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對琳達說,巴克萊公司來電話了,叫我下週去上班。琳達欣喜若狂地吻了我一下,叫我一定要努力。

我嘴上答應,心裡卻跟打翻五味瓶一樣。  

在我們營銷系同學眼裡,巴克萊就是一塊光鮮的雞肋。

說它光鮮,是因為它早已名揚四海,實力沒的說,可有經驗的師兄告訴我,巴克萊派頭很大,別的公司試用期最多一個月,它則是半年。如果不合格,六個月後便要捲鋪蓋滾蛋了。

所以,系裡同學戲稱巴克萊為雞肋,越來越多的同學選擇放棄。  可我還是決定去一趟,不是想當英雄,而是臨近畢業,其他簡歷石沉大海,巴克萊公司是唯一伸出橄欖枝的。

奔赴巴克萊,除了那份六個月的合同之外,並沒有什麼令我不滿。人事主管很看重我似的說了一句:“好好乾,公司不會虧待你!”   廢話,在堂堂巴克萊公司,

一個新人敢不好好乾嗎?但要說不虧待,那完全是客套話,六個月的試用期,可不是三天兩頭的買賣,要不是公司可以暫時解決吃住問題,我才不會在這裡做一份沒有保障的工作。

不滿歸不滿,但從上班的第一天開始,我便不敢有絲毫懈怠,嚴格說來,應該是不好意思,因為這次招聘來的不止我一人,其他十來個聽說有來自劍橋和牛津的,

人家為了能在六個月後繼續簽約,可謂廢寢忘食,我總不能獨自蹺著二郎腿一邊閒著吧!  日子過得是昏天暗地。

總經理前來視察,滿臉微笑,說,不錯,我們會選擇最優。這話等於一劑催心針,大家更拼了,為了不讓自己太丟臉,我也毫不猶豫地跟著上,儘管完全不是他們的對手。  

巴克萊的六個月,我一直處於下風,所以我覺得壓力很大。等到快要到期了,我無奈地打電話給琳達,告訴她所有的一切,我不想女朋友看我笑話,質問我為什麼被趕出來了,

我得事先讓她理解,都是巴克萊的錯。  

然而,在巴克萊公司,我終究還是鬧了個天大的笑話。那天,我完全忘了六個月合同已到期,按事先約定所有試用工要主動找經理談話,可我竟傻傻地一早去了曼徹斯特談業務,

等第二天回來,經理已去法國出差,引得同事竊笑不已。  

據說,一起來的試用工表現都不錯,經理幾乎挑不出什麼毛病,我竟然錯過瞭如此良機,看來活該失業。看著別人興高采烈地在等續約,我懶得理他們,只想一個人靜靜地完成曼徹斯特這筆業務,然後走人。  

可是,一個星期後的通知讓所有人大跌眼鏡,偉大的巴克萊公司竟然要和我續約,而且,只與我續約,他們白乾了半年。

經理解釋說,只有每天都把自己當做試用工的人才有資格待在巴克萊。

經理很欣賞我能在180天后還堅持工作的精神,所以把我留下了。

但我明白,自己並不是真的願意永遠做一個試用工,而是那天記錯了日子,當然,這話只能跟琳達講,在經理面前,我決定從頭再來,以新的姿態演繹每一天。

出處來源:http://www.puresky.org/

文/劉凱西 (圖片來源:pexels) 有人說,男人老了,就只剩一張嘴,通常是來形容男人上了年紀之後性能力減退,床上不行了,自己陷入年老力衰的恐慌,於是嘴巴開始「動」了起來:拼命話當年,講從前,唉呀想當年我也是如何如何,我以前可是如何如何……但絕對不會提起他現在如何如何,...

文/蘋汝妹 (圖片來源:pexels) 熱戀的崛起難以預料,瞬間在每個人的心頭開了盞燈,所有的視野都變得溫暖無比。偏偏幸福降溫的聲音總是最寂靜,直到有一天站在懸岩邊,才發現原本相愛的兩個人早已走入一個「不知這段感情該不該繼續」的死胡同。 如果這是一雙妳捨不得、還不想放開的手,彼此冰凍般的戀愛關係,依...

文/里比 (圖片來源:pexels) 剛剛播畢的戲劇「荼靡」中,總是一語驚醒夢中人的張姐說過:「犧牲未必是一種成全。」霸氣的台詞讓所有在電視機前面曾經為愛犧牲的女人們都拍手叫好,默默告訴自己:「如果有再一次的機會,我絕對不會在愛情裡犧牲自己。」 在愛情裡,我們都很討厭失去自己,不想為了愛情而失去工作...

文/凌茜 交往了將近十年,他們早就一起出席過無數的婚禮。 (圖片來源:pexels) 一開始她還年輕,還沒有這麼清楚的意識到結婚這件事,只是單純的去祝福,婚禮後,和他討論新郎新娘今日的打扮,順便對婚宴評頭論足一番,他說以後他的婚禮,絕對不要請那些俗氣的婚禮主持人,也不准嘉賓致詞,她說要派寵物當伴娘伴...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