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前有這樣的一個愛情故事,故事的主角是兩個傻瓜。男的好傻,傻的只知道說瘋話,女的 
也好傻,傻的只知道用那雙無神的眼睛看著男的,笑,傻笑。

兩個人本來不認識,他們一個天南,一個地北。家裏人嫌他們傻,都?棄了她們,任他們四處流浪。男的從南往北走,女的從北往南走,流浪,流浪……。男的以前并不傻,而是因為在工地上幹建築的時候被磚砸中了頭,從那以後就傻了。女的以前也不傻,考大學的時候她考了全市第一名,然而她的名字卻被一個有錢人給頂替了,從那以後女的就不再說話,不再理自己的父母,後來也傻了。

不知道走了多長的時間,男的身上的那身衣服變的肮髒不堪,鞋子也露出了那漆黑的腳指頭。女的身上那身紅衣服已經變成了灰色,散亂的頭發上還有幾根枯黃的雜草,但是臉還是白的,出奇的白,手裏拿著一個礦泉水瓶,沖?路人們傻笑。兩個人是在一個黃昏相遇的他們共同發現了垃圾桶裏的那塊發了黴的面包,一同身手去抓那個面包,兩個人的頭碰到了一起,男的沖女的狠狠地瞪了一眼,女的沖男的傻笑。男的還是勝利了,他搶到了面包,張開那黑紫色的嘴狠狠的咬了一口,女的沒有動,只是傻傻地看著男的,傻傻地。男的看了一眼女的,眼神中沒有一點光,女的只是看他,喉嚨裏不停的咽?唾沫,男的停止了啃面包,開始看?女的,傻傻地盯著,兩個傻子就這樣看?,男的沒有表情,女的傻笑。男的把面包給了女的,男的竟然把面包給了女的,女的也抱?那剩下的半塊幹面包啃了起來。男的轉身走了沒有回頭,當他回到自己睡覺的那個廢廠房的時候,轉身看到了女的,女的一直跟?他,一直跟到了這裏,女的還是沖男的傻笑,她們不說一句話,女的便跟傻子住在一起了,晚上睡覺的時候,男的感覺身上很溫暖,從來沒有過的,女的一直摟著男的,女的睡覺時候很死,睡覺的樣子真的不像個傻子。

兩個傻子就這樣住到了一起,白天兩個人一起去大街上揀東西填飽肚子,晚上就一起回來睡覺,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了。那天晚上男的不知道是在哪揀了一個戒指,生了綠鏽的戒指,男的給女的帶上了,女的一直沖男的傻笑,那晚笑的更是厲害,女的的笑聲撕裂了整個安靜的夜。後來笑出了淚,女的哭了,第一次哭了,摟著男的哭了,不明不白的哭了。男的好像無動于衷,臉上依然是沒有表情。

後來女的病了,從來沒生過病的女的病了,而且很嚴重,早晨她沒有起來陪男的一起去揀吃的,沒有沖男的笑,男的自己出去了,中午男的竟然例外的回來了,手裏拿著一瓶新的礦泉水和一個新的面包,他是回來看女的的,男的臉上挂了傷,手指頭也青了,鼻子下面還有兩道血痕。男的是在搶面包和礦泉水的時候被小攤的老闆打的。女的閉?眼睛,還是沒有像往常一樣沖男的傻笑。男的把面包送到女的嘴邊,女的沒有吃。女的快不行了,身上發著高燒,已經昏迷了,男的臉上頭一次有了表情,慌亂的表情,男的跑了出去,看見一身穿綠警服的人就哭了起來,男的哭了,也是第一次哭了,嘴裏喊著:救救我的女人,救救她綠軍裝一腳踹開了男的,罵道:滾一邊去,瘋子,我他媽真倒黴,出門這?不順呢!男的仰面倒在了地上,綠警服狠狠地朝男的小肚子踹了幾腳,男的撒了手,綠警服朝男的吐了口吐沫,走了!男的好久才從地上爬起來,臉上的淚已經幹了。

男的把女的背到了街上,街上人很多,但沒人注意他們,注意的也只是冷冷地瞅幾眼,然後繼續趕自己的路。傻子把女的放在路邊上,無助的看著行人。女的呼吸已經很微弱了,傻子從路邊揀了一個破玻璃片,破玻璃片有著鋒利的尖,露著寒光,男的拿起女的那瘦弱髒 兮兮的手臂,朝她的手腕狠狠地割了下去,血噴了傻子一臉,傻子大笑,狂喊:“哈哈,我 殺人了,你們看我殺人了……”救護車終于來了,女的被?走了,圍觀的人們唾棄?男的,罵?男的,然後都散去了。女的最終還是死了,失血過多,女的在醫院還沒呆上一個小時就被?進了停屍間,女人走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是笑?的,手指上還戴?那長滿銅鏽的戒指。男的等了好長好長時間,女的再也沒有回來,沒有回來沖他傻笑,男的哭了,哭的那樣痛快,整個夜晚都被男的的哭聲掩蓋了,然而誰也沒有注意到這哭聲。

還是在那個他們相遇的那個垃圾桶旁邊,人們發現了男的的屍體,男的臉上的笑容已經僵住了,懷裏抱著一個發了黴的面包和一個沒有開瓶的礦泉水......



習慣 你的缺點,屬於愛你的人。 如果有一天,一個我愛的女孩因為我所在她面前表現的陋習而質疑我說:“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我一定會當場甩開她就走。 現在的我去見她時,早已不見追求時的如履薄冰,隨意地弄一弄,有的毛還沒理順便出門了。她一受委屈,便鼓著腮細數我的各種毛病:&ldquo...

萱!.....雨萱!耳邊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雨萱一付呆呆的樣子 嗯~耀宗 耀宗帶點挖苦的問:「雨萱,你發什麼呆ㄚ!你一個坐在這...男朋友呢? 」 雨萱沒好氣的回他:「哼!根~本~沒~有~!!你明知故問ㄚ??」 耀宗說~ ㄏㄏ~那你的朋友們呢? 哎~別提了~都和男朋友出去玩了~!!雨萱說道 雨萱一...

1993年10月的一個清晨,Linda看到四歲的女兒Catherine懷中放著九個月前去世的父親的照片。「爸爸,」她輕聲說道,「你為什麼還不回來呀?」丈夫Kent的去世已經讓她痛不欲生,但女兒的極度悲傷更是令她難以忍受,Linda想,「要是我能讓她快樂起來就好了。」 Catherine不僅沒有漸漸地...

人的五大根本煩惱——貪、嗔、痴、慢、疑,會帶來許多情緒的困擾,如何以佛法消解情緒煩惱,開創幸福人生?   從佛法的觀點來看,我們人是有情眾生,既然是“有情”,當然就會有情緒。我們也大都體會過控制不住情緒,反被情緒所控制的苦,甚至常常因為一時...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