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本文獲得卡娃微卡 授權轉載,微信號ID:kawa01)

在傳統的觀念中,離了婚的女人就沒有競爭力了,這實在是對女人大大的看輕。實際的情況是,很多離了婚的女人不乏追求者,可是讓她們重新走進一段婚姻,卻很艱難。離了婚的陶姐說: 「好不容易從一個圍城裡出來,為什麼要再把自己關起來呢?」

要是你問一個女人,選一個男人還是選一衣櫥的衣服,大部分女人一定會毫不猶豫選擇衣服。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男同胞們看了也許需要好好反思反思。 

被傷透了的心,很難再挽回了

一個女人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頂着社會和家庭的壓力離婚的。一個選擇離開的女人,一定是被傷得狠了,折磨得不像話,才走這一步。

真正讓女人感到寂寞的,不是身邊沒有人陪,而是沒人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一顆心冷了,要捂熱就難了。

離了婚的女人不是不願意再相信愛情,而是開始追求比愛情重要的東西。從糟糕的婚姻中解脫出來,就像獲得了一次重生。女人從來沒有這樣輕鬆灑脫過,人生終於有一次是為自己而活,自己去擁抱新鮮的人和事物。

離了婚的女人也不是不願意去接納,而是看透了,經歷了人情冷暖,對什麼都淡薄了。你說她能不能被打動,這得看你的誠心。真心和假意她們一看便知,真的遇到靈魂知己,她們也不會輕易放手的。

很多女人離婚後就再也不結婚了,女人的幸福,跟結不結婚無關!

 

 

靠誰不如靠自己,疼自己

很多男人覺得,女人沒有男人就活不成,這實在是自大而低級的想法。離開男人活不成的女人,本身也很低級。

她們不奢求讓另一個人來治癒自己,而是自己給自己療傷。

做一個依靠丈夫的女人,不如做自己的主人。靠自己才靠得住,疼自己才能獲得幸福。何況,世界上沒有幾個男人是靠得住的。

朋友小蘇說,她結了婚之後,伺候一家老小,老公對家裡大小事不聞不問,孩子也像沒爸一樣,可惡的是,他還在外面跟別的女人搞曖昧。小蘇憤而離婚,並且爭取到孩子的撫養權,如今最艱難的時候過去,她已經站穩了腳跟。

有人問,離婚會不會對幼小的孩子殘忍。小蘇說:錯!我正是教育我女兒,要自力更生,不能忍辱負重。他的爸爸不配教育孩子,我的孩子對我的選擇沒有任何異議。她今後,也會為了我這個獨立強大的媽媽自豪!

反倒是女兒勸小蘇再婚,小蘇卻說,另一半,一定要慎重選擇,不會再隨便結婚了。

很多女人離婚後就再也不結婚了,女人的幸福,跟結不結婚無關!

 

女人的幸福,跟結不結婚無關

有一首詩很有名:「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

自由是人最高的追求,凌駕於生命和愛情之上。不願意結婚的離婚女人,就是看重了這一點。越成熟的女人,越明白自由的珍貴。既然結婚了未必幸福,何必再去蹚那趟渾水。

女人要的不僅僅是婚姻,而是安全感。可是這種安全感,很多時候只有自己能夠給。貿然開始一段新的婚姻,只會讓自己變得更加不安。

女人的幸福,跟結婚或離婚無關。幸福藏在內心深處,你過得好不好,自己心裡知道。與其在婚姻裡委曲求全,不如自己活出自己的一片天。

有一個離婚女人說,我想找一個有花有草,春暖花開的地方,過完自己的下半生。身邊有沒有男人,又有什麼關係呢?

很多女人離婚後就再也不結婚了,女人的幸福,跟結不結婚無關!

 

看完這些,是不是對離婚的女人又敬佩了幾分?

很多女人都不想結婚了,男人們卻在為自己男性的身份沾沾自喜。男人對女人來說, 並不是那麼重要,如果你不珍惜你的女人,同樣也會被一腳踢開。

女人結婚不容易,離婚更是不易,每一個離婚了的女人都值得被好好尊重。

但是 衷心希望,每一個好女人,都不要經歷顛沛流離,遇見一個人就是一輩子,獲得最完美的愛情、自由和幸福!

很多女人離婚後就再也不結婚了,女人的幸福,跟結不結婚無關!

 

女人再漂亮、也不過是男人的一道風景,男人再帥氣、也不過是女人炫耀的工具! 愛情的歌被無數人唱道;~女人的淚,男人的罪! 沒有激情的親吻,哪來床上的翻滾,沒有肉體的摩擦,哪來愛情的火花! 上帝創造了處女,男人創造了婦女! 女人為愛付出了性,男人為性付出了愛! 現在流行兩個人的錯一個人來承受,單身就是時...

女人覺得,報答男人的最好方法是為他守身如玉。男人覺得,報答女人的最好方法是給她更多的錢。 女人覺得,報復男人的最好方法是跟別的男人上床,男人覺得,報復女人的最好方法是把錢給別的女人。 女人以為,男人最在乎的是性。男人以為,女人最在乎的是錢。 ——實恰恰相反—&md...

許多女人踏破鐵鞋也找不到心中的「白馬王子」;有些女人在得到自己的另一半後,卻發現男人並沒有將心真正交給自己,傷心欲絕。茫茫人海,何處是自己的最愛?很多女人都發出這樣的感嘆!其實男人就在我們身邊,愛也在我們身邊,女人所需要做的是學會一些駕馭男人的技巧,利用這些技巧找到和呵護自己的愛。 1.另一半的標準...

在一個月以前,我還是一個懷著「寶寶」的準媽媽,幸福的挺著大肚子看別人那羨慕的眼神,想到三個月後孩子即將呱呱墜地 喜悅之情溢於言表。一個月後我勉強走下病床站在窗前一片茫然,心早已隨著兒子的死而去,兇手也如魔鬼一般不停在我的腦 海穿梭. 我永遠也忘記不了那一夜,那個電閃雷鳴的夜晚,他拳腳交加對準我的肚子...

Facebook留言板