律師簽協議書,暗自期待出了戶政事務所,就會在下一...

網友傾訴: 和清風確定戀愛關係之前,她很誠懇地向我坦白了她的過往:她曾談過幾次戀愛,第一次是大學同學,畢業時因去向不同而分道揚鑣。工作後,通過家人認識了一個男孩,但經過相處,發現對方極度缺乏上進心,於是,一年後,兩人和平分手。之後的幾個男友,像走馬觀花似的換了幾次。相對於清風,我的感情經歷比較簡單,...

男人有的時候就像個孩子一樣,總是希望留一個空間給自己。他們寧願面對遊戲,面對一群抽煙喝酒賭博的男人,也不願在自己愛人的面前裸露心懷。有的女人會鑽牛角尖,認為自己在男人的心裡沒有存在的意義。其實,恰恰相反,男人有的時候沉默,就是太把自己的女人當回事。他希望的是,在自己女人面前,是山,是簷,是手臂。 &...

有一對情侶,男的非常懦弱,做什麼事情之前都讓女友先試。女友對此十分不滿。有一次,兩人出海,返航時,颶風將小艇摧毀,幸虧女友抓住了一塊木板才保住了兩人的性命。女友問男友: " 你怕嗎?"男友從懷中掏出一把水果刀,說:怕,但有鯊魚來,我就用這個對付它。女友只是搖頭苦笑。不久,一艘貨輪發現了他們,正當他們...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