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很對得起的愛情◎肆一

一個男人的告白:「『我為你付出了所有。』當女人這樣說時,男人解讀的會是:『天啊,我該為她負責了。』」

原來,愛情最痛的不是一段感情的終結,而是,你們分手了,但妳卻發現自己還有愛來不及給。

妳談過這樣的戀愛,因為受過傷,痛的感覺妳都還記得,所以變得小心翼翼。因此兩個人在一起時妳總計算著付出的多少,深怕自己只要不小心多給了一些,就會深陷,然後萬劫不復。妳把付出的多寡與創傷指數的高低畫上了等號,愛得很節制。妳擔心自己過多的愛,最終會讓自己受傷。

但後來妳才懂,如果說全心全意的愛都無法保證愛情的圓滿,那麼有所保留的愛又怎能夠成就。愛情的機率有多低,妳怎麼會忘了。而一開始就想著害怕受傷,也無法保證不會受傷或是傷口不會疼痛。新生的傷口總要花好長一段時間才會好,但若是再加上懊悔,則更不容易痊癒。然而這個體悟,又是用另一道傷疤所換來。

因為,每一段愛情的結束,都是末日。絕大多數的愛情都沒有第二次的機會,每一次的相愛就永遠不再,每一次的訣別也都是再不可追。錯過了就是錯過。

或許愛情結束的原因有很多,感覺淡了、移情別戀、犯錯認輸,甚至是距離遠近也可以關係著愛情的長短,但在這眾多的無能為力、可責怪與不可責怪之間,妳無論如何都不要是因為自己的努力太少。妳不要是因為自己的不夠付出,導致你們的愛情夭折。因為,在愛情種種失敗的解釋之中,「自責」最沒有藥可以醫。

所以,妳再不要這種遺憾。妳再不要心裡還有愛,卻再也給不出去的後悔。再不要在開始就想著結束,愛情還未結果就想著凋零,愛情仍舊是好的,只是以前的人不好,但不表示下一個會不好。妳再不要拿以前人的錯來懲罰下一段愛情,妳想要的愛,還是要能夠完全的投入。

愛情是要把最大的力氣拿去愛對方,而不是要努力去保障自己的不受傷。

就像是妳也明白,愛情的多不可掌握。兩個人可以在一起需要的豈只是緣分,還有那麼多有形無形需要克服的一切,最後才能成全。緣分向來都只是說明了愛情情的困難,從來都沒有給予過解答。而,妳也要不到答案。但在這麼多不可測裡,妳少數可以做到的就是去要求自己對愛負責。緣分可以辜負愛情,但妳不可以,這樣唯有在感情結束後,妳才可以理直氣壯地把過錯推給它,不去後悔。

妳厭倦了後悔。因此,妳要把每段感情都當作是最後一次、末日前夕,妳用盡全力,只希望換來一個問心無愧。愛情再多難料、人心再多難測,妳只能要求自己去做到,很對得起愛情。

如果愛情終究無克避免地會摻雜著淚水的話,妳也不要一絲一毫是自己給的傷心。

 

※本文出處:請按此

 

很對得起的愛情◎肆一

肆一/男人,不覺得愛情是生命的唯一,
但認為,有愛,生活會更有滋味。

為「姊妹淘」駐站作家、「法蝶生活館 La Fatt'e」專欄作家、ETtoday名家、BRAND 名牌誌名家、「智邦」專欄作家。

文 / 李安1978年,當我準備報考美國伊利諾大學的戲劇電影系時,父親十分反感,他給我列了一個資料:在美國百老匯,每年只有兩百個角色,但卻有五萬人要一起爭奪這少得可憐的角色。當時我一意孤行,決意登上了去美國的班機,父親和我的關係從此惡化,近二十年間和我說的話不超過一百句!但是,等我幾年後從電影學院畢...

她,叫霞兒。 十七歲那年正月,上初三的她不願讀完初中的最後課程了,就放棄學業,踏入社會。 那是80年代末期,農村的人還很古老,不上學的女娃家,就頻頻有媒人登門說親。霞兒家也不例外。 這不?有一天,霞父親的好友依朋友所託,過來說媒。那男孩和霞是一個村的,叫冰。說來這村子不大,互相都認識。只不過冰休學早...

1、永遠不要向任何人解釋你自己。因為喜歡你的人不需要,而不喜歡你的人不會相信。2、別讓某人成為你生命中的優先,當你只是他們生命⋯⋯中的一個選擇時。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只有在彼此達到平衡時,運作的最恰當3、每天早上醒來時,我們可以有兩個簡單的選擇,回頭去睡,繼續做夢,或者起身去追逐夢想,選擇權在你手上。4...

一個女人突然決絕的跟相愛五年的男友分了手,閃電般嫁了他人。她說她要結婚她實在等不起了,而他雖然愛她,卻根本沒有一點這方面的意思。過了幾年,男人也結婚了。那個新娘其實未必比她出色多少,或者這一次他的愛有多麼深,只不過她出現時他剛剛萌生倦意想安定下來。於是,不需要什麼更好的理由了,她來得正是時候,那麼,...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